第10节

于是,可怜的关山,气得发疯,只好与他的死士们策划于秘室了。关山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他吃素的话他能够有今天的地位吗?

秘室的决定是:文的不行就上武的!媚子率领死士们向他们的领袖关山起誓:他们一定要狠狠教训小瓦和豆芽菜一顿,彻底打消他们的小资产阶级嚣张气焰,批倒批臭他们糜烂的小资产阶级生活情调,让他们从此噤若寒蝉!之后,媚子及其同伙,在全公社各知青队上蹿下跳,到处煽风点火,说什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白搞了,资产阶级思想又在黄龙驹公社的知青中抬头了,毛主席对我们知青的关怀和信赖被辜负和玷污了,革命理

想和英雄人物遭到涂炭了,如果不给小瓦和豆芽菜一点教训,不让他们出出血,他们是不会知道无产阶级的厉害的。毕竟中国的整个社会还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尾期,人们亢奋的情绪还没有完全冷却,媚子这样的一些大话,还是比较有煽动性的。时间不长,媚子等人便纠集了大批积极要求进步的知青,准备打断小瓦的双腿,破掉豆芽菜的麦子,为伟大的知青运动伸张正气,为关山讨回公道!

而小瓦在知青当中的强大凝聚力也是不容置疑的。一大批好逸恶劳却骁勇善战的知青都是他的拥趸,长期喝他的豆浆的进步知青,例如冬瓜之流,也是他的暗中强大支持者。站在小瓦这边的知青们理直气壮地认为:无论是毛主席,还是国家的法律都提倡恋爱自由,豆芽菜当然可以自由地爱小瓦而不爱关山。关山及其追随者媚子之流,目无党纪国法,拉大旗作虎皮,假公济私,仗势欺人,应该得到沉重的教训和惩罚!对于这样一些

口是心非,假模假式,结党营私,专门整人的家伙,早就应该被整顿整顿了!整顿别人还不过瘾,整顿关山那是多么过瘾的事情啊!多少知青都想看看关山这种英雄人物的血到底红到什么程度。

双方都不吃素,一场恶战自然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猪臀大队是黄龙驹公社边缘的一块半圆形地盘,三面都与其他公社接壤,边界地区,管理松懈,土地贫瘠,生产落后,大片的沼泽荒芜,贫下中农觉悟不高,非但不对知青进行再教育,反而看见了知青就躲开。猪臀是一个理想的战场。

开战那一天,关山没有到场,他的身份和他的心计都决定了他不会到场,而且事后他会申明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所有知青的心里,都明白关山是一方的实际首领。代替关山的是媚子。媚子的绰号来得不清爽,因为他过分地喜欢巴结领导干部,所以大家叫他媚子。媚子生得膀乍腰圆,浓眉大眼,自以为是天生的干部料子,走到哪里都应该是一个头目。媚子与小瓦同届下放,对于小瓦在知青中的好人缘,他怀恨已久了,更

加上小瓦还睡了最漂亮的女知青,真是让人不服气!这次能够利用关山的名义来打断小瓦的腿,媚子非常高兴。媚子非常准时地来到了战场,率领着他的三十多人马,呼着革命口号,一派斗志昂扬的气势。媚子站在队伍的前列,提着一条冲担,冲担两头都十分尖利,磨得雪亮。

小瓦没有让谁来代替他。他的朋友们也曾经纷纷地要求代替他。小瓦的朋友们认为:如果是关山亲自出马,小瓦当然也要亲自出马;但是如果关山根本就不露面,小瓦也就没有必要露面了。媚子什么东西,还用小瓦来对付?小瓦始终没有答应他的朋友。小瓦坚持着首领的身份,为了爱情和正义,他认为他是当然的首领。

关山可以不露面,但是关山一定会很快知道小瓦的姿态的。小瓦就是要让关山看看自己的姿态!小瓦剃了个青皮光头,这日还扎了绑腿,武器是一把自制的弹簧刀。小瓦的队伍也有三十好几个知青,人人手里也都操着镰刀、斧头、冲担、扁担、锄头之类的农家家伙,有人嘴唇边还歪叼着香烟。

开战了。这一天天气寒冷,阳光惨白,环绕着战场的,是一排又一排的水杉。江汉平原的水杉是这片平原上最阳刚的树种,它们成群或者成排地生长在一起,一律笔直地挺立,在冬季接二连三的严霜中,它们消瘦形销骨立,然而却始终如一地把那褐黄色的尖锐顶端,直指苍穹。真是再也没有比水杉更适合战场的植物了。在这宁折不弯的水杉林上空,灰喜鹊和乌鸦激动不安地盘旋着。战斗的气氛是这样的浓烈,不打是肯定不过瘾的了。

媚子大步地走了过来,小瓦稳稳当当地一步步走了过去,他们两人的眼睛尖锐地勾在了一起。最沉不住气的是双方首领后面的人,他们都有一点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惊慌,为了这喜悦和惊慌,双方在老远的地方就开始呐喊和叫骂。他们互相都骂对方是资产阶级!是牛鬼蛇神!是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双方阵营当中都有大嗓门,都说老子今天要开荤!老子今天要打断你的腿!老子今天要让你认识你爷爷!于是,可怜的知青们,叫着骂着,挺起胸脯就冲上去了。短兵相接了,顿时眼花缭乱。混乱的兵器声响成一片,镰刀锄头和冲担的寒光在原野上繁星一般地闪烁。

为了陪着爱人上战场,也为了表示自己的气魄和胆量,豆芽菜也到场了。豆芽菜没有换上战斗的服装,还是那一身出挑的俏丽打扮,亭亭玉立地站在水杉下面。不过豆芽菜总归不是一般的姑娘,她把手抄在口袋里,袖子里面藏了一根毛线针。假如有谁真的胆敢划她的脸蛋,豆芽菜就敢用毛线针直刺他的眼睛。

媚子不知道豆芽菜的厉害。媚子看见豆芽菜打扮得这么漂亮心里愈发怒火万丈。媚子屡次地冲过来,挥舞着长长的冲担,希望能够把豆芽菜的脸蛋划得乱七八糟。这么漂亮的姑娘,凭什么是小瓦的?媚子认为只要把豆芽菜破相了,小瓦就完蛋了。小瓦的精力一分散,打断他的腿就是很容易的事情了。何况只要豆芽菜没有脸蛋了,对于小瓦就是致命伤,至于断不断腿,似乎都无所谓了。

小瓦立刻看透了媚子的险恶用心,他时刻回护在豆芽菜的身边,绝对不让媚子的冲担接近他的爱人。但是媚子志在必得,每一次进攻都下死手。小瓦的衣服已经被他挑破,胳膊上也已经多处见血了。小瓦反复地说:

“媚子!你要是再下死手,我就不客气了!”

豆芽菜也说:“媚子,你不要欺人太甚啊!”

媚子杀红了眼睛,说:“你们少给老子要面子!打不赢就是打不赢!看老子今天不打断你的腿!不破那小*****的相!”

媚子恶毒地咒骂了豆芽菜,小瓦就不能够再忍耐了。

小瓦喝了一声:“好!”只见他把眼睛一闭,腰~猫,嗖地贴紧媚子的身体。媚子立刻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小瓦的弹簧刀将媚子的臀部捅了一个血窟窿。倒是媚子的血,比大家都要鲜艳和汹涌。配合媚子攻击豆芽菜和小瓦的喽罗们,见状纷纷撤退。而此时的整个战场,到处都有血花飞溅,到处都是仇恨的诅咒与痛苦的呻吟。肉搏战成了主要的战斗形式,平日互相看不顺眼的知青们纷纷扭打在一起,你咬我的耳朵,我踢你的胯

裆,数落的都是平日对对方的嫉恨。

冬瓜带领一群干部和贫下中农赶来,强行结束了四十多分钟的战斗。清点战场的结果是:有五十多人流血,四十余人需要上医务所,十五人头部受了重伤,六人原因不明地昏迷不醒。几乎所有的重伤员都是关山派的人,媚子伤势较重,鲜血染红了裤子。媚子咬牙切齿地对小瓦说:“我死了你得偿命!”

小瓦说:“那是当然的。”

媚子说:“关山书记绝对饶不了你的!”

小瓦说:“那也是当然的。”

小瓦的手下兴高采烈,争相夸耀自己的战绩,闹着要小瓦请他们喝豆腐脑。而豆芽菜,宛如被宠坏的公主,面对为她厮杀而造成的血腥场面,露出了她满足的微笑。

黄龙驹公社的六十多号知青聚众斗殴的消息,成为头号大新闻震惊了四面八方,受伤的知青的家长们纷纷上访告状。省级的报纸发了一个内参,惊动了中央首长。我们当然是被集中了起来,没完没了地办学习班,因此还幸运地躲避了早春的插秧。

关山果然十分地撇清,他与聚众斗殴一点关系没有,如期地离开黄龙驹,去上海读交通大学了。关山让人捎给我一封没有封口的信,关山在信中义正辞严,以抛弃我的姿态通知我说,他要求解除我们的朋友关系。

可怜的关山!豆芽菜总算了解了他的为人,并且当众默许了他的决定,还给了关山一点表面的尊严。毕竟豆芽菜也在一天天地长大,一点点地懂事。得到了爱情的豆芽菜,慢慢变得宽容起来。本来大家以为小瓦和媚子都得遭殃,非得让他们在农村多干几年不可了。没有想到,他们的回城指标反而很快就下达了。媚子回省城当了光荣的钢铁工人,小瓦如愿以偿地去北京师范大学念书。他们一走,等于釜底抽薪,黄龙驹的广大知青便老实多了,组织上还真是英明。最高兴的是豆芽菜,不管怎么样,知青们因祸得福了。她尤其为她的爱人小瓦高兴,小瓦既为他们的爱情打了一场漂亮仗,又因此如愿以偿地上了大学,太清爽了!

只有豆芽菜,成了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孩,是小妖精的代名词,对她真情永不变的只有马想福的狗。

初稿于2000.11.18

定稿于2001.1.9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