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页

紧随那女人之后,跑到我宿舍来的,是禹宏宽。怒气冲冲使他的脸完全变成了可怖的紫色。我本来想先说声"对不起",然后,借这个机会,开诚布公地告诉他我真的不爱他。可是,禹宏宽二话不说,在失去房门遮蔽的房间里(有许多人故意在外面走来走去),劈头就给了我一拳。我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之下,应声倒地。鲜血从我的口鼻处奔涌出来,又热又腥又咸,流淌在地板上。黄咪咪朝禹宏宽呲牙咧嘴,弓腰后退,被毛直竖。禹宏宽顺手抓起一只茶杯就朝黄咪咪砸去。咪咪!我的叫声比猫还要凄厉,幸好猫比人机警,它躲过并且泥鳅一般溜走了。那么,谢谢!我不用说对不起了!更不用说其他废话了。禹宏宽动手打了我,付出了鲜血,我们扯平了。

何阿姨和王汉仙赶来了。慌慌张张挂起一幅床单当门帘。你这个孩子啊!满脸都是血啊!这里,啊呀这里,都是淤青!汉仙快去打一盆凉水来,赶紧用冷毛巾敷上!孩子啊孩子,好好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啊!

王汉仙比我还羞恼。把一盆凉水顿在地上,水花四溅。拍拍地,吼叫,小姑奶奶,我伺候你干什么?不如让他打死你!你这个死人!你这个傻子!已婚男人你都相信?你又多好的未婚夫啊,你还搭理那些臭男人干什么?你是猪脑子还是犯贱?啊!怎么办啊怎么办?你这辈子可怎么办——外面的人都给我滚开!昨天在哪里玩今天再到哪里玩,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

华林突然闯进来了,活像一个地下党员在特务的追捕中一般,气喘吁吁,头发和衣服凌乱不堪。他一头就跪在了我的面前,捉住我的手,激情诉说:叶紫!请相信我!我并不是有意欺骗你!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啊!我正在找一个恰当的机会啊!我爱你!爱你!真的爱你!

电影!我只是在电影中看到过这样的情形!男人只有在电影中才对姑娘这么表白!何阿姨王汉仙顿时也是大眼瞪小眼。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大男人跪在小丫头面前!谁见过这阵势?谁也没有见过!

我的耳朵里头嗡嗡作响,回音撞壁。什么?破釜沉舟!什么?决一死战!马上离婚!我请求你!不要屈服!真挚爱情是无罪的!连恩格斯都说过了: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我们不用害怕这些俗人!叶紫叶紫!你是我的唯一!答应我!答应我!我发誓:我将永远爱你!永远!永远!海枯石烂!如果失去了你,我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傻事的!

噢,这是情话。是爱情誓言。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火山一般坦荡,溶岩一般滚烫。都是给我的!给我的!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的心脏要爆炸了。我受不了了!就凭这般激情与诗意,我也要爱这个男人。一个多么勇敢多么浪漫的男人!我答应!答应!随便他们怎么着,我决不屈服!一生一世!我的泪水瀑布一样挂在脸上。我从来没有如此澎湃的泪水!幸福的勇敢的泪水!

首先清醒过来的是何阿姨,她喝道:喂,你这个同志!说什么废话呢!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你得赶快离开!

是啊!赶快走!赶快走!王汉仙赶紧帮腔,你这个人,发高烧了?神经病啊?瞎说八道什么啊!你已经害死我们家叶紫人了!还想害人啊!赶快走啊你!

单位领导驾到。许多人跟随。许多人。工会。共青团。妇女工作委员会。创作组。有关各部门的人都来了。踊跃参加处理叶紫事件。我宿舍都站不下来了。人人都想挤到我面前。都想看看我鼻青脸肿的模样。噢!噢!噢!形形色色的表情。还是领导有经验:来人,先把房门装好!再把房间收拾整齐!赶紧让医疗室的医生过来,这里急需做冷敷的冰帽!好了,大家慰问过了。你们都先出去。

叶紫。好了。大家都出去了。看见你这么冷静,我们很高兴。叶紫,你是一个未婚女青年,又是我们局里的人才,根据国家"保护妇女儿童"法律条例,你也是应该受保护的。更何况军人的未婚妻,享受严格的法律保护。你只是意志薄弱了一些,是人家引诱了你,欺骗了你,作为单位领导,我们会保护你的,放心。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有人敢来随便打人了。你先休息,养伤,彻底冷静下来,再慢慢反思。你自己的错误,要勇敢承认,承认了,改正了,就是好同志。别人的错误乃至罪行,你要认识清楚,勇敢站出来,检举揭发。好了。慢慢来。慢慢来。你还很冲动,这是可以理解的。好了。现在你就休病假一段时间。这是女工委员黄凤举同志,她会搬进来陪你,日夜照顾你,你有任何想法和需要,都告诉她。她会及时和我们联系。

黄凤举,是一个连面部表情都干枯板结的中年妇女。此前我对她的了解,仅仅知道她的工作是给已婚职工发放避孕套。领导话音一落,她就把自己的行李卷拿过来,放在从前沈亚红的床板上了。什么意思?这就住下来?我的单身宿舍又分配人进来了,你们不是答应我尽量不进人,以保证我安静写剧本吗?噢,真是趁人之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