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页

我点了点头。

关淳迈开脚步。我也迈开了脚步。关淳在前面。我在他后侧。关淳高大的身影,在路灯的照射下,间断地遮蔽我。我抱着双臂,眼睛盯在地上,身体像羽毛一样地飘动。这样的情形,似乎并不那么诗情画意。但是我使劲地联想某些诗情画意的东西。

很久没有谁说话。后来还是关淳首先开口。

"你多大?"

我说:"21。"

"哦,这么小!"

我说:"我上学早。"

噢!学校,我的救星!我的天堂!我六岁就奔向你的怀抱,现在为什么我要离开?为什么我不报考研究生?为什么我不能容忍自己继续让父母负担?其实他们的主要负担就是每月十几元钱的饭票。十几元钱的饭票,对于我来说,为什么所欠之情沉重如山?难道,自己养活自己就那么重要?就那么荣耀?就算人格独立和有本事?就连叶祖辉,我崇拜的哥哥,还不是把自己的工资牢牢积攒在银行里,几乎是央求他回家吃饭(婚后又多了一张嘴)。可我,为什么要离开我亲爱的学校?以至于我不得不出此下策,色诱关淳,想让他把我带回他的家。老天爷,请原谅我,我知道,爱情应该是纯洁无瑕的,只有纯洁无瑕才会幸福甜蜜。噢!我真是卑鄙无耻!

黑暗中,委屈的泪水模糊了我黑暗的视线,我是那么渴望在关淳眼睛里找到光明(正如诗里写的那样)。

可是,我没有找到!

关淳说:"咳,我都24岁了。我小时候因病休学一年。初中又耽误了一个学期。这次不是因病,是我逃学了。我跑到珍宝岛去了,要求当兵打敌人。当时我们家还在东北。我们东北人本来就不喜欢老毛子。苏修又在珍宝岛对我们悍然挑衅。我一听拔腿就往珍宝岛跑。"

这还不算可怕,这里头还有一个男孩子的可爱,可怕的打击在后头!

关淳的后半部分话是:"其实,关键是我讨厌学校。让一个活泼的孩子,死板板背着双手坐在那里,非得坐45分钟不可,这简直是太不讲道理了!难道一加一等于二,也都需要在课堂上学习吗?我们的学校和学校的教育方式,太不人道了,简直就是地狱!"

我张口结舌。我只是"嗯嗯"两声。如果我开口说话,我一定会控制不了自己。我的嗓门开口就会是高八度。对不起!关淳同学,我完全不能同意你的观点!学校的学习,并不是仅仅教孩子们学习一加一等于二!它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比家庭环境更为良好的、更为人道的生活方式!因为,所有的孩子都不是学校生育的,因此学校不会像父母那样偏爱。学校对孩子们的喜爱,完全出自于公平竞争。同样的教室,同样的老师,同样的书本,同样的考试,再公平不过了!对不起!关淳同学,我酷爱学校,因此酷爱学习。我发现你和我完全不是一种人,我们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再见吧——当然当然,其实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只是咬紧嘴唇。咬紧嘴唇。

黑暗的泪水,在黑暗的夜色里,夺眶而出。泪珠流到嘴唇傍边,被我悄悄地舔掉。我不愿意让关淳发现我在哭泣。我不想和他争论,也不想给他觉得我是一个神经兮兮的女生。更不想刚刚见面就吓跑他。无论如何,关淳高大英俊,运动的时候,体态尤其帅气,家庭条件很不错,尽管不喜欢念书,曾经逃学,也算是混到了一张大学文凭(学校的牌子也还不错)。他父亲还是一个品酒师(我太想看看啥样的人是品酒师)。

而其他男生呢?站在我校的珞珈山上,放眼全校男生,风景是那样地不容乐观。大部分男生都来自于农村,他们矮小瘦弱,面呈菜色,说话吞吞吐吐,自卑感强烈得难以相处。就算人还不错,可是,他们在城市没有住房没有根基,还不知道要奋斗到什么时候。将来还必须每个月给乡下老家邮钱。想想都恐怖。我的愿望很简单而良好,我希望自己家庭和睦,夫妻拥有共同语言,两人都可以把完整的工资拿回家。

"叶紫,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老?"

"什么?对不起?你说什么?哦不,怎么会呢。"我语无伦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