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页

关淳,这就是他的名字了。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一个好名字!不是什么建华卫东,不是什么张三李四,拒绝平庸,拒绝随俗,拒绝政治,还是单名,和我的名字十分匹配!噢!

一些嘻嘻哈哈的女同学,穿着暴露的游泳衣,在关淳游来游去,要求辅导。关淳并不上当,他只是出于礼貌,简单地教练她们一下。他少言寡语,神态冷峻,眼光淡漠,对轻浮的女生不屑一顾。他简直是流落民间的王子,高贵的气质连他自己都觉察不到。关淳总共朝我看过来两次,第一次目光是迎接我在樟树下面落座。第二次目光是探望落寞的仙女。这次探望是动了心思的害臊的小男孩,偷瞟一眼,拔腿就逃。

我再也无法平静。我深信,就在这半个多小时里,一个女生在大树下燃烧,一个男生在湖水里燃烧。

傍晚,我假装恢复了食欲,和同学们一起去了食堂。我不厌其烦地端着饭碗,走访了许多饭桌,和大家混聊一气。于是,一切我都知道了(知道的同时脑子已经在考虑问题)。关淳不是我们武大的,是隔壁地大的(地质大学,学校的牌子也还不错),也是应届毕业生,地貌勘探专业,学校篮球队队长兼校游泳队教练(这说明他至少身体健康强壮),一个满汉混血儿(血缘有意思!),家住汉口解放公园路(太好了!本市有住房!)母亲是妇联干部(妇联是做什么的?不过总归是干部!)父亲是品酒师(啊!闻所未闻的职业!极其有趣!)

够了。这样的家庭条件,我已经很是满足。游泳池的矫健男生关淳,带着他令人满意的家庭背景,久久浮现在我面前。我忘记了吃饭。我越过饭碗,打量着他,美丽的憧憬像肥皂泡一样,被我吹得满世界都是。我愿意,在走出食堂以后,被他挽住胳膊,带往他们家。

在他们家,有他一个单独的房间(大小正常,通风朝阳。儿子嘛!)。我跟在他身后进屋。他把我简单介绍给他的父母。我只是需要羞涩的微笑,礼貌地叫一声"伯父"和"伯母"。然后,我就可以进入他的房间了。我在关淳的房间会很自在。我要求做自己的一些事情。关淳当然连忙答应。我可以让着间房的房门始终关着。关淳的父母肯定不会随便敲门。为了儿子的终身大事,父母都擅长装聋作哑(甚至连我父母都会!漂亮姑娘王汉仙进入了我哥哥的房间之后,我父母再就假装他们不再家里了)。

作为女儿就惨了。如果她带了男生回家,她的房门就会被要求开着,父母会平均五分钟进来一次,他们需要寻找某个遗失的东西,需要看看客人的茶杯里是否还有茶水,或者,某种情形需要他们参与聊天,他们要亲切地询问男生这个那个,因为他们的女儿还是这样地幼稚无知,还完全不懂得待客之道。我惨啊!我的大学四年,总共只有三次男生来家拜访,次次都是无比窘迫。我不能继续悲惨了!我不能在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以后,还是我父母幼稚无知的女儿。我迫切地需要不被打搅和不被监视,迫切需要呼吸我自己的空气,否则我就会因窒息而死亡!

我宁可回到他人家!我要老谋深算曲线救国,借他人的儿子,营造我自己的空间。反正,总之,一个女孩,迟早要处男朋友的。

我没有料到,心想事成的奇迹发生了。

我带着一颗恍惚的脑袋,走出食堂,一步一步下台阶。食堂门口,有一群同学。他们忽然闪开,一条短短的甬道出现,我在这一头,关淳在那一头,我们两人,几乎是迎面相撞,我们的目光,来不及躲避,摩擦得火花四射。随后,再强行地被我们扭转到另外的方向。我假装看天,关淳假装看地。

同学们兴奋地追问,他们说:"你们还需要我们介绍吗?"

喂喂,还需要我们说'这是叶紫','这是关淳'吗?

我佯装没有听见。关淳给他朋友一拳。同学们笑着离开了。他们笑得很是那个。那个:神秘,暧昧,怂恿,鼓励,不怀好意,居心叵测。就这样,一种很那个的笑,立刻把我和关淳,固定在了男女关系之中。

局面是尴尬的,还是冒险的,因为大学禁止学生谈恋爱。不过,毕业在即,学校似乎不那么认真强调这条纪律了,甚至还鼓励情投意合的男女同学,在毕业之际确定和表明关系(只要事先没有因谈恋爱而影响校风。可是如果事先没有谈恋爱的话,怎么又可以在毕业之际确定关系呢?噢,复杂的社会。复杂的社会。),那么,学校还会在分配上考虑对情侣的照顾,比如让两个人一起支援边疆或者西藏。我不打算和任何男生一起去边疆或者西藏(只想将来去旅游)。不过,我可以浑水摸鱼,在学校纪律松弛的情况下,为自己物色一处合适的住处。因此,对于尴尬与险情,我都可以置之不理。

我站在关淳面前。他粗重的男性气息,吹拂在我脸上。

天已经黑了下来。我把一颗复杂的悸动的心,隐藏在校园里繁茂的植物里头。关淳首先开口说话。"走走好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