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长流(10)

经过一年又一年的岁月,经过在这些岁月里的思考,我发现我们大家所说的,让一辈又一辈人追寻的爱情原来存在于诗里。

诗,一种文学式样,专门寄托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无处寄托的梦境。例如:

我愿意是树,如果你是树上的花;

我愿意是花,如果你是露水;

我愿意是露水,如果你是阳光……

如果你是天空,

我愿意变成天上的星星;

如果你是地狱,

我愿意永堕地狱之中。

多么美好的诗句!遗憾的是事实上我们是人,我们不可能永远不可能是树、花、露水、阳光、天空和星星。我们与它们毫无可比性。

再例如:

我愿意是急流,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快乐地游来游去。

我愿意是荒林,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稠密的树枝间做窠鸣叫。

我愿意是废墟,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常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亲密地攀援上升。

我愿意是草屋,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愉快地缓缓闪现。

我愿意是灰色的破旗,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显出鲜艳的辉煌。

我在十八岁的时候流着泪朗诵这首情诗。鼓掌喝彩的是我十六岁的表弟。我三十岁的表姐在一旁冷笑。姨母织着毛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饱经沧桑的五姨婆在火盆边睡着了。

有一句诗我相信是爱情的全部内涵和最高境界,单纯就欣赏而言,我永远被它感动。

它就是:只要你要

只要我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