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永不回(13)

温泉回到家里,看见母亲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最想见的人是李志祥。

张怀雅一眼就看出了女儿的变化,她高兴极了。她相信女儿再也不会憎恶护士工作,再也不会把父母的好心当成恶意。她成功了!张怀雅有许多话要对女儿说。

“温泉快给我看看你的毕业证!”这是她迎接女儿的第一句话。毕业证和成绩单是最重要的。

温泉拿出毕业证送到母亲手上,毕业证上附有成绩单,她的成绩全在一百分到九十分之间。

张怀雅在女儿的成绩中陶醉了很久才想起其它的情节。她说:“怎么不事先拍个电报回来,让你爸爸去接你?”

要是先说这句话再要毕业证就好了。温泉想这就是她的家,一点没改变,一点没温情,如果她成绩很差怎么办,班级里有成绩很差的女生,她母亲照样不远千里给她捎去

鸡蛋。

温泉环视着家里,环视着她的小房间,一切依旧,只不过她的小书架上多了几本护士专业的书,一定是父亲买的。她的小房间其实属于父母,她从不敢摆上花草或者布娃娃。她变了,家里没变,她有了一种住不进来的感觉。

张怀雅说:“温泉你先洗洗,今天我们随便吃一点,星期六下午做一顿好吃的为你接风。星期六正好你哥哥他们都来。”

又是星期六的下午,又是全家人聚会。

温泉说:“妈妈我下午不在家吃了。我想洗了澡去医院看看,可能要和朋友们一块儿吃了。”

张怀雅认为首先想去自己工作的地方是有事业心的表现。“好吧。”她说:“不要回来大晚。”

“好的。”温泉说。这个时候她已经丝毫不觉撤谎有什么不好。

温泉根本不想去医院,医院里没有她的朋友只有欺侮过她的敌人。她会去的,会按规定的时间去上班,会做出个样子让她们瞧瞧。现在温泉想见的是李志祥,他一定会惊喜过望,会马上就为她接风洗尘。

洗完澡,温泉换了身自己裁剪的很怪的衣服:一件长及臀部以下的黑色无领夹外套,里面穿了件很厚的高领白色毛衣。扎了根天蓝色丝带,足蹬高统皮靴。她还涂了口红和眼影,上了睫毛油。这一切都是从护士班学来的:有钱就买与众不同的高级服装,没钱就自己设计与众不同的怪式样服装。女孩不要用脂粉,但要让眼睛黑亮让嘴唇饱满鲜润。温泉各种成绩都很出色。

张怀雅被女儿吓了一跳。她睁大眼睛注视着穿过房间的女儿,不得不承认她比过去漂亮了许多。

“只是怪了一点儿。温泉,你还化了妆不是?年轻姑娘不用化妆。”

温泉说:“妈妈,我只修饰了一下眼睛和嘴巴。我们上化妆课时,老师认为我应该注意这两部分。”

“现在护校有化妆课?”

“叫护士仪表课。选修课。”

温泉在母亲的惊讶中拎着小包离开了家。当然,校方没有开办什么护士仪表课,是她们宿舍开办的,由马佳主持并任教。女儿没有必要对母亲说那么清楚。

在两年的学习中,温泉和李志祥通过十几封信。都是不超过一张信纸的日常问候。他们两人都是语文成绩不太好的学生,不觉得文字能表达生活和思想。温泉经历了那么多有趣的事,她只这样告诉李志祥:我们班有很多有趣的事,以后讲给你听。李志祥也没写过任何具体事:我们也有很多有趣事,等你回来再叙。

文字能说明什么,还是让人突然出现有趣。

温泉一进工厂就知道李志祥当了车间主任。她在众多女工的注目下径直将自行车骑到了车间里面。李志祥在一台大机器面前猫腰工作,温泉在他不远的身后使劲摇自行车铃铛。

李志祥回过身来,说:“天!是你!”

温泉吃惊地发现李志祥壮大了,简直成了一个大人,眉头间还闪动着“川”字的形状。

温泉就更令李志祥吃惊。面对她,他的一双油污大手不知放哪儿好。

李志祥让温泉等一等。他拿了一件新工装垫在椅子上让她坐,给她找来几本相对干净一些的杂志。让她暂时看看。他便去请假洗澡换衣服。

从洗澡间出来的李志祥是一个十分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他穿着羊皮夹克很神气地穿行在自己工厂里。女工们一点不掩饰她们爱慕的目光,男工人们则和他开玩笑。温泉就喜欢工厂的这种随便气氛。

李志祥把温泉带到了一家新开张的舞厅。这类舞厅在中原地带正萌芽。它们用茶色玻璃做门,里头豪华干净,服务员都穿制服,说“小姐,请进。”和“先生请进。”温泉进这种地方还有些怯意,她知道这种地方价格昂贵。

“只能在这种地方为你接风。”李志祥说,“大众餐馆对今天的你不配。”

温泉就知道李志祥会为她接风,但她还不知道李志祥会如何评价她。现在她知道了。

他们吃了饭,喝了鸡尾酒。鸡尾酒是温泉点的,她点的“红粉佳人”。“红粉佳人”一杯十元钱。后来他们跳了舞,彼此谈了分别两年的经历。温泉已不能称作“中学生”,她具有了女人的娇媚和洒脱大方。而李志祥变稳沉了。回忆起新佐罗行动,李志祥大笑自己的幼稚,他说他再也不会那样孩子气了。

六个小时的相聚中李志祥至少有二十次赞叹温泉的漂亮。他注视她的时候目光里充满了一种很深的遗憾。温泉屡次问他怎么啦他摇头不语。

在分手的时候,李志祥告诉温泉说:“我结婚了。”

温泉愣在那儿,不知该说什么。眼前走马灯转的尽是毫不相干的马佳和林彬的面容。

李志祥和王艳文在十天前结了婚。王艳文是俗气了一点但李志祥已经懂事了。他知道一个工人只能娶到像王艳文这样的老婆。王艳文的容貌身材都属上乘,李志祥为她还很花了一番气力呢。

这天晚上,温泉辗转难眠。她头一次认真考虑自己该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其实她的男朋友就是李志祥。回忆从前的一切,难道还有其他男孩子亲近过她吗?温泉再也找不出比李志祥更好的男孩。一想到生活中从此再没有李志祥,温泉就觉得身后没有了依靠。

王艳文夺走了她的依靠,她不能允许。温泉想:决不允许!

星期六的家宴按期举行。温功达夫妇拟了一张菜单,根据菜单又列出了购买原料的清单,让温泉星期六一大早去采买。过了三天就没有新鲜感了。头三天温泉感到父母对她格外宽容迁就,时常新奇地注视她。现在她又是他们的小孩温泉。他们又开始说她这不对那不对。他们让小孩子自己为自己接风洗尘。

下午五点三十分,温暖准时按响门铃。温泉开门迎进了哥哥一家三口。“吃饭真准时。”温泉说。

温暖和尔红都像没听见温泉的话。笑着说温泉回来了,

学成归来大好了。温鑫两年不见姑姑,不肯认了。扭了扭身子就跑到餐桌旁边趴着看菜。张怀雅呵斥了温鑫,说:“温家怎么能有如此无礼的孩子,温暖尔红你们是怎么管教的?”

尔红扯过儿子,“噼啪”揍了一下屁股。温鑫不哭,却很凶地踢尔红。温泉鼓掌了。她想温家变化大的不光是她嘛。

张怀雅问丈夫:“老温,我想起来了,对门老林出差还没有回来吧?”

温功达说:“没有。”

“那我建议请老姚和林壮到我们家过周未算了?”张怀雅特意对温泉说,“你两年不在家,家里很多事多亏你姚阿姨帮助,林壮还常替我们换煤气呢。”

轻易不请客人的温家居然忽发奇想要请人共度周未,温泉警惕起来。为什么母亲不征求其他人意见偏征求她的意见?尔红没等母亲说完就跑去请人家,温暖取酒杯已经多取了两套。似乎他们都知道什么而唯独瞒着她。

老姚和儿子林壮很快就来了。

张怀雅说:“快叫姚阿姨好。”

“姚阿姨好。”温泉说。她已经二十一岁了,什么时候提醒一下母亲才好。

老姚握了握温泉的手,说:“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林壮已留校当了外语系老师,据说还翻译出版了一部小说。林壮的外表已经是老师的模样并有未来教授的趋势,头发留长向后梳了。

“嗨,你好!”林壮主动伸出手和温泉打招呼。

“你好林壮。”温泉大方地与林壮握手。她发现屋里所有人都兴奋地望着他俩。温泉有点明白事情原委了。

温暖安排座位时好像很随意。结果温泉和林壮挨在一块,老姚在温功达和张怀雅之间。

因为温家很少请人吃饭,所以有些不知道饭该怎么样吃法,只会笨拙地表扬林壮或者表扬温泉。好在尔红比较内行。她一会儿谈天说地,一会儿来段笑话,调节了整个气氛。老姚吃得很拘谨,看温泉的目光却比较放肆,好像温泉是道极好的菜。在老姚的示意下,林壮几次殷勤为温泉挟菜。温泉很想笑,真是主客颠倒了。

吃罢饭,大家散坐在客厅里吃水果。张怀雅又拿出温泉的毕业证,大家传看。

温泉说:“我想起了一件事儿。林壮,你被盗的收录机找到了吗?”

林壮毫无防备地说:“没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