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去永不回(12)

“喂,林彬说你叫温泉,是吗?”

马佳问温泉。马佳是个高大的漂亮姑娘,来自北京,因为说一口清脆而道地的普通话十分得意。在分配宿舍的上下铺时,林彬把温泉安排到了马佳的下铺。林彬是长沙本地人,是这个六十人培训班唯一的共产党员,所以理所当然被学校指定为班长。林彬到火车站接站时,温泉还以为她是老师。林彬也高大也漂亮,就是略单薄一些,肤色黑一点,马佳一到学校就有点不服气林彬。

八个姑娘正在各自床铺上整理,一听马佳傲慢地询问温泉,就都住了手,看着她们。

“是的。”温泉说:“我叫温泉。”

马佳咯咯笑起来,她竖起一个指头点着温泉,“亲爱的小姑娘,你这名字叫得不好,极其不雅,温泉,一个人人都可以跳进去洗澡的地方。”

林彬说:“喂,你的名字也不好,马甲,是件人人都能穿的背心。”

“哦,”马佳说:“班长,你的名字尤其糟糕,林彬,淋病。”

姑娘们嘎嘎大笑。八个都笑了。马佳说:“我建议我们三人都改一个名字,名字我都想好了——”

这时候大家已经觉得马佳并不是个尖刻刁钻的人,不过爱出风头爱闹罢了。大家嚷嚷要马佳说出新名字。

“南丁格尔。怎么样?南丁格尔之一,之二,之三。”

有的姑娘不知道南丁格尔是何许人,马佳说:“护士教育的创始人。天呐,护士不知道自己的创始人,可真该来培训培训。”

温泉一点都不生气。她从来都是个开得起玩笑的人。这气氛真是好极了。都是狗屁不懂的护士。她开始浮出水面,呼吸到氧气了。她感谢这里的一切。

温泉说:“马佳,我和你换个铺位好吗?”她要用实际行动感谢,心里才舒服。

“太好了!温泉,谢谢你,祝愿你在今后两年的学习中万事如意。”马佳说。

马佳的预祝对了。温泉在长沙的两年学习中果然万事如意,甚至可以说远远不止如意,她还学到了许多意料之外的东西。

从学习一开始,温泉的各项成绩就是第一流。许多姑娘是冲着热爱护士工作来学习的,而温泉是满腔仇恨来的。她把每一门功课都当堡垒攻克。这种毅力有时候是惊人的

顽强。

在班上,温泉不是最漂亮的姑娘却是最娴静最有礼貌的姑娘。她诚实,大方,朴素,容人,不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喜欢她。她话语不多,分析能力很强,不爱挑拨是非。所以既是林彬推心置腹的好朋友,也是马佳推心置腹的好朋友。她在这一对最漂亮的女人之间冷静地观看了一场厮杀。

人太善于伪装了。同学们都以为马佳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可她不是。她非常有心计,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夺到她想要的东西。

起初,林彬和马佳关系还不错。马佳的性格有感召力,林彬要利用她做学生工作。马佳告诉温泉:“让她利用吧,我心甘情愿为她工作,虽然她是个庸人。她一定暗自高兴,可有她哭的时候,她不知道她将失去什么。”

好长一段时间。温泉的确不知道林彬将失去什么。马佳和林彬在几个月内亲同姐妹,饭菜票都混在一块用了。她俩年龄比大家大,经常撇开同学在一块讲悄悄话。

林彬在和温泉谈到马佳时这么说:“她这个人很自私但号召力强,不团结她班级就活跃不起来。我想留在护校当老师,关键就看我把这个班带得怎么样。”

林彬有个军官未婚夫,挺帅气的年轻人,每周六下午来学校接林彬回家,穿一身迷彩夹克,骑着军用摩托。军官性格热烈开放,和女学生们混熟后就向她们飞吻。女生中也还有人有男朋友,也到学校来,比起军官可就差多了。林彬非常迷恋她的军官,他们准备一毕业就结婚,新房都有了。林彬和军官像一对小鸟,经常往新房叼些精美的新婚用品。据说军官的爹是军分区副司令员。女生们在一起谈起林彬的婚事都羡慕得不得了,只有马佳不屑一顾。

“羡慕我吧,姑娘们。我的男朋友也是军官,他老爹也是军分区副司令员。叭,叭。”

大家都以为这是玩笑话。没想到在念完第一年的寒假里,林彬的军官护送马佳去了北京。

温泉假期都没回家,她和五个同学组成旅游团到处旅游。温泉一行人这一天正要坐火车去山东泰山。她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马佳挽着军官姗姗走进候车室,军官旁若无人地亲吻马佳的头发。他们拎着旅行包,像一对新婚小夫妻登上了列车。

寒假结束重新开学,林彬的风姿依然如旧,她忙碌地为开学组织这项或那项活动。温泉不相信林彬对自己后院起火一无所知,她敬佩林彬的沉着镇定。有的女同学看林彬吃饭那么香就打赌她肯定还蒙在鼓里,有好事者就跑去告诉了林彬一切。“是吗?”林彬笑眯眯地说:“既然是这样,我一定成人之美。再找嘛,天涯何处无芳草。”

林彬因此而在全班威信大长,可她有一次约温泉在深夜的校园里散步,哭倒在草坪上,“等着瞧!”她说:“马佳一定会后悔莫及的!伤害了我的人决无好下场。”

窗户纸是由林彬亲自捅破的,她找马佳谈了话又找军官谈了,十分凄婉地表示愿意成全他们。马佳这下可真是感动了,发誓要做林彬的好姐妹,在班级里全心全意拥戴她。军官更感动,甚至还有些动了旧情,觉得放弃这么贤惠的姑娘太可惜。林彬把军官的这种态度也告诉了马佳,要马佳抓牢他。

从此,军官每周六来接的是马佳而不是林彬了。

不久,马佳怀孕了。偷偷设法做了人工流产,向学校交了一份重感冒诊断书躲在新房里休养。

当马佳病愈回校时,学校当众宣布了对她的处分:开除学籍。处分通知是由班长林彬念的。念完她十分怜悯地望了马佳一眼。

马佳是最看重这次学习的。她家在北京是毫无权势的一介平民。北京待业青年的竞争比其它城市尤为激烈,马佳所在的医院简直像个赛技场——这是马佳平日告诉同学的,她若没弄到这次学习机会,她就会去当清洁工。

当场马佳就号陶大哭起来。她边哭边质问校方:“为什么?我犯了什么错?”

校方只好再次让林彬上台念一份材料:关于学员马佳生活作风错误的调查。材料中详细而准确地指出了马佳和军官婚外同居并怀孕并做了人工流产的事实。还没念完马佳就冲出了会场。

马佳立刻找来军官,在宿舍当着所有女同学的面给了他几个耳光。她撕扯着军官哭闹不休,恶毒地咒骂他。因为只有军官出卖她,校方才可能了解一切秘密。所有一切马佳做得非常隐秘,有许多话甚至是他俩关在新房里说的。

漂亮的马佳就这么灰溜溜离开了学校,离毕业只差三个月,学了一身护士的本领只好去当清洁工。她和军官的关系也彻底垮掉了。

军官一场噩梦醒来,又来求林彬的谅解,有好几个学生在校园的树林里看见军官跪在林彬面前。

不久,从校办公室传出小道消息,说处理马佳的调查材料是林彬弄来的,林彬在新房里放了录音机,录了十几盒磁带。

温泉实在不敢相信,她偷偷问了林彬。林彬已不屑于掩饰,说:“是的,我配了一把钥匙保存着,我知道他们会先去父母家吃饭然后回新房睡觉。我不是说过伤害我的人决没好下场吗?”

温泉两年没有回武汉。当她再次踏上回家的路时已和两年前判若两人。她长高了长胖了,腰背挺得很直,胸脯已发育成熟,脸上挂着胸有成竹的微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