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李浩淼的眼睛像农村人那样直着,操一口黄陂话,黄陂是武汉市的郊县,黄陂有很多人在武汉打工,其语言的腔调比较滑稽。李浩淼左右晃动他那比陆建设大一位的块头,向众人友好地讨主意:试试?试试?围观者愈发多了起来。陆建设依然低头玩牌,手法好像不那么熟练,人也不那么理直气壮,不敢抬头邀战。大家都叫起来:试一试嘛!李浩淼脚一跺,拍出一张十元的钞票,但他紧接着又把钞票捏回手心,与众人说:我是个乡里人,他是城里人,我要是赢了他赖帐呢?城里人不管本事大不大可都有本事欺负我们乡里人。众人急了,纷纷给他打气和担保,说:不会的不会的。赌场无大小,人人平等。这又不是别的场合。他万一赖帐还有我们呢。我们保证替你主持公道。大街上呢,青天白日,又是自己出来摆的场子,他哪会赖,只怕你赖呢。有人朝陆建设说话了:喂,跛子,你到底敢不敢玩真的?莫丢武汉人的脸好不好?千呼万唤,陆建设这才抬起头来,眼神比羊羔还懦弱和迷惘,说:哪个要真玩?众人都推李浩淼,说:他。他。工头老板。陆建设打量一眼李浩淼,稍露怯色但口里却说:玩吧。李浩淼说:好!玩!但是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既然你摆了场子,就会有输赢,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们都是男人,好歹算条汉子。不管输赢怎样,赌钱给钱,赌命给命,一句罗嗦都不要!怎么样?众人喝彩,说:好!陆建设咕噜说:什么怎么样?玩就玩。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浩淼蹲了下来,与陆建设面对面瞪着。陆建设翻出一张红桃K示意众人,李浩淼说:看清了,红桃K,翻过去吧。陆建设翻转了红桃K,然后与并排的其它两张牌调换位置。李浩淼和围观者的目光都死死盯着那张红桃K。陆建设的动作越来越快,但显然还是无法混淆众人所盯好的红桃K。陆建设努力地操作了一通,停了下来,说:猜吧。李浩淼笑了,拿十元钱毫不迟疑地拍在他一直盯着的那张牌上。陆建设将这张牌一翻:红桃K!陆建设似乎不敢相信这种结局,他发呆地看着牌,李浩淼说:喂,庄家,拿钱来呀!陆建设再次向众人拍起他装出的羊羔般的眼神,众人笑着说,跛子你输了!陆建设不太情愿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十元钱,一眨眼,这十元钱就与李浩淼的那十元钱叠在一起装进了李浩淼的公文包。这时候,李浩淼拨开人群要走,陆建设说了话:喂喂,伙计,再来一把怎么样?李浩淼收住脚,说:来就来!赢了一把就走也不好意思。但你要明白,这是你要来的,我是就你的意思,输了赢了都要干脆利索一点。陆建设有点愤怒了,说:你怎么那么多话?未必我刚才没给你钱!李浩淼又蹲下来。这次在陆建设进行的过程中,许多人都蹲下来细细看着,围观者基本已经水泄不通。这一次陆建设更努力,调换牌的次数简直多得超出了常规,最后他抱了肩,很有把握地对李浩淼说:猜吧。众人几乎齐声叹息,说:完了跛子!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盯丢那张红桃K。果然,李浩淼喜不自禁,他拿出一张百元的钞票拍在那张牌上,众人震惊,都望着陆建设,只见陆建设不慌不忙也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压在李浩淼的钱上面。结果一翻开:红桃K!陆建设仿佛挨了意外的一击,垂下头揉太阳穴。众人大哗,说:这民工今天走运了!他家祖坟冒青烟了!说:跛子啊跛子,你还远没学熟呢!赶快回家关起门练去吧。说:跛子你也太胆大了,这手法也出来混,可怜的。正说着笑着要散去,陆建设突然昂起头,咬牙切齿道:我就不信邪!今天我就豁出去了,就他妈算交学费!陆建设神经地抖动着,激昂地叫道:乡巴佬!你别走!别他妈的像没赚过钱似的!再来一次!众人拦住了李浩淼。众人都兴奋得吃了兴奋剂似的,说:啊,跛子今天脾气来了。再玩一次再玩一次。李浩淼显出非常犹豫的样子,说:我不想再赚他的钱。他肯定不行。初出道的又是个残疾人。再说我到五台山找一个高人算过命,他说我正走财运,真是的,人家做房地产都亏,我一个乡下老粗,在武汉做一片房子卖一个好价,做一片房子卖一个好价,我自己都赚得吓不过了。众人"哦"地一声,对李浩淼刮目相看。说:是啊,真是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李浩淼对众人拱拱手,说:所以,我忙我的去了,我不和他玩了,可怜初出道的又是一个残疾人,我不能黑这个心。陆建设怒不可遏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差点摔倒,旁人一把扶佐了他,递给他拐杖。陆建设说:你妈个×,得了便宜还唱哑调!老子有残疾怎么样?如今中国残疾人的地位比你们高!装得像蛮有义气似的,你以为老子就没有?来!再玩一次,我赢了请在场所有人吃一顿,输了面不改色心不跳,算花钱交个朋友。众人都说:好好好,两人都是好汉!都是好汉!李浩淼说:那好,就再玩一次。紧接着寂静突然降临,麻麻密密的围观者被吸引在陆建设和李浩淼身边。大家全都屏息静气地看着三张被不停地互换位置的扑克牌。陆建设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他使出解数,动作迅速得有点让人眼花缭乱。但当他停下之后,李浩淼笑了,说:说句得罪你的说,兄弟,我还是猜得出红桃K,真的,我一点没走眼。李浩淼左右小声告诉了旁人哪张是红桃K,旁人都点头,小声说:跛子又栽了。下一盘我来跟他玩。陆建设催促说:快猜吧!李浩淼说:这次我真拿不准押多少钱,既然真的赌,眼看能赚的钱不赚那也是个窝囊废,但你初出道又是残疾人,怀里能揣几个钱?陆建设说:看来我还真想交你这个朋友。多少钱我来替你押个数!陆建设从怀里刷地掏出一叠百元钞票,上面还有银行封签,扎得紧紧的,整整齐齐。陆建设说:看好了,上午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一千块整,是我今天带在身上的所有的钱。我们残疾人是不是比你们更有气魄?你翻,是红桃K的话你把这扎钱拿了就走,你不要钱就是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李浩淼被感动了,他嗓子有点呜咽,他说:好好!交个朋友交个朋友。李浩淼把公文包打开,倒出所有的东西,除了一大叠盖着红色公章的合同和批件之外,钞票数一数只有两百来块,李浩淼一边数钱一边自顾自地说今天出门只是送一份批件,没带什么钱,李浩淼着急了一阵,对众人抱一抱拳,说:说我财运好呢我还自己不当心带少了钱。伙计们,承蒙各位一直在这里帮我,壮我的胆。我把这赚钱的机会让各位都得一点。这两百是我的,其余大伙押,谁押多少就得多少,数目到一千就够了,手脚晚一步请不要怪我不照顾机会。众人情绪正热烈,又见陆建设可怜兮兮直瞟他的一千元钱,结结巴巴说:伙计……伙计……你没带钱就算了,要别人押干什么?就在陆建设伸手想收回那叠钱的时候,人群中有一个男人甩出了一百元钱,说:我押一百。接下来立刻是争先恐后的局面,你二百,我三百,顷刻间一千元就齐了。李浩淼清点整理了一大堆各种票面各种成色的钞票,将一千元之余的两百块钱退给了两个悔恨自己动作迟缓的男人。李浩淼举着这一千元钱说:我押了?众人说:你押吧你快押!李浩淼说:有没有谁认为我看的不准,愿意出面替大伙押的?这责任多大呀!众人相互看看,说:没有没有。你押那张就行了。在这个过程中,陆建设一直用哀求的目光追逐着李浩淼,小声说:算了吧……算了吧。众人见此情形,越发焦急地敦促李浩淼快押。李浩淼仿佛是非常难过非常抱歉地在一张牌上押上了一一千元钱。两叠千元的钞票摞在一起,众人的眼睛望着它们,闪闪发亮。几乎所有押了钱的人都有强大的幸福感,觉得今天多么好运,在大街上可以白白地得钱。陆建设轻声说:我要翻了。有人讥讽说:跛子快翻吧,长痛不如短痛。陆建设轻巧地翻开李浩淼押的那张牌,却是一张黑桃8!黑桃8不是红桃K!陆建设赢了!围观者顿时目瞪口呆。在这一瞬间,陆建设飞快地将两扎钞票揣进怀里,扬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就在陆建设打开车门要上车的时候,一只手拉住了他。陆建设一看,是他哥哥陆武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