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陆武桥下楼下到拐弯处就闻到了由底下冲上来的浓烈的鱼腥味,他知道这又是李老师尤汉荣两口子在挤小鱼。菜市场时不时有缺钱花的乡下老汉卖一堆河沟里撮起来的小鱼,这种鱼小得没办法动刀剪,只好一条条用手工挤出肚肠。一种人买几毛钱的小鱼是作猫食用的,李老师家却是人吃。如在往日,陆武桥就会赶紧退回家,让他们挤完小鱼再出门陆武桥实在不愿意领教李老师在诸如挤小鱼之类的琐事上的宏论。但今天不行,今天他事情紧急,没有退路。陆武桥一边下楼一边打招呼:李老师,挤小鱼啊。尤汉荣抢着打招道:挤小鱼。刚才武丽哭叫什么你妈死了,这丫头又犯倔脾气了?陆武桥说:不是,我妈恐怕真出了点毛病,掌珠打来Call机。我正为这事要求嫂子和李老师帮点忙呢。尤汉荣一听赶紧抓过抹布擦手,说:是不是去医院?陆武桥说:嫂子你别急,没你的事,你挤小鱼挤小鱼,一边挤一边听我说。李老师说:武桥啊,一日一个挤小鱼,生怕别人听不到吧?李老师根本不给时间陆武桥回答,紧接着说:是的我的确在挤小鱼,准备用油炸酥了吃。你可能只看到了这种鱼很便宜,便把便宜与贫穷联系在一起了,你却没想到小鱼大鱼本质上都一样,都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而且有人偏爱吃油炸小酥鱼,比如这位尤汉荣同志,即便你让她当了女王她还喜欢买小鱼挤小鱼的。陆武桥用头盔击了一下被烟熏得漆黑的楼梯扶手,说:我操!尤汉荣暗中踹了李老师一脚,李老师哈哈笑起来,李老师说:我说了什么?我没说什么嘛我只是由此引申一个道理,与武桥探讨探讨。武桥不会介意的,是不是?倒是。陆武桥说:我一点不介意。尤汉荣飞快递给陆武桥一个眼神,陆武桥接受了这女人替丈夫表达出的歉意,也用眼睛飞快地笑了一笑。尤汉荣虽年已四十五却风韵不减,可想而知年轻的时候肯定如花似玉。这么一个秀外慧中的女人怎么能够忍受李老师这种夹生不熟的知识分子的?俗话说得真不错:好汉无好妻,癞蛤蟆娶仙女。人生有什么道理可讲呵!陆武桥心中暗自感叹着,嘴上却一点不耽搁地讲了请李老师上楼凑角的事。李老师说:哎呀今天我忙了,一篇论文人家等着翻译成英、法两种文字、要到联合国宣读,我这儿还只写了一半呢。陆武桥又和尤汉荣交换了一个眼神。如果不是因为尤汉荣这个女人心明眼亮通情达理,陆武桥凑角或者陪饭局哪会找李老师,受他这种装腔作势的酸臭气?天涯何处无芳草?只不过有个通达的女人在李老师身后,陆武桥懂得比找一个背后赘着傻婆娘的通达的男人要强得多。况且李老师好歹身份不俗,上了场面倒也会玩会喝会讲几段男人的荤故事,进入了状态与大多数人没什么两样。再说了,捎上李老师也出于一部分怜香惜玉的心理,李老师得些实惠,尤汉荣的负担也就轻多了。李老师嚷忙陆武桥没急着接话,递了一根香烟过去,送火点燃了,这边说:李老师你别给我说什么论文不论文,我们没文化,不过你忙我知道,楼上楼下住了几十年,还不知道你忙。今天我是来请求帮助的。你曾讲过人家美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富于人道主义精神,一般都问别人:你需要帮助吗?需要就别客气,说Yes。不需要就直截了当说No,我现在已经对你说了Yes了。尤汉荣忍不住笑出了声,说:行,我替李老师马上上楼帮助你。李老师说:可是,但是,这个这个……陆武桥掏出一叠钞票放在灶台上:这是一千块钱,输了是我的,赢了是你的。输多了我高兴,输少了我也高兴。就这样吧,拜托!李老师说:钱倒是小事,会不会有人来抓呀?陆武桥说:你一千个放心。在武汉市,只有他们抓别人没有别人抓他们的。再说了,杀杀家麻雀属正常娱乐范围李老师望望尤汉荣,说:这么说恭敬不如从命了?好罢我就再牺牲一天时间。尤汉荣催陆武桥:快去医院吧。

陆武桥骑上摩托,没出里弄就看见妹妹陆武丽在马路对面的餐厅门口坐着,六神无主的样子傻瞧着大街。陆武桥把陆武丽带进餐厅的库房,摇了摇她的脑袋,说:妈不一定死了,你知道不知道啊!打起精神来,像个小老板的样子。陆武丽说:我知道妈不一定死了。可是你一不在,我就没精神。陆武桥阴沉着脸,剜了陆武丽一眼,扔过一条油渍麻花的围裙让她穿上。围裙穿上之后陆武丽的酥胸不见了,活像个伙计。陆武桥说:这两天都不准脱掉围裙。去烤羊肉串。楼上的饭莱让邋遢送上去。如果他们叫你,你就去一下,就这样叉着两只沾满了孜然的巴掌,说:羊肉串生意真好,羊肉串还是田螺串?陆武丽定定地盯着陆武桥。陆武桥说听大哥的话好吗?陆武丽的眼泪一骨碌滚了出来,说: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