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语

很简单,卞容大找到了工作:欧佳宝化妆品公司聘用了他。得知这个消息的人,全都会把眼睛大大地睁一下。卞容大不想解释。这只能说明人们思想的僵化和认识的局限。化妆品就一定只能与油头粉面的俊男靓女有关系吗?

“很简单”是卞容大应付大家好奇追问的最简略答辞。事情当然不那么简单,不过肯定也算不上复杂,是另外的一种方式。对于卞容大来说,好像做了一次游戏。游戏,这个词找得准确,就是游戏。通过这次面试.卞容大对游戏已经有了崭新的看法。游戏的骨子里头其实是非常严肃的,玩得好的人需要高智商,幽默感,真正的超然精神和义无反顾的勇气。

现在可以承认了,玻璃吹制协会解散的那一天,卞容大被一闷棍打蒙了。他行若无事地离开办公室,那是装出来的。接下来三天,他行若无事地去江边看水,也是装出来的。卞容大不是故意地装,是本能地装。男人嘛,被打倒之后的第一个本能反应就是要装出自己没有被打倒。应该说,要谢谢那位清洁女工,是家乐福超市的遭遇及时地提醒了卞容大:生存的重要性超过一切,因为卞容大不仅是为自己的生存而生存,他更要为他的血缘至亲们而生存。经过了几天的痛苦思索,卞容大放下了自己的身份和面子,放下了与严名家的过节儿,出去寻找工作了。在出门之前,卞容大做了认真细致的准备,他用上好的电脑打印纸,不褪色的蓝黑墨水,亲手书写了自己的简历。现在人们都使用打印的材料,用人单位无法从打印件上看出更多的个性与才气来。卞容大的钢笔字是相当漂亮的,小时候他在父亲的严格监督之下,苦练了一手正宗的行书。可是,卞容大那字帖一般漂亮的简历,出门之后,竟然屡次受到漠视。有的招聘人员接过卞容大的简历,心不在焉地扫了一眼,就把简历还给他。有的招聘人员,根本就不伸手去接卞容大郑重其事递上去的简历,只是示意他自己取表格去填写。对于卞容大递上简历时候的暗示表情,有的招聘人员木然地回避开去;有的招聘人员,尤其是女人,还会受了侮辱一般地反击说:“你有毛病啊!”遇上卞容大情绪好的时候,他会对忽略他简历的人进行富有暗示意义的解释,他说:“这是我的简历。”对方却警惕地后退几步,说:“知道了,放下吧。”卞容大当然不愿意把他认认真真亲笔手写的简历放在那些简陋肮脏的临时围栏上。无论是人山人海、彩旗飘飘的再就业大会,还是在挂满红色横幅标语,号称自己求贤若渴的人才超市,卞容大都没有获得应有的重视和尊重。这种场合,经历了几次以后,卞容大立刻明白,所有这些单位,并不是真正在招聘可用人才,是在借举办这种大型活动的机会,展览、表现和宣传自已。因此他们不会认真接待卞容大,他们尽凑着电视采访镜头,追着视察的省市领导握手,虚假热情地敷衍大家。卞容大是十什么出身的?他还不懂这一套吗?他妈的,什么都搞活动,什么都来虚的,这不是害人吗?卞容大只好彻底地抹下面子,去朋友那儿找出路。本来,卞容大是特别不愿意让朋友知道他混得这么栽的,但是,看来只有朋友才了解卞容大的人品、才气和工作能力。朋友相见,那自然是不同,高兴啊!握手,欢笑,请坐,沏茶。可是,当卞容大吞吞吐吐地说明来意之后,朋友的神情黯淡了。

朋友说:“容大,我们去吃饭,好吧?我请,好吧?咱们哥俩儿痛痛快快喝一次,好吧?别的就不说了,好吧?你有才气,我知道,你有经验,我知道,你会写文章,我也知道。哥们儿只是推心置腹告诉你一句话,你四十一岁了,在适合你的工作岗位上,现在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了。残酷吧?可这就是现实!”

去新世纪饭店,是卞容大最后一次见朋友。还是因为朋友首先打来了电话,很客气地请卞容大去坐坐,想让卞容大帮助他策划一下他们企业报的栏目。是不是机会来了呢?新世纪饭店四星级,豪华气派,是一家集饭店、旅游、餐饮、娱乐于一体的集团公司,卞容大的朋友在这个公司主编一份企业报。说实在的,这个朋友当年的情书,都请卞容大帮忙写,他能够办出什么好报纸来?如果卞容大加盟了,那不是吹牛,这份报纸的文学品位立刻会大大提高。

不难想见的是,卞容大的幻想再次受挫。朋友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了,公司董事会对这份报纸的存在产生了重大分歧,朋友希望竭尽全力,隆重推出精彩一版,以求打动董事会某些只看见金钱,看不见文化的经济动物!朋友诉说的时候,急得快要哭了。如果朋友失去工作,他那患肾炎的女儿的医疗费怎么办?卞容大见状,差点晕过去,但是他还是硬撑着,闭口不谈自己的困境,尽力替朋友出谋划策了一番。朋友请卞容大吃的是公司免费供应的盒饭,朋友自己买了几瓶啤酒,哥俩儿就着盒饭喝了一通啤酒,卞容大没有再说一句话。

就是在卞容大踉踉跄跄推开大堂的旋转门,准备离开新世纪饭店的时候,偶然看见了欧佳宝化妆品公司竖立在大堂的招聘启事。启事写得简单务实:法国欧佳宝公司,现在正在本饭店二楼举办最新系列化妆品展示会并招聘参与东方青苔系列化妆品开发与研究的工作人员,敬请光临!忽然,卞容大被推到一边,旋转门里拥出一群年轻人,男男女女,他们穿着牛仔裤黑夹克名牌旅游鞋身挎时尚背包,头发在风中劲舞,一片黑色与黄色,他们指点着招聘启事,说说笑笑奔二楼而去。卞容大借着酒劲儿,想:世界是你们的吗?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卞容大一生气,也就奔上了二楼。

二楼香氛弥漫。接待小姐西装革履,轻言细语,礼貌周全。偶尔有拿着资料的法国人进进出出。应聘的那些年轻人自觉地排着长队领取表格。沿着墙壁的地毯上,坐满了正在填写表格的年轻人。都是年轻人!年轻人表格上写的字,却都比他们漂亮的相貌要丑陋得多。卞容大想给自己寻一点开心了。他想:我很老,但是我的字很年轻漂亮。卞容大有一点为老不尊地与接待小姐开玩笑,说:“我可以为我的儿子领一张表格吗?”这是一位富有幽默感的女孩子,她说:“当然,您还可以为您自己领一张表格。在我们欧佳宝公司,机会朝所有愿意竞争的人才敞开。”两个月来,备遭拒绝、戏弄和冷淡的卞容大,恨不能跑上去亲吻一下这个女孩子的额头,但是,中国的礼节是不允许这样的。卞容大便把他的感激之情,表达在了女孩子递给他的表格上。他格外来劲地填与了简单的表格。他把钢笔字写得十分十分漂亮。卞容大将表格递过去的时候,继续调侃说:“我主要是想展示一下我的字。”女孩子端详着卞容大的表格,惊呆了,说:“哇!”

卞容大今天就是想开开心了。他除了字是认真写的之外,其他的都是即兴发挥。出生地:西藏拉萨。年龄:三十八岁。专长:策划,规划,组织,书写,书法,文学,运动,思想,鉴赏。已有业绩:发表文学作品若干。创建玻璃吹制协会七年。成功策划与组织研究玻璃艺术会议以及鉴赏艺术品活动上千次。工作获得上级主管部门奖励上千次。是武汉市劳动模范以及团省委号召青年人学习的标兵。

卞容大为什么要让自己出生在西藏呢?很简单,现在他厌恶武汉。因为可爱的女孩子桌面上,一根点燃的线香下面有注明——东方青苔之香。东方青苔:来自于西藏寺庙的青苔。卞容大喜欢“来自于西藏的青苔”这句话。卞容大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把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小自己三岁的卞容大。因为他希望自己小三岁。

女孩子说了“哇”之后,并没有一笑了之。她请卞容大稍等;自己拿起卞容大的表格,去找一个法国老头了。卞容大的心,突然地,开始怦怦怦地跳动起来,他发现自己在应聘!他预感自己大概是他们的合适人选!卞容大完全清醒了。他严肃地伫立着,希望有机会向女孩子道歉和说明原委。一会儿,法国老头随着女孩子过来了。法国老头比卞容大更加严肃,他问他:“你能够为你表格上所填写的一切提供证明吗?”卞容大只得背水一战,他反问:“如果能够呢?”法国老头说:“那就请你来参加面试。”

女孩子笑了,笑得像太阳,笑得卞容大心里暖洋洋。

卞容大给擦鞋女人的丈夫打了呼机。三天之内,卞容大的新证件一应俱全,天衣无缝。同时卞容大还借朋友的一个公司,调出了自己存放在再就业中心的个人档案,也重新制造了一份。对于有十几年工作经验的卞容大,这一切都不难办。

法国欧佳宝化妆品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已经十余年了。在中国市场,他们发现了巨大的消费潜力。于是,欧佳宝公司根据中国消费者的特点,不断推出新的化妆品系列。这一次,欧佳宝将要推出的是“东方青苔”系列。“东方青苔”系列,品质格外细腻,为皮肤细腻的东方女性和渴望皮肤变得细腻的全球女性,特别研制生产。清雅幽深的香型,采集于西藏寺庙的青苔,为优雅高贵、超脱淡远的女性所特意研究。现在,欧佳宝公司需要一位能够适应西藏气候的职员,去西藏专门从事寺庙青苔的采集和研究。该职员在西藏采集寺庙青苔的工作状态,会被真实地摄像和拍照,因此这位男子除了富有工作经验之外,最好还有一张典型的中国男人的脸:轮廓模糊,皮肤黢黑,小眼睛,神态漠然,目光里时时闪现狡黠的智慧光芒。照片将使用在“东方青苔”的产品推荐书和说明书中,该文件不属于和不参与广告宣传,专用于公司的全球市场开拓部。公司给予的条件是:公司提供该职员在西藏的住宿、工作服装以及工作午餐,月薪八千元,高原补贴一千元,每年休假两次。

“0K?”法国老头问。卞容大说:“0K。”

游戏就这样证明了它的真实性和严肃性。

很简单。卞容大下岗了,又找到工作了。他要上班去了。卞容大与欧佳宝公司正式签订合同之后,黄新蕾哭了。她说:“你哪里是什么西藏人!你怎么就知道你的身体适应高原的气候?那么远,那么苦,我们不要挣这个钱了!”卞容大没有说话,只是拍拍她的手。卞容大知道黄新蕾也只是说说而已。一年就可以挣十来万,多好的机会,谁愿意放弃。临行的前夜,黄新蕾变得惴惴不安,这里坐坐,那里站站,说是去拿毛巾,结果拎出了抹布。儿子得知爸爸要远行,去西藏工作挣钱,怎么忽然就懂事了,他晚上没有提出看电视的要求,与卞容大打闹说笑了一阵之后,就去写作业了。黄新蕾再次地清点了卞容大的行装。卞容大也围着自己的行囊转了几个圈,又想起了一些遗漏的小东西,比如指甲钳子。夫妻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商量了一些家常的事情。无非是马桶坏了,冰箱好像不制冷了,楼上人家的卫生间又在往他们家漏水,这个月的电话费发生了奇怪的国际长途,得去电信局交涉,儿子卞浩瀚的疝气该动手术了,据说现在一住院就是几千块钱,卞婉容也生病住院了,卞师傅来电话借钱,还有得给儿子请一个家教,等等。黄新蕾唉声叹气,说:“如今条条蛇都咬人啊。”卞容大苦涩着脸,他还是拍拍妻子的手。夜也深了,儿子却还在写作业。卞容大过去,摸了摸儿子的头,说:“卞浩瀚同学,该睡觉了。”儿子说:“我不困,我还可以学习。”夫妻俩闻声,互相对了一个眼神,又很快把目光飘走了,两个人都还是觉得应该表扬和鼓励儿子这种罕见的学习精神。儿子获得了表扬和鼓励,更加憋足劲头,要表现给爸爸看。夫妻无奈地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儿子好不容易上床睡觉了。卞容大先去洗澡,等他洗澡出来,黄新蕾在打瞌睡。她歉意地揉揉眼睛,赶紧起身,说:“我去洗澡。洗了澡就好了。”

在黄新蕾洗澡的时候,卞容大看起了他喜欢的战争片碟。卞容大选择了一部美国电影。片名《黑鹰计划》,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拍摄的。这是1993年的索马里,联合国维和部队的特种兵遭遇了一场艰苦卓绝狼狈不堪的地面战。影片的许多镜头,是按新闻纪录片的方式拍摄的。且不说战争是多么可怕和残忍,单看索马里人的饥饿与贫穷,就足以使卞容大毛骨悚然。饿死的黑人一排一排的,他们的脚杆子,枯瘦如柴,苍蝇在他们无法瞑目的眼珠上嗡嗡嘤嘤。母亲的奶头干瘪地吊在胸前,婴儿因为吸不出奶水而绝望地哭泣。联合国的飞机空投着食品,地面的黑人奔跑抢夺,互相厮杀,命若草芥。

“太可怕了!”卞容大说。黄新蕾从卫生间出来,注视着丈夫。卞容大却盯着电视,对妻子说:“快来看,真是太可怕了!”

黄新蕾没有过来,她说:“你说什么呢?”

“索马里!”卞容大说,“索马里人过的是什么生活啊!”

黄新蕾还是没有过来,她继续注视着为索马里人民犯愁的丈夫,丈夫明天早上就要远行呢!卞容大忘情了,索马里的苦难真是触目惊心!生命居然会是如此卑贱和肮脏!

卞容大说:“看看,来,快看看!”

黄新蕾说:“看看你自己的生活吧!”

卞容大没有听进去妻子的话,美国直升机黑鹰被击中了!卞容大叫道:“糟糕!黑鹰栽下来了,我的天啊!”

电视屏幕上枪炮齐鸣,血肉横飞。密密麻麻的索马里人欢呼着,举着刀枪和木棍,拥向黑鹰的残骸。美国飞行员,在冒烟的机舱里,拖着断腿,露出绝望的神色。黄新蕾始终没有理会电视,她一直注视和等待着丈夫。卞容大一直都没有面对妻子,他一直都以为妻子会过来与他一同观看索马里。黄新蕾离开了,她独自走进了卧室。

影片结束了,卞容大还是心潮难平。他靠在沙发上,吸上烟,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卞容大平静下来之后,听到了从里间传来的轻微鼾声和磨牙声。儿子在磨牙,鼾声是黄新雷的。她睡着了。卞容大明天要远行,今夜,他的妻子睡着了。但是,比起索马里人民来,卞容大认为自己应该有满足感。黄新蕾的健康状况太差了,能够多睡一会儿是好事。大家不都说男靠吃女靠睡吗?让她睡吧。女人还是健康的好。卞容大情绪亢奋,一时间无法入睡。他吸完一支香烟之后,进了卫生间。卞容大轻轻地插紧卫生间的房门,坐在马桶盖上,开始抚摸自己。最后一刻,当他差点控制不住,要发出叫唤的时候,他握紧了左手。卞容大还是成功地保持了高贵的沉默。可也就是在这一刻,他厌恶了自己所谓高贵的沉默。明天他不想再这样了。明天他也不会再这样了。前路是莫测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去西藏会怎么样。但他知道,那并不重要。卞容大变了,卞容大已经暗暗地转换成另外的状态了。卞容大将留下从前的卞容大,一个真实的卞容大即将远行。远行是男人永远的诱惑,没有什么能够拴住他们的心。恐怕再也回不来了。卞容大在心里问自己:“肯定回不来了吗?”卞容大听见自己坚定地回答了一个字:“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