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艾月说:“办法很简单。就是把他打回老家去。让他回到七十年代的日子里去。穷困潦倒,没有权力也没有金钱。现在的男人,没有有权力和金钱就玩完了。”

李开玲说:“这一点我倒是早就认识到了。”

戚润物兴奋地说:“对。”她想起来了。在大将军饭店,王自力也是这么说的。权力和金钱是现在男人的根本。他就是这么说来着!

李开玲抱怨说:“你没有告诉我他说过这样的话。”

戚润物说:“我没有吗?”

艾月说:“好了。那都不重要了。我已经明白王自力的状态。他实际上早就离开戚老师了。我还可以猜测,他会对戚老师说是我对不起你,我配不上你,我们好离好散吧。他一定会央求你抛弃他的。”

李开玲问戚润物:“是这样吗?”

戚润物迫不及待地说:“是的。”

艾月说:“他一定还会使劲地检讨和臭骂自己。他还会给你解释现在的社会形势,离婚实在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啦。你看大家都在离啦,离了你就干净了。”

李开玲问戚润物:“是这样的吗?”

戚润物说:“是的。”

艾月说:“最后,他还会表态说我会养活你一辈子的。我会按时支付抚养费的。我是孩子的父亲啊。你就提个数吧。”

戚润物说:“是的是的。”

李开玲说:“但是戚老师没有提什么数目。她说我暂时不离了。”

戚润物说:“我又不是商品?我提出数目那不是在出卖自己?”

艾月的几句话就解决了戚润物的观念问题。艾月说:“首先,我们得承认,这是一个商品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什么都可以是商品。商品有什么可以让人感到羞耻的呢?就是商品繁荣了人类社会呀。戚老师不仅应该提出离婚的条件,而且应该提出惩罚性的条件。通俗地说就是罚款。结婚证是一纸契约。是合同。谁撕毁合同谁就必须承担赔偿性的损失。这是游戏规则,是法律。”

戚润物和李开玲面面相觑,拍拍自己的脑袋瓜子。她们开窍了。其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明了。一点通就万点通了。

戚润物赞叹道:“艾月给我们作了一场生动的形势报告。她说得多么精辟啊!”

李开玲也深有感触地说:“时代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了!”

在这个对于历史来说毫无意义的雨天里,戚润物的生命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艾月以其先锋的姿态直接进ru了戚润物的家庭。她走遍了戚润物这个两居室的每一个角落。划痕累累的墙壁。积年的灰尘正在一口一口吞噬窗台和所有的新鲜颜色。疲惫不堪的扫把。无精打采的蛛网。踏板磨得溜圆的老自行车在门廊里喘息。衣柜里是陈年的旧衣裳,衣服缝里是洗不去的汗酸气。床底下是掉了后跟的皮鞋。厨房的抽风机被油烟死死缠裹了。筷子头里暗藏着深深浅浅的牙垢。这一切都使艾月深受触动,倍感心酸。这就是女人的未来!即便是李开玲在奋力地打扫和维护,也不敌岁月的侵蚀。女人的个体力量毕竟是太单薄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