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艾月说:“我操!”

艾月说:“我操他妈和他妹妹!”

艾月说:“你们家厨房里有刀啊,怎么不趁热剁了这对狗男女!”

艾月使戚润物的故事变得一唱三叹,有声有色。惹得大家都忍俊不住。

李开玲还是表达了她的观点。不理睬他不就行了吗?完美自己不就行了吗?李开玲怕将来闹出乱子。

艾月说:“不行的啊。完美是相对的。没有他的参与和关照,你的完美从何说起?别痴心妄想了!”

至于后果,艾月的解释也非常地简洁和哲学。她说:“最大的乱子已经闹出来了。将来的乱子就是为了解决现在的乱子。怕出乱子人就不要活了。”

戚润物赞赏艾月的观点。李开玲还很是觉得她的心在噗通噗通乱跳。她是怕万一不成功或者――她不敢说。她生怕她的话不吉利。但是,她又觉得很解气。她的好多问题可以有人一针见血地给予回答。

李开玲的提问是过去向着未来的提问,是女人向着男人的提问。她说:“这么说来,世界上就没有好男人了?”

艾月回答:“好男人就象蚕宝宝一样,需要严格的客观环境。要温暖的春天,充足的桑叶。沾了一点生水他们就会拉肚子。现在的男人,尤其是九十年代暴富起来的男人,在这一群体中,基本没有好男人了。象王自力,象刘先生,他们个个贪财贪色,跟饿狼一样。他们都认为他们的青春虚度了,老婆是当时的社会塞给他们的,他们亏得太大了,他们拼着命也要把损失讨回来。”

李开玲同意艾月的这个观点。她在王自力的公司做了几年。她亲眼看见了事实。

李开玲说:“在公司里觉得王自力还是很有钱的。可是我没有想到他家里这么清贫。电视机还是多年前的14寸的。是不是他其实没有什么钱呢?”

戚润物说:“是我喜欢简单。我不要大电视。我没有什么要求。”

艾月大笑:“别介。我求求你们清醒一点儿。王自力是故意让家里显得简单清贫的。就是戚老师提出什么要求,我保证他也不会答应。王自力是党和政府委派的老总,他是一定要装出清正廉洁的模样来的。反正这个家他又基本不回来,老婆也基本不用。他们还要这个家繁荣富强干什么?这些人坏极了,道德和良心已经被他们彻底抛弃,他们此生此世的目的就是享受。他们的钱都深藏在银行保险柜和境外的银行里,数目大得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可是太了解他们了。王自力九十年代初做房地产做到现在,用的都是政府给的地,楼房盖起来一片又一片。我敢和你们打赌,他的钱绝对超过五百万了!赌不赌?”

戚润物呆呆地看着艾月。李开玲也呆呆地看着艾月。她们知道艾月说得不错。她们也从报纸杂志上了解到了许多贪污腐败分子的丑行。她们只是没有想到她们身边的人也会是这样的。戚润物对王自力的认识也还是一直没有上升到这个高度。她们宁愿王自力只是好色而已。但是艾月面对面的锋利划破了她们的现实生活。她们的现实生活是穿着衣服的。穿着衣服的现实生活严重地影响了她们的视线,以致于她们久久拿不出一个有效的对付王自力的办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