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戚润物不敢相信地看着艾月。她把眼镜从手包里取了出来,戴上眼镜仔细端详艾月。

艾月说:“戚老师,我觉得您设计的这件事情好玩极了。这些臭男人,就是欠操!明天我不飞北京了。我要见见李开玲。我要见见王壮。我要和你们好好地策划一番。这是我的机遇,是我百年不遇的机遇。我要彻底地挣一笔大钱。我要让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最后艾月坦白说:“我也有一个没有父亲儿子,三岁,在四川老家寄养。他叫贝比。我在外面是装成女孩子的,实际上我是一个母亲。我要为我的儿子奋斗。”

几个月没有再流眼泪的戚润物再次流泪了。眼泪并不都是悲哀之水,它同时也是快乐的火焰。戚润物的内心金蛇狂舞,喜庆的烟花漫天盛开。

九上下五千年往来多少事

1

一个在人们看来没有什么特点的日子里。一个排列在无数日子里的一天。在历史的长河里这一天简直比一粒灰尘还微小。这一天天上还下着那种随意的雨。但是还是有人发生了非常重大的事情。戚润物把艾月带到了自己家里。

戚润物和艾月一个撑着一把雨伞,走进了国内贸易部国家物质储备局设计院粮食储备研究所的宿舍大院。艾月在大门口站住,很认真地朗诵了研究所的全名。她说她从来没有想到世界上会有么长名称的单位。她说她光是朗诵朗诵这个名称,她就感到自己进ru了一个新的通道,一个富有秩序的通道,一个牢靠的通道。戚润物说当年她也有这种感觉。戚润物和艾月说话的神态已然是自己家里人一般。

李开玲从阳台上看见了远远移动过来的两把雨伞。一把深蓝,一把浅绿。浅绿的伞面下流露出一双抛光的黑色牛皮鞋。小小的方头。李开玲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双昂贵的新款皮鞋,在白领小姐中正流行。这一定是艾月了。只有艾月们才会满不在乎地穿着这么好的皮鞋趟水。这习惯和派头也正是一个“糖衣炮弹”料子。一个花钱如流水的俏冤家。她们真的要做了吗?戚润物这个人真是憨人有憨福。自己都差一点被人骗得卖了,却又遇到了一个死心塌地相信她的小姑娘。看来她们真是要做掉王自力了。李开玲还是认为,戚润物这个人实在是过于异想天开了。

现在是越来越热闹了。搀和进来了一个艾月。谁知道事情会怎样发展?如果是她,她就不会这么做。对于负心男人,她的做法就是自强自立,保持和发扬一个女人的全部优点,让自己越来越完美,使那个男人后悔一辈子。当然,让男人后悔一辈子的同时女人也就很苦了。要让他后悔一辈子首先你就得孤苦一辈子,孤独的玫瑰静悄悄地开,血一般残酷的寂寞会渗透你生命的每一分钟。在这样一个毫无特点的雨天里,李开玲倚在阳台上,看着戚润物和艾月一步步走近。艾月那双的闪动着漆光皮鞋尖撩动了李开玲的遐思。戚润物和艾月很真实地来了。真实得叫李开玲不得不相信。也许她们是对的?也许女人坚持苦了一辈子,男人却根本没有在意你,你的苦又有什么意义?正如李开玲她自己。她的那个男人现在一定不关心她在哪里,这是毫无疑问的。难道生命对于女人不也是一次吗?难道女人不应该有另外的活法吗?李开玲忽然又有了一种期待的心情。她期待什么她说不出来。但是她此刻在期待戚润物和艾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