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艾月低下了头。艾月明白了。艾月原本就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可是她不相信如今还会有谁去身体力行。现在满世界的人谁不是为了钱呢?哪里看到的不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呢?哪里看到的不是烟酒完全靠送,工资基本不动呢?她自己不就是为了钱吗?如果不是为了钱,她难道会心甘情愿忍受那个瘦小男人的喝斥?戚润物这么热情地对待艾月,在晚宴上公开提出要艾月陪她剪头购物。无论是刘先生还是艾月,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认为戚润物是在索要报酬。刘先生决定给戚润物一点报酬。刘先生给艾月的限额是两千元。如果戚润物的要求超过了两千,艾月就必须当机立断地设法离开武汉。艾月对戚润物是有极大好感的,她还在刘先生面前为戚润物争取了一下数额。她说与公司从戚润物身上得到的利益相比,至少这一次也得为她花个三五千。刘先生给了艾月一个耳光。刘先生打艾月不仅已经成为了他的嗜好,而且他怀疑艾月想中饱私囊。刘先生说:“看戚润物那迂腐样子,两天时间就是让她花掉三五千她还不知道怎么花呢!”艾月原本是不打算中饱私囊的,因为挨了一耳光,她是一定要中饱私囊的了。或者说,刘先生必须为这一耳光付款。小姐是能够白打的吗?实际上艾月的手包里已经藏好了两千五百元的发票。送给亚咪一瓶法国C?D香水,亚咪随时可以艾月弄来发票。现在弄几张发票算什么?弄白粉都是很容易的事情。在这两天时间里,艾月的小账上已经赚了千把块钱。刘先生会给两千五发票签字报销的,女人购物嘛,超过一点很正常。最多再让他打一下就是了。艾月为了自己的口袋里多装进一点钱,她收起了对戚润物的好感。她生怕戚润物纠缠不休,生怕戚润物物欲无边。所以她精心设计了这两天的日程。她设计的亚咪。设计了十点钟的约会。对付一个戚润物,对于艾月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一时间,艾月的头抬不起来。如果她的良知彻底泯灭,她完全可以再把戚润物给钱装进自己的口袋。然而,这笔小钱会给艾月的人生增添快乐吗?不会。只有赚刘先生的钱,艾月才能得到一种畸形的快乐。戚润物是这么老实的一个好人,欺骗她是要遭报应的。而且戚润物这样身份的一个人完全可以蔑视她疏远她。可是她居然是这样地欣赏她,喜欢她,体贴她。蒙哄戚润物只能使人终身内疚。艾月已经内疚得很利害了。她不能永远承受这内疚,她的人生目的是要快活潇洒地过一生。

艾月终于慢慢抬起了她的头。她应付场面的假面具取消了。她俏丽的脸蛋显得是那么朴素。她的眼睛不再花里狐哨到处漫游。艾月看定了戚润物,说:“我来给您讲一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故事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