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戚润物说:“今天就不买了。”

亚咪说:“那就明天吧,明天我也有时间。我还有几家大商场的贵宾卡。”

戚润物说:“谢谢你。明天我没有时间。”

艾月说:“可是戚老师,后天我应该回去了。刘先生给我的时间就是两天,机票他都给定好了。”

这一下戚润物傻了。她是不想放弃艾月的。她是不能放弃艾月的。

戚润物说:“艾月,不会耽误你的。我回去安排一下,随时给你电话。真的就不要麻烦你的朋友了。

戚润物连“亚咪”这个名字都不愿意叫。

亚咪说:“嗨,您莫客气。我这个人就是喜欢麻烦。没有麻烦太寂寞了。”

戚润物对艾月说:“再见。”

艾月摇动她葱管半白嫩的指头,依然很天真。说:“拜。”

戚润物走了。她听见了艾月和亚咪在她身后发出的青春笑语。没有谁愿意感觉她的烦恼和忧伤。

李开玲知道了这一切以后,端坐在那儿思忖了好久。后来,李开玲对戚润物说:“我又要泼你一盆冷水了。”

戚润物探究地看着李开玲。

李开玲出语惊人。她说:“她是故意的。她对你没有兴趣。是她特意制造的距离。”

戚润物不愿意相信这一点。她说:“都怪那个叫亚咪的女孩子。”

李开玲说:“亚咪是她的朋友。是她叫来的。”

戚润物不是太有力量地说:“我就是不相信。”

生活会这样吗?戚润物就是不相信。她认为艾月没有这个必要。

2

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了。

戚润物不愿意相信李开玲的话。但是她自己从现实中得到的感觉又是倾向李开玲的。这就叫戚润物受不了了。戚润物不是一个普通人,她读了多少书,见了多少人,她的判断能力一贯都是非常准确的。她依靠这种判断能力在事业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如果李开玲说得是对的,戚润物就等于否定了自己。否定自己就是对自己的一种伤害。难道戚润物真的老了?不!她才四十五岁!难道戚润物还让被一个小丫头蒙哄了?不!她吃的盐比她吃的米还多。她经历的政治运动比她正常生活的时间还要长。她上见过总理下见过云南最偏远地区的农民。一个艾月岂能蒙哄她!而且还有,从逻辑上推论,如果同意李开玲对艾月行为的分析,那么就应该进一步同意李开玲对那顿晚宴的分析。那也这就是说,戚润物整个都被蒙哄了,被利用了。他们利用了她的什么呢?戚润物想来想去又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被人利用的。这顿晚宴是一顿令人高兴的晚宴。但是,戚润物的高兴是不是仅仅因为虚荣心获得了巨大的满足呢?武汉人们常常讥笑一种不开窍的傻瓜,说是这人被别人卖了还在那儿替别人数钱。戚润物扪心自问:我会不会就是这个傻瓜呢?这么一问,戚润物全身的毛孔刷地乍开。她觉得自己的冷汗从每个毛孔里迸了出来。这是一种很恐怖的感觉。现在的问题是:能不能说服艾月参与自己的计划还是另外一回事了,更敏感的是戚润物是否受到了艾月以及老张他们的蒙哄和利用?这是必须要搞清楚的!戚润物在自己已经走过的人生里程里,她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和自豪。她是一个有能力有成就的值得社会尊重的女人,不是别人可以任意欺辱的女人。王自力欺辱了她,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王自力的。同样,别人也不能够欺骗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