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戚润物对李开玲说:“没有没有,你放心好了。世界还是美好的,好人还是比坏人多。他们就是崇拜我尊重我希望向我学习,而已。”

李开玲说:“我还是没有弄懂,难道他们如此兴师动众地跑到武汉来请一顿昂贵的饭,就是为了表达对你的崇拜和尊重?”

戚润物说:“是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呢?人家还请我签字题词呢。你以为我没有这个知名度吗?”

李开玲说:“你有你有。”

李开玲感觉还是不对。她觉得戚润物并没有描述出一个完整的晚宴场景。戚润物关注的是给她留下好感的片断。这些片断远远不够说明问题的实质。但是李开玲不想再说什么了。生活中片断也好,全景也好,只要戚润物自我感觉良好就够了。艾月的事情李开玲也不想再多嘴。在李开玲看来,“糖衣炮弹”的设想本身就很不实际。况且李开玲也不认为艾月就那么简单。一个傍大款的风尘女子,见面就使劲讨好戚润物,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戚润物对于艾月的幻想实在是太孩子气了。也许这就是知识分子的特点。好了。只要戚润物高兴,就让她去找艾月玩一把吧。李开玲不由摇摇头,无奈地笑笑。她扶着腰眼站起来,她要去睡觉了。戚润物讥笑地说:“你失望了吧?你以为人家要提出和我做生意的事情吧?结果就是没有。我告诉你,不是什么人都看重金钱的。”

李开玲说:“那就好。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对你好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戚润物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什么呢?我看醉翁之意正在酒。”戚润物说了之后呵呵笑了。她为自己的这句话感到得意。这种话有新意。就象艾月说的“宁可碎瓦,不可碎玉”。这句话给戚润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尽管艾月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是戚润物所不能接受的。

这一夜,戚润物始终处于亢奋的状态。好不容易睡着了,黎明十分又惊醒了。因为在这新的一天里,她要开始她宏伟的计划。艾月上午九点半在饭店等着戚润物。戚润物对艾月已经有了九层的把握。戚润物就是要扭转一下李开玲的传统脑袋,要让她看看戚润物如何成功地改变了王自力的命运。

上午九点半,戚润物准时来到艾月下榻的饭店,满有把握地敲开了艾月的房门。可是艾月的房间已经有了一个客人。是一个与艾月年纪相仿的女孩子。这使戚润物大感意外。戚润物准备好的精神状态是针对艾月一个人的。她与艾月应该是一个密约。这个客人破坏了一切。戚润物无法在瞬间回过神来。

艾月很客气。戚润物也很客气。艾月为戚润物与女孩子之间作了热情地介绍。女孩子与戚润物礼貌地打了招呼。戚润物勉强地点了点头。但是戚润物根本就没有把对面的女孩看到眼里去。女孩子很时髦,这是戚润物模糊感觉到的。艾月今天也很时髦。昨夜她着长裙,细腰婀娜,是妩媚的狐狸。今天是黑色弹力紧身裤,勾勒xiōng部的全棉套头衫,耳垂上吊两只装饰性很强的大耳环,一头稻草黄的时髦短发。今天的艾月就象一匹年轻的母马。精神抖擞,富于挑衅,勾人魂魄的小母马。她注定是王自力的克星。但是戚润物没有办法进行自己的计划。好象艾月和这个女孩子在一起更合适,她们背起手包就可以一块儿去逛商店。而戚润物被她们的存在显示出了与艾月很大的距离。戚润物不知如何自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