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戚润物绝对不能够同意艾月的观点,但是她不可能在洗手间与她促膝谈心。洗手间的时间是有限的,要抓紧时间进行关键性的谈话。戚润物鼓起勇气,推心置腹地说:“艾月,我也很喜欢你。所以我要告诉你,其实你完全有可能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为什么要做别人的妾呢?”

艾月半贫嘴半认真地说:“您的话如春风温暖了我的心怀。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人对我说这种正直的火热的话了。戚老师,要细说起来,话就太长了。长话短说吧。总之我必须在青春正好的时候赚一笔大钱同时还能够享受最好的生活。我热爱生命。我不愿意我的生命在艰苦的体力劳动之中消耗殆尽。”

戚润物说:“热爱生命就不要出卖灵魂啊!”

艾月说:“我没有出卖灵魂,我出卖的是肉tǐ。”

戚润物说:“艾月,不要这样糟蹋自己!一个有气节的人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

艾月说:“都什么时代了,我的戚老师,生命如此短暂,现在应该提倡宁可碎瓦,不可碎玉呀!”

戚润物这辈子做梦都没有想到,她会在二十世纪末的一天晚上,于一个海鲜城的洗手间里,与一个傍大款的小姐进行一场突如其来的直接对话。瞬间走进你的心灵。这种对话的方式本身就让戚润物觉得不可思议。她因此而异常激动。她的身体在战栗。她下意识当中拒绝所有人闯进这个公共的洗手间。她生怕有人打断她们。

戚润物紧张地说:“艾月呀艾月,你这个姑娘好糊涂!”

艾月说:“戚老师,谢谢您。不要试图挽救我了。依我看,您比我还糊涂呢。如果您的行为与您的理论是一致的话,那么您今天的表现就太幼稚了。他们不过给您一顿好饭而已吧。”

戚润物说:“什么意思?”

艾月说:“您没有听懂就算了。打嘴,是我胡说。我只是想说明一点:无论大家嘴里宣称什么,无论利用的什么形式,事情的实质都是一样的。我下贱不到哪里去,别人也高尚不到哪里去。”

戚润物说:“艾月!我希望你给我解释清楚!”

艾月看着戚润物气呼呼的模样,粗声大气地笑起来。说:“好了好了。这就是现在的社会。不吃白不吃。您放心,您和我还是有天渊之别的。”

洗手间的门开了,进来了好几个小姐。艾月说:“我们该回去了。”戚润物只好跟着艾月走了。

在进ru“美人捞”包间之前,戚润物横下一条心,对艾月说了这样的一番话。她说:“我一定还要和你见面。我有一笔生意,可以让你赚大钱。这件事情只能你一个人知道。愿意吗?”

艾月审视地看了戚润物一刻,说:“OK。”

后来戚润物反复回味自己的话:我有一笔生意可以让你赚大钱。这种话她怎么说出口了。一个粮食储备研究所的副研究员,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一个埋头做了半辈子学问的人。结果是,她不仅说出口了并且她还机智地约定了与艾月的下一次见面。戚润物在宴席即将结束的时候,向刘先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她希望艾月小姐能够在武汉多呆几天。她想请能干的艾月先进带她去做一个发型并逛逛商店,购买一些服装和首饰。戚润物说:“我老了,赶不上现在的形势了,需要年轻人来启蒙和帮助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