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每当谈话告一段落的时候,艾月不失时机地为戚润物布菜。艾月站立在戚润物的身后,专门伺候她一个人。这是日本北海道的三文鱼刺身。这是南太平洋的深海龙虾刺身。扇贝这么吃才味道鲜美。海螺的哪一节是泥肠应该如何去掉它。蟹黄好吃但是只有母蟹才有蟹黄,怎么鉴别蟹的雌雄呢。吃到后来,戚润物方才觉得这顿饭吃出味道来了。客人虽多,别人都是陪客,只有自己是最受重视的。受重视的感觉就是非常好!戚润物甚至都有一点为自己最初的表现感到不好意思了。戚润物还准备赌气离开的呢!看来她真是太幼稚太沉不住气了。好戏一般总是在后头。

戚润物主动地给大家敬了一口白酒。她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好象是她请客一般,豪爽地挥动手臂,邀请大家:“你们吃啊,吃啊!”

3

晚宴吃到一定的时候了。宴席上不断有人起身去洗手间。林小姐和缨子小姐提着手包出去补妆去了。老张和戚润物中间没有了林小姐,从理论上说他们是坐在隔壁了。老张索性移动了一个座位,真正坐到了戚润物的身边。他好象喝多了一样又与戚润物握了一个手。两个老同学正式见面谈话。

老张说:“你好吗?”

戚润物说:“你好吗?”

两人都说:好什么好?老了老了,一晃人就老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望了望对方的头发,都在注意对方染发了没有。但他们都没有提到头发的事情。戚润物刚刚进门的时候,他们握过一个手,彼此问候,都说好好好。现在细说起来,又都说不好了。都说自己身体不好,记忆力开始减退,发胖了,有胃病,血脂高,心脏早博早跳。都说从现在开始要注意锻炼了。你在练什么功?香功练了几天,坚持不下来。我在练法*轮功,好象也没有办法坚持下去,太忙了。都说工资太低了,养不活人啊!子女很花钱,单位效益不好,医疗费很困难。谈着谈着,戚润物忽然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他们说的也许都是真话,但是总给人以假话的感觉。这不是二十年没有见面的老同学要说的话。说这种话没有精神,还不如刚才刘先生他们的话题令人振奋和增长谈兴。

戚润物说:“好了。你光是叫苦我们就不用谈了。明摆你是很发达的样子嘛。”

老张说:“戚润物啊,你这个人真是典型的书呆子。我发达什么?工薪阶层发达什么?穿着只不过是表面现象。大老远地来看老同学,怎么也得穿好一点吧?”

戚润物说:“书呆子就书呆子,总比你的滑头滑脑要好。”

老张说:“我滑头吗?我不远千里跑到武汉来看你,我还滑头?”

戚润物说:“就是滑头嘛。你远道而来请我吃饭,我表示感谢。可是我还是觉得你好象不是在请我吃饭。”

老张说:“看看,宴席还没有散,就说不象请你吃饭。”

戚润物说:“少来了!我就是感觉不象。对于你的真实意图,我始终都有隔靴搔痒的感觉。”

老张说:“哎呀我真是冤啊!我哪里又什么意图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