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李开玲说:“这就累了?你去问问吴仪同志累不累?撒切尔夫人累不累?英国女王累不累?人家不比你操的心多,不比你的工作忙,可人家一个个总是光彩照人的。”

戚润物只好服输。好在戚润物的服装有限,试穿次数也就有限。最后,戚润物穿了一套铁锈红的西服套裙,里面是茶色衬衣;黑皮鞋,茶色长统丝袜。李开玲为戚润物化了淡妆。打了一层薄薄的肤色粉底,涂了唇色口红,修理了乱眉,加深了眼线。这是戚润物人生第一次认真的细致的乔装打扮。在打扮的过程中,戚润物始终都有可笑之之感。等到打扮停当,李开玲把戚润物带到穿衣镜面前,戚润物只觉得眼前一亮,她楞了。穿衣镜里面是一个风韵正好的女人,身段适中,面貌端庄,端庄之中含着几分妩媚。这女人穿着简直无懈可击。西服上几道深红色的缎带勾勒出了她的腰身和胸bu,那华丽的光泽呼应着她眼睛,皮肤和头发的光泽。这光泽随着步态的摇曳而摇曳,散发出女性之馨香。这光泽在女人周身闪动着。这光泽是香香的。戚润物清晰地闻到了。戚润物百感交集。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望着自己呵呵地傻笑起来。戚润物恍若隔世地想起了从前的一天。那天她穿着一双破旧肮脏的拖鞋,皱巴巴的睡衣外面套着一件松弛的毛衣,毛衣的图案杂乱刺眼。她头发胡乱刺楞着,青黄不接的脸上布满懊恼的皱纹。那天她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想起了小保姆白三改的乳房,她是多么痛苦啊!她记得她砸碎了镜子。她歇斯底里地叫到:我要杀了他!只有杀了王自力我才解恨!

现在,镜子里面的这个女人不想杀王自力了。杀人那是胡说。她有更好的办法来惩罚王自力。其中办法之一是她要生活得比以前更好。这个女人变得年轻了,漂亮了,更加自信了。见你的鬼去吧王自力!

当戚润物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晚餐的日期又变动了。老张称呼他外甥的朋友为刘总。他说刘总去了香港还没有回来。他们要等刘总回来。其间老张的外甥来过好几个电话。他说:戚老师,我非常地崇拜您。他说:我已经在武汉“海皇帝”海鲜城预定了包间。戚润物对“海皇帝”一无所知。李开玲却知道“海皇帝”是武汉市最豪华最昂贵的一家海鲜城。名声在外,号称武汉市餐饮界宰人的第一把尖刀。一桌酒菜吃下来,少则上千,多则上万。就是王自力请客,一般也不会去那里。戚润物得知情况,更加吃惊。她打电话问老张。老张说他不知道,让年轻人们去安排好了。老张说请你吃饭当然是要去最好的地方了。然后,又是老张外甥的朋友刘总来电话了。刘总自称小刘。小刘对戚润物特别客气,客气得敬畏,从他在电话里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就感觉得到他一定是立定站着,微微弯着腰,毕恭毕敬得利害。他说:“戚老师啊,我是久仰您了。谢谢您给我一个机会见您。”又一次电话是从香港来的。小刘说:“对不起啊,戚老师,我在香港的日程有一点变化,要推迟几天回北京。因为董特首,就是董建华先生啊,他要推迟几天回到香港,我们约好了要见一面的。所以只好抱歉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