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好了好了。你就别说了。我哪里有什么成就啊。”

“咱们说好了。下个星期六我去武汉,到了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没有问题。”

“哎呀,戚润物,真想看看你呀。”

“我也很想念老同学呀。”

“你这个著名的专家要给我一点面子啊,到时候多和我的外甥他们聊聊,鼓励鼓励年轻人,他们也许要你提字签名什么的,请一定不要拒绝。”

“老张啊,你这不是笑话我吗?好吧,我不会拒绝年轻人的。”

“谢谢了。再见。”

“再见。”

电话挂上以后。戚润物久久地坐在一边,支颐凝思,一会儿笑笑,一会儿又笑笑。戚润物与北京的老张同电话的过程中,李开玲坐在一边织毛线。从戚润物单方面的话语里,她能够听出对方说了一些什么。李开玲毕竟在公司做了好多年,她懂得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她觉得这个老张的晚餐来得有一点名堂。当然,李开玲不会干涉戚润物个人的事情。她静静地织自己的毛衣。猜测戚润物可能是与这个老张有过一段交情。现在戚润物正是需要感情的抚慰。这个晚餐来得也正是时候。

半晌,戚润物清醒了过来。她突然开口说话,把李开玲吓了一跳。

戚润物说:“开玲,你要帮我设计一下形象。”

李开玲说:“是为了这顿晚饭吗?”

戚润物说:“是的。”

李开玲轻声细气地问戚润物:“这个老张是你大学的同学?”

戚润物说:“是的,你听见了。”

李开玲说:“我是说你们在大学是否有交情?”

戚润物说:“嗨,你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和老张不仅没有交情还有一点过节呢。”

快乐的戚润物把她与同学老张在大学的故事滔滔不绝地讲开了。原来老张与戚润物在班里旗鼓相当,两人一直在暗中较劲。以致于在毕业分配的时候矛盾公开,两人当面怒斥对方的狼子野心。后来老张倚靠家庭关系,被光荣地分配到了国家部委机关,而戚润物则被分配到了地方研究所。戚润物还哭过好几次鼻子呢。幸亏机构调整,老张所在的某部不再管理粮食储备系统,否则,戚润物有可能和老张发生再次的矛盾。

李开玲说:“这么说来,老张忽然这么兴师动众地请你吃饭就有问题了。我就是觉得他说话玄乎得很。藏头露尾的感觉。”

戚润物不这样看问题。戚润物说:“开玲哪,你这个人是过于小心了。老张没有问题,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老同学了,二十年过去了。我与他也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了。他还会有什么别的意思呢?想念同学而已。咱们不要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李开玲说:“反正我的感觉不对头。你们一个班,同学也不少吧。为什么他不去请别人吃饭,眼巴巴地飞一千多公里到武汉来?”

戚润物得意地说:“那是因为我有成就啊。我在我们的行当里是著名人物,你知道吧?看望老同学也要看望值得一看的人嘛,这种心理我还是可以理解的。”

李开玲没有话说了。在某些方面,戚润物永远是一个女孩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