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这种直接表达个人情感的对话显然两个人都不习惯。戚润物艰难地把话说完,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李开玲说:“用不着这么客气。你对我的接受和对我的信任,也是我这辈子感到最舒心的事情。”

李开玲说着就去王壮掖被子什么的,她的手在发颤。

她们不敢对视。但是既然开了头,戚润物还是想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完。戚润物看着别处说:“我和王壮一样,生活能力很弱的。只怕是离不开你了。”

李开玲抚摸着王壮的额头说:“放心吧,只要你们愿意。我就和你们待上一辈子。”

一个宁静的夜晚,几句女人之间的细语。看起来很很普通的。可是它们从一个女人心里头直接出来到达了另一个女人的心里头。这就不普通了。这个国家几千年来的处世哲学里充满着韬略,含蓄和暗示,人们一般是不会直接以心换心的。戚润物和李开玲却勇敢地做到了。女人的话语鸿毛泰山,一言九鼎,也就是女人的承诺了。

六猜猜如今谁请你吃晚餐

1

戚润物物色到艾月的这一天,事先并没有预兆。

戚润物物色她所谓的“糖衣炮弹”已经很久了。所谓很久是相对的。时间距离也就是五个月还不到。但是时间的推移是可怕的,它在驱使戚润物一步一步远离仇恨,一步一步趋近离婚。王自力的离婚要求越来越强烈,他最充分的理由是离婚首先是戚润物提出来的,戚润物不能不信守自己的诺言。戚润物几乎有一点顶不住王自力的质询了。戚润物这个人一向严谨和自尊。在她的感觉中,她的个人信誉肯定要比离婚这件事情重要得多。戚润物已经好几次提请李开玲注意她的行为。她忧心忡忡地说:“我这个人该不是有一点赖皮的味道了吧?”

李开玲说:“没有。同意离婚和什么时候离婚是两回事情。反之你是下了决心要离的对吧?”

戚润物说:“当然。他跟家里的小保姆睡觉了。这是绝对不能够原谅的!”

李开玲说:“那不就结了。你又没有变卦。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有些夫妻打离婚,打十年二年的都有,你这才几个月?”

戚润物稍微释然。她自我安慰说:“是我提出的离婚。我会离婚的。我只要为民除害,要教育教育这种男人。我只是需要时间物色一个能够和我合作的姑娘。”

对于戚润物的“糖衣炮弹”计划,李开玲始终觉得太书生气。每次戚润物嘀咕她找不到合适的姑娘,李开玲都要笑话她。李开玲说:“算了吧,你太书生气了。什么计划,完全不现实。”

戚润物在这一点上非常固执。她说:“不,我坚信我的设想有成功的可能性。我搞了半辈子科研了。我懂得,不敢假想就没有创新。假想是可以成立的。一般看起来越是不现实的假想越是具有隐秘性。王自力不是一个傻瓜,他已经准备好了给几个钱打发我。他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会采取糖衣炮弹计划的,只要物色到合适的姑娘,我们将会一举成功。到时候,他要哭都来不及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