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李开玲说:“是的,绝对的。我敢说至少是城市里的女性没有人再用什么月经带了。时代早就进步了。早就有更适合女性的用品了!我奇怪的是,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戚润物说:“我怎么会知道呢?这和我的身份有什么关系呢?和王自力又有什么关系呢?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怎么可以知道呢?”

李开玲说:“就算没有人告诉你,电视里面的广告你都看见了吧?”

戚润物说:“我不看广告。我根本就不看什么电视。就是偶尔看一看,我也不会往心里去。现在广告的东西多得去了,难道都要买来用一用不成?”

戚润物瞪着李开玲说:“我哪里有时间呢。我要工作,要写论文,要照顾王壮。我哪里有时间呢?”

李开玲真是百感交集。没有人关爱的女人就是无法与时代同步。她太同情戚润物了。她说:“好了。我明白了。”

李开玲的表情和语气触动了戚润物心底深处的某种寂寞。戚润物的寂寞开始苏醒。她咀嚼着回味由李开玲唤醒的种种情绪,觉察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凄楚。戚润物的眼睛不再像平时那样模糊恍惚,大而化之了。平日里戚润物的眼睛总是含糊的,不习惯与人对视,就象无所事事在大街上闲逛的孩子。戚润物的眼睛开始聚焦。开始有针对性,有目的性。戚润物看见了李开玲。发现了李开玲。她发现李开玲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女人。她无论是上楼下楼,进进出出,弯腰起身,还是在阳台上晾晒衣物,她都是飘逸的和柔软的。她像狐狸,像蛇精,是细雨,也是微风。具有这些品质,女人就是一百岁也是好看的。唯一使女人免受年龄伤害的护身符就是女人的个人品质。戚润物明白了。戚润物明白得太晚。但她到底还是明白了。

李开玲替戚润物买回来了一袋卫生巾。戚润物将卫生巾收藏到她的卧室,晚上在台灯下面仔细地阅读和研究包装袋上面的说明书。然后,戚润物就象一个初潮来临的小姑娘,欣喜而又害羞地使用了这袋卫生巾。母亲为女儿缝制的人造革月经带终于被戚润物放弃了。她把它们卷了起来,放进了箱子的最底部。就如历史一般融入了以往的岁月。而戚润物从以往的岁月中脱颖而出。

在一个晚上,夜深了。李开玲还坐在王壮的床前,摇晃着身子,若有若无地哼唱着王壮喜欢的那支摇篮曲。李开玲的头发已然一丝不乱,衣着依然整洁如新。她像一枝永不凋谢的花朵。

正在看书的戚润物忽然心念一动,对李开玲的感恩之情油然而生。戚润物放下书,来到隔壁的房间。她看着李开玲光滑流畅的侧影,心想有一个比喻也许不恰当,但她还是要把它说出来。戚润物叫了一声“开玲”,然后有一点羞涩地说:“你真像一枝永不凋谢的花朵。”

李开玲扭过脸来,对戚润物淡然一笑:“什么花朵,一棵草罢了。”

戚润物说:“是花朵。”

戚润物说:“我要告诉你两句话:首先,你是一个花朵般美好的女人。另外,我衷心地感谢你来到我们的生活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