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3

女人是被女人领引前行的。作为女人的戚润物被李开玲带上了回女人之家的道路。

作为女人最隐秘最个人的私事,无疑是每月的一次例假。一般戚润物都是自己处理,除了初潮时候有母亲的指点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过问这种事情了。戚润物是副研究员,是高级知识分子,是国家的专家。在粮食储藏这个领域,她是非常受关注的。但所有这一切都不表示她的例假会有任何人关心。戚润物至今使用的工具是从前的月经带。戚润物的月经带还是十几年前,她母亲为她缝制的几条。戚润物还清楚地记得,十几年前的某一天,她收到了母亲从上海写来的平安家信。信的最后有一条喜讯,说是她哥哥从沙发厂里弄到了一块质量很好的人造革皮子。她母亲准备把这块皮子缝制成十几条月经带,然后分别送给女儿和媳妇。这种月经带肯定比商店里出售的要好用和结实得多。母亲说她只有用这样的实际行动来支持戚润物,减少她用于个人琐事的时间,以她便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科研工作。以便她为祖国做出更大的贡献。以便她尽量地为祖国争光,为党争光。事后不久,上海寄来了包裹。戚润物收到了母亲精心缝制的几条月经带。戚润物很高兴从此不必再为购买月经带而操心和跑腿了。所以,这几天月经带就一直使用到了现在。

李开玲来了之后,戚润物当然还是继续使用自己的个人用品。因为小保姆白三改死活不愿意洗涤戚润物的月经带。戚润物因此知道,这种东西一般是自己洗涤比较好,有许多人是有禁忌的,认为洗涤了别的女人的血迹,就会不吉利。戚润物当然也没有让李开玲洗涤的打算。使用完毕之后,戚润物关在卫生间,自己三把两把就洗了。然后挂在衣架上,用一条毛巾遮盖着晾晒。是李开玲从戚润物晾晒的东西上看出了那是什么。好脾气的李开玲居然都沉不住气了。

李开玲说:“戚老师,这是那东西吗?”

戚润物吃了一惊,甚至很有一些不好意思。她以为李开玲要提出洗涤的问题,她慌乱地说:“我自己洗好了。我自己洗好了。”

李开玲说:“不是谁洗涤的问题。我是说你还在使用这种带子?”

戚润物说:“当然。我还没有绝经。”

李开玲哑然失笑。李开玲说:“我的天,我向毛主席保证这是一个奇迹。”

戚润物说:“什么奇迹?”

戚润物一点都不明白李开玲的意思。她压根都不知道女性经期的卫生用品已经经过了一场巨大的革命。从九十年代初开始,女性纷纷使用新型的卫生巾。各种卫生巾很快风靡了全中国。原来出品月经带的厂家全都倒闭和转产了,报纸上曾经报道过这样的新闻。谁能够想象和理解一个居住在大城市的女人,一个年轻的副研究员,还在使用她妈妈十几年前给她缝制的人造革月经带!

这一下是戚润物非常吃惊了。她说:“什么?几乎所有的女性都不用这种东西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