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尤其是在大将军饭店与王自力交锋之后。若干天里,在戚润物眼前挥之不去的不是王自力颓败的模样,而是打扮入时的姑娘们那挺拔的身姿和步态。是弹琴的女孩子那跳跃的象牙一般的手指。是氤氲的香气。是瓶插鲜花。是水晶吊灯。戚润物把自己的感受说给李开玲听了。她说她本来针对的是王自力,可是另外这些东西却让她难以忘怀。她说好看的东西就是好看啊!她说现在的女孩子就是好看啊!

戚润物不再象从前那样根本就没有聊天的对象。王自力总是不在家里。家里是王自力的驿站和旅馆。他总是行色匆匆,不可能与戚润物闲聊。在研究所就更加不可能了。戚润物在工作的时候绝对不要闲聊。二十年来已经形成了铁的规矩。戚润物不和人家闲聊,人家也不会找戚润物闲聊。如果哪一天,哪怕是在食堂,戚润物突然与人闲聊起来,研究所的人不以为她出了毛病才怪。幸亏戚润物家里有了李开玲。

李开玲不对戚润物大惊小怪。只要戚润物愿意,李开玲就会与她聊天。李开玲把戚润物当成了一个小女孩。一个需要大姐调教的小女孩。李开玲说:“是啊。现在的女孩子就是好看。她们从小营养好,身体长得高挑,皮肤又滋润。还有各种名牌时装,首饰和化妆品供她们挑选,怎么能够不好看呢?”

戚润物说:“可是我以前是最反感谁化妆的。”

李开玲说:“我以前也是的。可到公司工作以后,我的想法就不同了。和那些年轻姑娘们在一起,你的观念就会有改变。人到中年的妇女,身段和皮肤都在走下坡路,你不使用一点化妆品,不穿戴整齐一点,人家就是不爱理睬你,你就是不能够给别人信任感。”

戚润物说:“问题有这么严重吗?”

李开玲说:“有的。

戚润物说:“举个例子证明一下。”

李开玲说:“比如空中小姐。现在我们中国一律是要年轻姑娘。你可能还不知道,现在火车上的列车员都要年轻姑娘,通勤车的售票员也要年轻姑娘。这就是因为中国妇女自己不争气。有了一点年纪就放弃了自己。我送女儿去法国,看见人家的飞机上的空姐就有大嫂,甚至有奶奶。但是人家的个人形象都保持得非常好,妆化得很漂亮,穿着也很漂亮。比起年轻姑娘,她们的稳重,温柔,体贴和妩媚更为乘客所欣赏。所以社会当然也就重视她们。”

戚润物说:“嘿,你还颇有研究呢。”

李开玲说:“那可不是。”

这是女人之间一些琐碎如细雨的闲聊,淋湿的却是戚润物对世界的观照。终于有一天,戚润物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她说:“开玲,你看我是不是太不讲究了?你看我这件睡衣是不是太不象话了?”

李开玲说:“谢天谢地。你总算开窍了。你岂止这件睡衣不象话呢?”

戚润物说:“那我们上街卖衣服去。”

很少逛商店的戚润物在李开玲的陪伴下开始逛商店了。李开玲调动了她的全部经验,为戚润物精心地购买了一些服装和化妆品。日子不长,戚润物自动改口,她不再说“我的雪花膏”,而是说“我的润肤露”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