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后来,王自力开上了他们公司的小车。王自力这样性格的人难免好赶潮头。社会上一流行老总自己驾车,王自力就学了车,拿了驾照,让司机坐公共汽车上班,他自己驾车送自己上班。忙起来的时候,一手扶方向盘,一手接电话。这样王自力就会在一路羡慕的目光之下开始一天的工作。戚润物对流行的时尚没有一点感觉。她问王自力:“你们公司的司机病了?”

研究所里的人与戚润物开玩笑,说戚老师的老公当老总了,自己驾车了,戚老师可以坐丈夫开的小车,当一回时髦的老总太太了。戚润物说:我不稀罕。戚润物是真的不稀罕。王自力一再邀请戚润物坐他的便车去上班,都被戚润物拒绝了。在戚润物看来,现在在中国坐小车,不是领导就是商人。不是沾染了权力之气就是和流露出摆阔之气。戚润物不愿意在自己身上冒出以上两种气息。戚润物骑自行车,十分钟就可以到达研究所。骑自行车又方便又自由又不污染环境又锻炼了身体还显得很朴素。戚润物肯定要坚持骑自行车了。

二十年来,戚润物一直骑着自行车上班。每天如此。她穿过风雨,穿过晨昏,穿过四季。路边的小树在她的车轮旁边渐渐地长成了大树。在研究所人们的眼里,戚润物是永恒的。就象时钟,在她自己的轨道里,每天以同样的姿态经过同样的地方,给人以年年岁岁的感觉。只是这岁月还是在悄然褪色,颜色渐渐地发灰和陈旧。让人猛看一眼,也怅然觉出红尘易老。而戚润物则看不到自己,她永远游离在红尘之外。

忽然,戚润物家里发生了一个故事。她的丈夫王自力偷睡小保姆。绝对的丑闻一桩。戚润物再也无法稳稳当当地骑着自行车去上班了。她病倒了。岁月停顿了一下,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2

在戚润物自己意识不到的情况下,她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

首先,戚润物跑到大街上,激烈地痛斥了王自力一顿。现场的围观者众多,戚润物居然越说越起劲。这是戚润物生平第一次做出这种非常张扬的不顾体面的事情,简直有一点像鬼魂附体。

接着,李开玲出现。戚润物又不得不与素昧平生的李开玲开始交往。

再接着,戚润物六进“麦当娜”夜总会。

再接着,她与王自力相会在大将军饭店。对于戚润物来说,所有这些事情全都是陌生的。是意想不到的。事情总在节外生枝,一环套一环,戚润物不得不去应付这一切。

现在,戚润物已经同意接受别人的邀请出去吃饭了。她还参加了各种聚会,积累了大把的名片。她也偶尔在周末的晚上,参加同事们打麻将,听听他们的张家长李家短是怎么回事。戚润物最初的目的很直接,就是想通过各种机会物色一枚“糖衣炮弹”,以便狠狠打击王自力。然而在物色人选的过程中,戚润物往往把物色人选的本意给忘记了。她不知不觉地参与了比较广泛的社会生活。不知不觉的接受了一些新的东西。对生活产生了新的认和看法。春风挡不住,一夜入墙来。好事可以变成坏事,坏事可以变成好事,这就是生活的辩证法。你不相信就是不行。后来,戚润物夜半醒来,想想这几个月自己的生活,大有做梦之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