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王自力忍不住大笑一声。“好了,我是从理论上说说,我并不会那么去做。”

戚润物说:“怎么没有?白三改也一定是爱你的。”

王自力说:“看看,又提这事了吧?但是我实话告诉你,的确是她非常主动。否则我是不会犯这个错误的。毕竟她是一个小保姆,还是很丢人的嘛。”

戚润物说:“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了:你有多少钱?或者说目前我们家有多少积蓄?”

王自力一楞:“你是担心我不给钱你?这是不可能的。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我会养活你和儿子一辈子的。你们一辈子的温饱已经不成问题了。至于多少钱,我自己都没有弄清楚过。”

戚润物说:“这就是说,其实我从来都不知道你挣了多少钱?”

王自力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更没有必要知道得那么清楚。”

戚润物说:“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是政府委派的老总,不是私营的老板,你不要太贪心了。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但愿你好自为之。”

王自力说:“这我当然明白。你放心好了。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养活你和儿子。”

戚润物说:“谢谢你。我自己能够养活我们母子。”

戚润物不再说话。她低下头去吃时鲜水果盅。她一口气把水果吃完了。她一贯不愿意浪费食物。

话到这里,已经是结尾的时候了。王自力殷切地注视着戚润物,等待着她给一个最后的结论。他以为戚润物马上就要谈到离婚的具体打算了。他眼珠都不错地看着戚润物一口一口吃水果,每一口都盼望她尽快吃完。当戚润物吃完水果抬起头来的那一刻,王自力简直是紧张万分,心都要从口里跳出来了。

戚润物从容不迫地对王自力说:“结婚十几年,今天我终于对你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对于你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你可以暂时不回家。但是,我不想离婚了。”

王自力僵住了。他一败涂地,片甲不留。

戚润物走了。酒吧小姐给王自力送来了帐单。加上王自力要的一盒香烟和百分之十五的服务费,一共是两百八十八块钱。王自力失去了绅士风度,他暴跳起来,吼叫道:“我操!怎么他妈的这么贵?”

戚润物回到家里,什么都来不及做,首先就是要上厕所。尽管戚润物比较土气,不敢在五星级的饭店里上厕所。但是事实证明今天的结果是戚润物赢了,王自力输了。

五最难得的境界还是在人与人之间

1

人是会变化的,戚润物相信这一点,但是她的相信是针对一般人的。一般的年轻人和犯了错误的人。戚润物想都不会去想自己会有什么变化。戚润物已经有了一定的年纪,一定的成就,一定的社会地位,形成了一整套自己的学术观点,生活习惯和世界观。戚润物早上要吃泡饭,饭后要上厕所,上厕所要拿一本杂志。这是没有办法更改的事情。一碗开水泡米饭,一样两样小菜,半个咸鸭蛋,这当然是世界上吃得最舒服的早点了。一个人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就是他影响和改变别人的时候了。戚润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仿佛泰山顶上一青松。每天早上,戚润物睁开眼睛就打开伴随了她多年的小半导体收音机,她要听新闻联播。她的梳洗五分钟即可。她的牙呼啦就刷了,脸呼啦就洗了,短发呼啦几下就算梳过了。雪花膏是一边走出卫生间一边在脸上抹的。到了餐桌前,雪花膏已然抹毕。泡饭吃罢,厕所上罢,杂志看罢,套上外衣,骑着自行车去上班。自行车的网兜里放着黑色公文包,悠然地前行。人造革的黑色公文包已经绽开了许多的小裂缝,它们干扰不了戚润物。只要它们能够继续使用,戚润物就会悠然地前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