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戚润物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坐在这种地方,受到这种环境的影响,让人有一些感慨。好象我已经很落伍了。我想问的问题是想了解一下当前的社会现实。”

这就是书生气。书生气对离婚这种俗事是有好处的。王自力慷慨地说:“好吧,你问吧。你一向是一个好学的人。”

戚润物说:“你认为,现在的社会,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

王自力说:“我坦率告诉你吧:是金钱和权力。”

戚润物说:“多大的权力和多少金钱?”

王自力说:“权力嘛,如果要当干部,至少要上省级吧?如果要做企业,至少要做董事长兼总经理。金钱嘛,当然是多多益善。至少嘛,要上百万吧。”

戚润物说:“谢谢。现在的男人怎么看待离婚?”

王自力沉吟了一刻,小心翼翼地回答:“现代社会,离婚和再婚都不是一件特别的事情。日常生活而已。我们中国过去的婚姻质量不高,现在的离婚有那么一点反思的意思。”

戚润物说:“谢谢。何谓婚姻质量呢?”

王自力回避说:“你不用每答必谢。咱们又不是搞记者采访。咱们是闲聊。探讨一下社会现状而已。你的这些问题对我也很有启发。”

戚润物说:“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王自力有一点如履薄冰了。他说:“我看一些杂志上这么说,高质量的婚姻主要是指夫妻两人在精神上有饱满的感情和在生理上有和谐的性生活。”

戚润物说:“孩子在婚姻中的地位呢?”

王自力战战兢兢地说:“孩子应该是爱情的结晶。不过孩子总归是父母的骨肉,与父母的关系不会随着婚姻关系的改变而改变。”

戚润物没有在意王自力的态度。也没有把理论上的探讨联系自己的实际。她没有问题了。她有一些索然寡味的样子了。她对王自力说:“算了算了,谈理论太累了。说一点通俗的话吧。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

王自力笑了。王自力说:“一般说来,是的。”

戚润物说:“可以理解。那么男人从心底里是不是觉得他这辈子还是多睡几个女人的好呢?”

王自力顺溜地说:“当然了。”

戚润物说:“哦?”

王自力连忙解释:“你听我说,要是寻找理论根据,我们可以去读弗洛伊德。”王自力一边说一边这么想:索性就给你上一课吧。王自力果然自以为是起来了。他说:“要说通俗的社会心态,那就是我说的这样。所谓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又所谓千金买一笑。其实我们现在的婚姻制度也是自欺欺人。说是一夫一妻制,可又容许离婚,而再组合的概率是无限的,实际上还是造成了群婚。制度本身就不合理,我们还在那儿穷讲究什么?像我这样的优秀男人,多有几个女人爱我,我多爱几个女人,不是很合情合理的事吗?我是不是有一点儿厚颜无耻了?”

戚润物说:“非常地厚颜无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