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王自力恨不得站起来,扭头便走。可他知道那不成。那样是万万使不得的。他不能惹恼她。在一张大红的纸片上,他们两人的照片和名字联在一起。他扭头走了那纸片还又法律效果。所以他怎么也不能走。他要顺利地离婚。

王自力说:“当时的还能有什么好想法?人都失去了理智,只看得见她的年轻丰满,再加上她又主动,当然就是满脑袋流氓念头了。哪里想到这一失足便成千古恨呢。”

戚润物说:“你少来这一套!”

王自力说;“说真的,我的心都碎了。世界上又没有后悔药卖,如果有,花多少钱我都不眨眼。”

酒吧小姐过来了。对她们继续使用最表面化的亲切语气:“小姐,先生,你们还要一点什么吗?需要加水吗?”

戚润物和王自力的交谈被人为地打断了。他们都点头,表示愿意加水。在小姐加水的过程中,他们都挪动了一下屁股,换了换坐姿,四处闲看了一下。大将军饭店的大堂作抽象的舰艇状,基调是白色的,很纯洁的感觉。钢琴也是白色的。很纯洁的钢琴。一个身着长裙的女孩子提着裙边走过来,打开了琴盖,放好琴谱,目不斜视地弹奏起来。她弹奏的是《致爱丽丝》。大堂酒吧里人还真是不少,三三两两,成双成对,坐在沙发里,轻言细语地交谈。有几对是在谈离婚又有几对是在谈结婚呢?这五星级的饭店里,男人都是衣冠楚楚,气宇轩昂,皮鞋尖亮得晃眼,并且他们大多数是中年男子。而女性绝大多数是年轻姑娘。一个个粉面朱唇,香气扑鼻,故意穿黑或者穿灰或者穿咖啡,为的是强调自己的年轻和好身材,她们确实也达到了这个效果。戚润物显然就感到了无形的压力。在穿着打扮这一点上,戚润物就很没有学问。她年轻时候的课程中压根就没有这一课。戚润物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着女孩子们走过去。女孩子们根本就无暇去看戚润物。她们的眼睛忙碌在她们自己的领域里。戚润物的落寞和感伤想要隐藏也不容易。一切都被王自力看了个清清楚楚。王自力选择谈话地点是经过了再三考虑的。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思想解放是需要环境和气氛来给予暗示的,就象人们需要到先进的地方参观学习一样。这不,戚润物果然就受到暗示了。王自力在一旁想:不管怎么说,戚润物这个人还是比较淳朴和老实的。这么一想,王自力不觉又生出了对戚润物的一些怜悯。现实就摆在面前:男人正是好时候,女人已经过时了。王自力想:只有在离婚的时候多给她一点钱了。

王自力对戚润物说我要一下洗手间,你呢?戚润物连忙摇摇头。戚润物喝了这么多水,也需要上洗手间了。戚润物主要是不好意思在大堂走动。再说她还不知道洗手间在哪里,进去要给多少钱。总之,不去算了。忍忍吧。戚润物干脆就去看那弹琴的女孩子。女孩子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就象小鸟在电线上跳跃。那是多么美丽的闲适的跳跃啊!

这一个回合,似乎又是王自力小胜。

谈话在钢琴曲《童年的回忆》中继续展开。

戚润物说:“王自力,离婚的问题今天我要谈的。今天我就是来谈离婚的问题的。但是在这之前,我想问几个简单的问题。”

王自力警惕地说:“什么问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