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王自力说:“她应该表现好一点。能够伺候你是她前生修来的福气。她是一个明白人。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早就应该下岗了,她的女儿还能够去法国留学吗?她傲气,不要那个男人的钱。可如果没有我,她恐怕已经饿死了。现在是她报答我的时候了。我一直把她留在公司就是准备要把她留给你和儿子的。这个人很会生活,料理家务是没有人好比的,嘴巴也很紧,心里很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是现在的社会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保姆。”

一个不当心,王自力蹦出了“保姆”这个词。说完王自力就拿巴掌打在自己的嘴巴上。掌嘴也来不及了。戚润物果然就想起了小保姆白三改。她说:“对了。你把白三改弄到哪里去了?”

王自力说:“我的姑奶奶,你饶了我行不行?就算我对不起你了。”

戚润物说:“就算?”

王自力说:“就是,就是。”

戚润物依然说:“白三改呢?”

王自力说:“给了她一点钱,让她回乡下去了。不过她说她还是要出去打工的,你不要去找她。”

戚润物说:“我找她做什么。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搞她?”

王自力把眼睛往向别处。他想这一关他肯定是逃不过去了。王自力只好把眼睛又调了回来,看着地面。向蒙古黑的大理石地面作沉痛的检讨。“我检讨。我现在正式向你检讨。我这个人堕落,流氓,我他妈的的真不是东西!我认真检查了自己的世界观,发现自己的确有很多糜烂的资产阶级思想。我太对不起你了。我实在是配不上你。你提出要跟我离婚,开始对我的打击很大,一时间接受不了。后来我想通了,我是不配和你在一起生活。你马上就是研究员了,中央领导都那么重视你。我太丢你的人了。你这么一个高尚纯洁的人和我在一起实在是太不公平。那就离吧。咱们好离好散。物质上的一切都好说。只是在精神上你就彻底解脱了。”

戚润物与外界接触太少,电视也看得太少,不然她就会发现王自力的又一条大缺点,这就是:贫嘴。王自力是想装出沉痛的样子来的,但说着说着就有一点贫了。现在从北京到外省,从中央电视台到地方电视台,男人正在流行贫嘴。人们都误以为贫嘴就是幽默和潇洒。男人现在就剩下一张嘴了。所幸的是戚润物对社会变化没有那么敏感。她憨厚地与王自力就事论事还自以为切中了要害。

戚润物说:“你的记性真不好,我记得你当时就表示同意离婚。”

王自力说:“那是气话,是要面子的。一个大男人,谁愿意当街被老婆甩了。现在是真明白道理了。”

王自力心里正有几分得意,戚润物却说:“你还是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搞一个小保姆。”

王自力说:“怎么又把话说回去了呢?求求你不要痛打落水狗了。我已经在灵魂深处挖了根子了。”

戚润物说:“我就是要知道你当时的真实想法。一个小保姆,耳朵根子都没有洗干净,你为什么要搞她?我就是不明白这一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