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王自力暗暗松一口气的精神状态已经被戚润物感觉到了。戚润物也暗自高兴。她希望她今天能够使王自力既有压力又放松警惕。她还希望王自力自以为是。男人一旦自以为是,就会尽力表现自己的坦诚与大度。问他什么他都愿意回答。戚润物再一次地告诫自己:要低调要笨拙要迟钝。要在低调笨拙和迟钝中小心地把握和操纵形势。

今天形势大好。王自力和戚润物双方都这么认为。

让王自力搅尽脑汁的问题是,他将如何把今天的大好形势维持并且发展下去,引导戚润物解放思想,利用戚润物对他的嫌恶,顺利地达到快速离婚的目的。离婚的确不是王自力首先想到的。因为他们的家庭一贯不错,戚润物在事业上也干得挺风光,最重要的是他们有一贯患有先天疾患的病儿子,他们都是有责任不离开儿子的,所以离婚不是王自力的事情。但是当戚润物在大街上斩钉截铁地宣布“我要离婚”之后,王自力突然觉得眼睛一亮,大有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的感觉。原来没有想到过离婚是不敢去想离婚,不敢去想的潜意识是渴望离婚。现在不是从前了。从前的一切都受制于环境受制于他人,找个老婆也必须首先考虑是否对自己的生存有利。现在王自力不愁生计了。作为一个男人,他有权力选择一个他热爱的女人,一个漂亮的干净的性感的对一切都是那么有感觉的女人。这女人一定不能成天拖一双脏兮兮的拖鞋。一定不要挠痒痒挠得忽忽作响,还喜欢掏出腋窝的味道来使劲地嗅。王自力应该可以重新生活一次。否则这一辈子他也太亏了!

自从戚润物提出离婚的要求之后,王自力天天都盼望戚润物拿出实际行动。但是王自力又不能操之过急,生怕惹恼了戚润物她又不离了。王自力还是了解戚润物的,人家看上去是应该平庸的不会修饰打扮的神情麻木的中年妇女,实质上人家是一个读书人。人家的书绝对没有白读。人家的思考能力和分析能力绝对是第一流的。而且大街上的疯狂也证明,人家也会撒泼。人家该刻毒的时候比谁都刻毒。王自力不能流露出渴望离婚的意思来。他要从形式上让戚润物感到是她在抛弃他,要让她占据精神上的优势。而王自力是一个被抛弃者,是一个做了坏事落得孤家寡人下场的臭男人;她是高尚和清洁的,王自力是低俗和肮脏的。只有把局面维持在这种状态,离婚才能够顺利进行。与读书人打交道,你必须弯弯绕。这种经验王自力还是有的。他不能坦诚布公,不能直奔主题,必须迂回前进,先拉一些特别家常的话,一些特别有人情味的话。

王自力说:“李开玲怎么样?”

戚润物不能暴露李开玲。她说:“就那样。”

王自力说:“她是不是还是以为她曾经是国家干部?还是不肯放下她的臭架子?她以为她是谁?落难的公主?”

戚润物说:“不要这样说人家。她做她的家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