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李开玲说:“戚老师。戚老师。你要知道,现在的年轻姑娘可没有把xiōng部窝起来啊。你比你年轻时候要好,可你比不了现在的年轻姑娘啊。你要知道,年龄是女人的致命伤啊!”

戚润物说:“是吗?真的是致命伤吗?”

戚润物走到镜子面前。照看着自己。她皱巴巴的睡衣。她松垮肮脏的毛衣外套。她邋遢的拖鞋,她来不及穿袜子的干黄的脚。她稀少的凌乱的头发。在这一晃而过的时间里,她的脖子长出了环状皱褶,皮肤上长出了黄褐色的斑点,她的眼睛松弛了,脸庞膨胀了。镜子里的这个女人没有可能用外表表达她美好的内容了。戚润物照了半天的镜子,扯了扯衣服,抓了抓头发,欲哭无泪。她把手里的梳子一把掷向镜子。她不是想击碎镜子,她没有使出多大的力气,镜子却哗啦破碎了。

戚润物对李开玲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李开玲知道。李开玲对戚润物洞若观火。李开玲就是被戚润物的笨拙和天真惹得心疼。李开玲因此而心疼戚润物怜悯戚润物。李开玲说镜子无所谓,我明天就去买一面回来。

李开玲要把自己悟出来的一切道理都传授给戚润物。女人的年龄是一个问题,但不是全部的问题。四十五岁的女人还没有衰老。男人不喜欢的是早晚都不梳洗的女人。他们不喜欢大肆地挠痒痒一直挠到腋窝之后还要把手指抽出来闻闻的女人。一个女人要有实用性。

戚润物不懂什么叫做实用性。

李开玲悄悄告诉戚润物:“就是要能够勾起男人的xìng yù。”

戚润物说:“天哪!那不成了妓女?”

李开玲说:“唉,你呀!”

李开玲恨铁不成钢地苦笑了一下。她到厨房去了。厨房里正烧着一壶开水。李开玲搅动了房间里的光线。一条细长的人影在光线里摇曳,很有几分婀娜。戚润物是缺乏李开玲的这种阴柔之美的,戚润物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可是李开玲不还是被男人抛弃了吗?戚润物再天真也不敢对李开玲指出这一点。她要爱护李开玲。要爱护这个如此爱护自己的人。戚润物若有所思地看着李开玲的背影。她想:其实用不着讨好男人。用不着刻意保养自己的性别。只须要和他们一样有经济实力,只须要和他们一样有事业上的成就,局面就会大不一样。

当然。有了李开玲共同磋商,戚润物处理问题就不那么冲动了。她不准备写那种高度简洁的离婚协议了。不准备去揪出小保姆白三改了。也不准备在王自力的公司当众出他的丑了。她要慢慢地来。要慢慢地折磨他。直至她物色到一位合适的女郎。要让王自力明白生活对女人残酷,对男人也同样地残酷。先生,请不要随便地伤害他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