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戚润物说:“我这就不能同意你的说法了。女人是不能随便辜负的。我要那个女人把王自力的钱财尽数地搜刮,让他连购买夜总会门票的钱都没有。”

李开玲就象安抚小孩子那样说:“好。很好。”

李开玲好脾气。她笑眯眯的,不与戚润物争论了。只要戚润物能够吃饭,能够睡觉,能够健康,能够上班,能够做王壮的好妈妈。这比什么都好。

接下来戚润物开始收拾王自力的东西,她准备立刻与他离婚。与王自力离婚了,一心一意地进行物色复仇女郎的工程。

幸亏她的身边有了李开玲。

李开玲说:“戚老师啊,看来你还是太不了解王自力了,太不了解男人了。”

戚润物说:“这话怎么说?”

李开玲说:“王自力现在是最盼望离婚的了。”

戚润物说:“为什么?”

李开玲觉得戚润物这个人真是憨厚可爱。李开玲给她解释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你们一离婚,他立刻就可以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结婚。他一旦结婚,你的糖衣炮弹工程就泡汤了。”

戚润物说:“王自力能够立刻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我就立刻可以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伙子。”

李开玲说:“快别说赌气话了。他找一个年轻姑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你却在一天天地人老珠黄。”

戚润物说:“什么?我人老珠黄了?我才四十五岁。我是我们所最年轻的副研究员。”

李开玲说:“是的,你的事业是很成功。但是作为女人,你毕竟四十五岁了不是?王自力为什么做这种丑恶的事情,其中的主要原因不就是小保姆年轻吗?”

不错。戚润物今年是四十五岁了。但是戚润物一直都没有觉察到年龄对自己有什么伤害。她知道一个女人四十五岁,有了家庭和孩子,她就不再应该和过去的情人重修旧好了。比如说她曾经拥有的吴畏。可是就戚润物个人来说,她的四十五岁与她的二十五岁有什么根本的不同呢?在戚润物看来,没有什么根本的不同。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真的是一晃而已,非常地快。要说有不同之处,那也许就是:现在四十五岁的戚润物比从前二十五岁的戚润物要更好。现在的戚润物身体并没有发胖,而且还功成名就了。现在的服装也多了起来。首饰也有几件了。当她穿戴起来的时候还是非常出众的。二十五岁的戚润物,整天穿一件老蓝色的春秋装。冬天就用“百雀灵”或者“万紫千红”香脂油抹脸,甚至还用三分钱一盒的哈蜊油。春秋用的是雅霜。夏天什么化妆品都不用,一张脸被太阳烤得流油。二十五岁的戚润物除了一定要考上大学是自己的想法之外,其他什么想法都没有,脑子里空空的。就连xiōng部发育了还觉得可耻,总是尽量地把xiōng部窝起来。那样的年轻姑娘又有多大的意思呢?比现在的女人简直是差老远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