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很难得激烈一次的李开玲直视着戚润物,激烈地说:“戚润物同志!在我走之前,我要告诉你几句话。你这种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你竟会如此地没有良心,没有文化,不通人情世故。我这个人是一个什么人,我也要你知道。我是一个普通人,这不错。从前我是一个普通的国家干部,后来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我靠自己的辛勤劳动养活自己。我靠自己诚实和苦干赢得大家的尊重和信任。我和王自力没有任何特殊的关系。但是他是我的老板,他需要我来你们家,帮你们家渡过暂时的困难,我就来了。这是我的工作,我要挣钱过日子。我看见你们的儿子独自一个人在家里,终日没有人来照料,我也是一个做母亲的,我的心软了。我想我应该好好照料他直到你们家请到合适的保姆。戚润物同志,不管你们俩夫妻吵架到什么程度,都不关我的事情。也不管你的精神毛病又多么重,你也不应该侮辱我。今天遇上你们夫妇,也算是我的一个劫数。王自力不是东西,你也不是东西。我总算认识了你们。我就是走出这个家门就被解雇,我就是从此没有饭吃,我的人格也是不容你们随意侮辱的。你们无非是暴富了,有了一点臭钱而已。我不在乎这一点臭钱。我很高兴现在就能够离开你们家!”

李开玲从来这么悲壮过,也从来没有这么流畅过。她说着说着真的是感到了由衷的高兴。李开玲这辈子也放肆一次吧。她想都不要去想,就把王自力给她的钞票信手拿了出来,朝着戚润物,一把甩了过去。钞票散开了,雪花一样飞舞在戚润物的身边。

戚润物用手拂开了眼前的钞票。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李开玲。这个名叫李开玲的女人在她眼里飞速地起着变化。在戚润物的生活中,大家永远一团和气,相互戒备。大家只会在背后说一些尖锐的话。这样一些率性的话你永远都不可能听到。其实你是渴望听到的对吧?其实你是渴望与他人肺腑相见的对吧?但是那是你内心深处沉睡的梦想。这么多年来,你的梦想就没有在现实生活中闪现过。

李开玲擦出了戚润物生活中的火花。

戚润物说:“你等等!我有精神毛病?谁说的?”

李开玲说:“有没有我不管。有,不能侮辱别人,没有,更不能侮辱别人。”

戚润物不好意思了。她应该说什么呢?她说什么才能够表达出她真实的心情呢?戚润物只好转换了话题说:“嘿,你的眼睛在变颜色。这是怎么回事?你有特异功能吗?”

轮到李开玲不知所以了。李开玲只好等待着戚润物更明确的表达。

戚润物说:“你的眼睛需要看医生吗?”

李开玲摇头。

戚润物说:“有科研单位发现你眼睛的奥秘吗?”

李开玲依然摇头。她依然等待着戚润物。

戚润物沉默下来了。过了一会儿。戚润物鼓起最大的勇气,对李开玲说:“是王自力在造谣说我有精神毛病对吧。我告诉你,我没有。你也看出来了我没有,对吧?王自力为什么要编造这样的谎言呢?他肯定以为我死也不会对你说真话的。可是我现在愿意对你说真话。白三改是我们家的小保姆。本来今天中午我要出差的,飞机出了一点问题,我回来了。王自力和白三改,他们就睡在我的床上。”戚润物捂住了自己的脸,她想嚎啕大哭,对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李开玲关上了房门,她回来了。她决定留下来。

戚润物说:“谢谢。”她真的哭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