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还有王壮。这个孩子在李开玲正难受的时候突然开口叫了她一声。

王壮叫道:“阿姨。”

李开玲惊醒了过来。“阿姨”这个称呼是李开玲久违了的称呼。她现在更多地被孩子们叫做奶奶。只有弱智的王壮才会给她这种亲切。李开玲走了过去,注视着王壮。王壮也光明正大地注视着李开玲。他的眼睛直率得象太阳也象月亮。李开玲给王壮冲了一杯果汁。王壮一口气喝光了。喝光之后他马上就评价说:“阿姨,你的水水,好喝!”

李开玲说:“谢谢。”

李开玲的心被王壮软化了。她是一个母亲。她不能丢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只有王自力回来了。只有戚润物也回来了。只有他们请到保姆了。只有孩子不再孤单不再挨饿了,李开玲才可以走掉。现在,李开玲没有别的出路,只有扎上了围裙,开始料理这个乱七八糟的别人的家庭。

3

戚润物是在苍茫的暮色中回家的。李开玲在阳台上已经探望了好几次了。李开玲与戚润物只是在公司里短暂地见过面。李开玲对戚润物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戚润物是一个大众化的女人。与很多同龄女人的长相都差不多。李开玲等候着戚润物。家里的饭菜已经做好。已经喂王壮吃过了。就等着戚润物了。李开玲有一点紧张。

戚润物回来了。独自一个人,背微微驼着,无精打采。比照片里的女人憔悴多了。

戚润物正要开门,李开玲把门打开了。戚润物被李开玲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走错了楼层,她转身又要上楼。

李开玲连忙说:“戚老师,这是你的家。我是李开玲啊。”

戚润物怔怔地走进自己的家。王壮的一声“妈妈”把戚润物彻底地唤醒了。戚润物说:“哦。李开玲。”

李开玲说:“你好。戚老师,我是来帮你们家料理料理的。你们工作都太忙了。”

戚润物没有以同样的友好态度回应李开玲。在这一天中,戚润物又一次地被弄傻了。他们家的小保姆不是白三改吗?怎么变戏法似的成了李开玲?李开玲是王自力公司的人。王自力又在搞什么把戏呢?

戚润物不解地瞅着李开玲,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她说:“你说什么?你来料理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幸亏李开玲事先知道戚润物的脑子出了毛病。李开玲对脑子有毛病的人是能够迁就和容忍的。李开玲和颜悦色地解释说:“王总让我来替你们家做家务,照顾孩子。我是下午来的。我已经喂王壮吃过饭了,也洗过澡了。饭菜还热着呢,吃吧。”

戚润物说:“白三改呢?”

李开玲说:“什么?”

戚润物说:“你少装蒜好不好?”

李开玲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戚润物说:“好!好好好!高明!”

戚润物跑进王壮的房间,砰地关上了房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