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王自力说:“家里的钥匙和两千块钱。其中一千元是我们家里这个月的日常开销,另外一千是给你这个月的报酬。公司照旧给你发薪。”

是的。李开玲明白自己因为什么难过了。其实王自力就是要她来给他们家当保姆。就算当保姆也没有什么。不就是现在提倡的家政服务么?李开玲难过的是王自力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还把一只男性巴掌放在她的肩上。李开玲希望王自力真的信任她,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一切,开诚布公地开给她高薪。李开玲能够接受的。她非常需要高薪。她愿意为自己的老板做家务。王自力这么绕圈子只能说明王自力自己认为保姆是一个下贱的活路。他要哄她接受一个下贱的活路。王自力到底把她看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王自力站起来了。他要出门了。出门之前王自力又想把他的男性巴掌手放在李开玲的肩上,李开玲巧妙地躲开了这只无耻的巴掌。

王自力说:“李大姐,我是没有办法活了。居然怀疑我和乡下小保姆。我是这样的人吗?我身边的漂亮女孩子还少吗?我动过她们的念头吗?李大姐你是最了解我的。我就不多说了。总之,这个婚姻肯定是破灭了。她已经提出了离婚的要求,我也同意了。你帮帮我,劝说她尽快地和我把手续办了。我现在才明白,如果要有婚姻,就一定要找一个好女人。就象李大姐你这样的人。”

无耻的语言。

请不要这样!李开玲想看着王自力的眼睛严厉地对他说。但是李开玲根本就做不到。她甚至还想摔门而去,说我不干!但是她更加做不到。可是要她接受王自力这种意味暧mei的笼络,她也做不到。李开玲唯一只有希望王自力尽快地离去,不要再回来。她把自己改变了颜色的眼睛低垂下来。她忍辱负重地答应王自力每天给他打电话。保证王壮每天的营养充足,带他外出散步一个小时。保证监视戚润物和催促她办理离婚手续。

李开玲连连说道:“好的。好的。好的。”

王自力终于比较放心走了。

李开玲抓起钥匙和钞票,喉咙哽咽着。这个被男人伤害了一辈子的女人又一次遭到了重创。

李开玲的确是夏天的最后一朵玫瑰。她差一点就被王自力气得晕倒,但是她最终还是把屈辱埋藏到了心底里。李开玲用了不太长的时间就缓过气来了。她认为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承诺去做。在她看来,生活就是这样的痛苦和复杂,微妙和意外。既然你要挣钱,你就要付出代价。既然你要保持信诺,你就要付出代价。既然你要做一个好女人,你就要付出代价。毕竟王自力一直在聘用她,使她这样的独身女人用有经济能力而得以自立。她还是应该报答王自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