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从绿树的穹隆里走过来的李开玲迈的是不慌不忙的脚步。她的处世态度永远都是不慌不忙的,有着天鹅的风度:身体挺拔着,举手投足有板有眼,眼神寂静得近乎迟缓,仿佛是对红尘的不屑。她就是这样地朝王自力戚润物的家庭走了过来。就象一个大使夫人要去接见外宾。

李开玲的眼睛是一个奥秘。它瞳孔的颜色可以随着主人的情绪而改变。当李开玲情绪好的时候,她的瞳孔是一池碧水,反之颜色就会变深甚至呈现冰凌状。李开玲的视力不佳,年轻的时候是原因不明的散光,不到五十岁就开始老花。李开玲这一辈子都是用感觉来判断是非黑白。她早已习惯自己的方式,所以她从来不戴眼镜。李开玲从绿树的穹隆里走了过来。一池碧水的眼睛有着与众不同的和善。她那鬓发花白的头发挽的是一个古典的发髻。这优雅贤惠的发髻配着一件削肩的高领中式夹袄。夹袄的领口上别了一枚镶钻扣花。镶钻扣花被在风中飘动的阳光照耀得光芒四射。照亮了宿舍楼许多人的眼睛。许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个矜持的,陌生的,古典的女人。不知是从哪一个时代走过来的女人。

这是一次偶然的机遇,却又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李开玲的人生将从此发生巨大的改变。命运降临之前,李开玲只有一点点忐忑不安,更多的是懵染无知的自豪。她只拎了一个随身的小包就离开了公司。她很平常地行走着,来到王自力的家里。

2

“哎呀李大姐!你终于来了啊!”王自力的热情十分夸张,就象过去的穷苦人见到了救星毛泽东。

王自力把李开玲让进屋来,请李开玲坐下,他忙碌着去为李开玲沏茶。李开玲被王自力的态度弄糊涂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王自力表现出非常的家常热情。李开玲有一点受宠若惊。李开玲抢过了茶杯自己去沏茶。李开玲说:“王总,你不要太客气了。”

王自力说:“不,李大姐。我是一向都非常尊重和钦佩你的,真的,我非常喜欢你的性格。只是平时在公司,大家都公事公办,我作为一个老总,不好表露自己的私人感情。你想想,李大姐,我们公司招聘职员,是要求研究生学历的。我怎么一直希望你留在我们公司呢?”

李开玲更糊涂了。李开玲的脸热乎起来。王自力的这一番话让李开玲不知所措。让她又喜悦又自卑,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李开玲嗫嚅道:“王总你要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经过几眼的扫视,李开玲觉得王自力的家里好象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这是一个杂乱的家庭。一家人一年四季的鞋子都堆放在门厅里。沙发上散落着袜子和内衣。餐桌上还遗留着吃剩的早点。患有先天疾病的孩子坐在他的推车里,他习惯了孤独,他独自地玩着自己的橡皮泥。女主人不在家,应该是上班去了。小保姆不在家,也许是买菜去了。客厅墙面上巨幅照片里的国家副总理和女主人微笑地面对着这样一个家。这种家庭是李开玲一天都忍受不了的。但是她能够理解,这就是王自力这种男人的家庭。他对家庭没有感觉。他并不知道他的家庭太杂乱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