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李开玲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拎起她的小包,在其他文员的注视之下,离开了公司。李开玲接到王总的电话便神秘离开,这给公司的文员们带来了茶余饭后后的消遣。李开玲知道大家会消遣她。她无所谓。她是一个五十岁的女人了,还能够被年轻姑娘们消遣到哪里去?任何时候,王自力召唤她,她就会无条件地服从。她坚守“士为知己者死”的信条。

打了一个出租车,李开玲很快就来到了王自力的家。当李开玲穿过粮食储备研究所宿舍楼陌生的小路时,她猜测王自力可能是发生了家庭问题。老人突然去世了。或者夫妻吵架了。家庭发生问题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这就是日常生活。奇怪的是王自力让李开玲参与他的家庭问题干什么。王自力从来都不容许公司的职员参与他的家庭生活。在公司,王自力绝口不谈他的家庭。有许多公司逢年过节,老总夫妻出面请客,与职员们共度美好时光。王自力不搞这一套。王自力是那种对日常的家庭生活不感兴趣的人。他绝对不会瞅个空子跑到汉正街批发市场,买一些便宜的手纸,洗衣粉和塑料制品回家。他的公司向来就不分发桶装食油和袋装泰国米。他给职员的福利就是红包,是纯粹的金钱。如果有人一定要问起王自力的家庭来,王自力用一句话就打发了:他们一切都很好。王自力不谈家庭,不谈爱情,不谈孩子。王自力的兴趣在外面。与家庭相对的那个空间――外面。三朋四友。翘起二郎腿。穷聊。抽烟。饮茶。喝酒。匆匆出差。说走就走。肚子饿了才吃饭。所以,李开玲多少有一些好奇。她对自己要去做的事情不太有把握。

不过,做什么事情当然不重要。李开玲相信自己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很好。使李开玲认真,严肃,急急忙忙赶路的原因是王自力对她的信任。王自力的朋友很多。可是这一次王自力没有召唤别的朋友,而是召唤了李开玲。这使得李开玲在离开公司的时候很有面子,显然她是一个重要的人物。这种召唤本身就是一种潜意识的信赖和好感。李开玲心里为之感动,为之滋润。她在赶到王自力家的过程中,在她对出租车司机吩咐什么的时候,她都很有精神。劲头很足。一身责任感。一身的自信。

李开玲再一次地认识到自己拥有许多的美德。她忠诚。她守信。她一诺千金。她守口如瓶。她能干。她温柔。她善解人意。她吃苦耐劳。她修饰得当。她干净利索。她风韵正好。李开玲为自己拥有这些美德而深感自豪。尽管李开玲的一生吃尽了苦头,许多的苦头正是由于她太好的性格。但是李开玲不想改变自己。她也无法改变自己。她只能为自己寻找展现她美德的机会。抓住了一个机会就决不放过,让生命之花热烈地绽放。

于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可以利用李开玲的美德。节假日的值班请李开玲为自己代班。烦恼的时候请李开玲听自己的倾诉。夏日骄阳似火让李开玲出去买冷饮。等等。虽然都是不大的事情,但是李开玲毕竟是公司里年龄最大的女职员。五十岁的人被一群年轻人用来用去,使用完毕就把她放在一边了。没有哪一个年轻人把李开玲归纳到自己的生活中来。这种情形多少有一些残忍。而李开玲似乎浑然不觉,多年如一日地就这么做人。大家半是出于怜悯,半是出于夸奖,称李开玲是二十世纪夏天里的最后一朵玫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