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头是那样的昏沉。嗓子是那样的干涩作痛。心脏在不规则地早跳。手指的指尖在不自觉地惊悸。――生活这就是我们的一种生活吗?

事情刚刚发生过,现在戚润物就已经不敢相信事情已经发生。戚润物怎么会在大街上喧嚷他们夫妻之间的隐秘呢?那些疯话是从哪里来的呢?在漫长的家庭生活中,它们平常都躲藏在哪里呢?怎么戚润物一开口,它们就争先恐后地跑出来了呢?对不起,戚润物是没有预谋的。戚润物是猝不及防的。对不起,戚润物根本是不愿意把事情弄得这么糟糕的。

办公室里的戚润物冷静多了。她明白她的家里发生了一件可耻的事情。她的丈夫王自力和他们家的乡下小保姆白三改上床了。这是很难让她相信和接受的一件事情。但是戚润物也不是不知道,王自力绝对不是这世界上头一个与女仆睡觉的男人。而且戚润物还知道,这世界上的每一个男人都不会甘心只睡一个女人。只是有一部分男人是靠道德修养在约束和规范自己。对于这种问题,妻子永远找不到一个彻底的解决办法。不过,聪明的妻子可以把发生的问题妥当地处理。比如,给予男人表面的原谅和宽恕。表面的原谅和宽恕就是实质上的束缚与囚禁。戚润物的同事和朋友中屡屡发生类似的故事,她也曾多次地听到人们探讨处理这类故事的方式方法。可惜的是戚润物太漫不经心了。听听是出于礼貌,她根本没有往心里去。她觉得这一类的故事都很无聊,都不会和她的生活有什么关系。戚润物轻视了生活。戚润物以为自己高于生活。戚润物以为自己不是生活。戚润物终于遭到了生活的报应――在她需要别人的经验的时候,她忘记了。她来不及权衡,来不及思考,她任凭直觉的驱使跑上了大街,在大街上把王自力打击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原来话是不能够随便乱说的,没有什么武器比语言的杀伤力更强。戚润物的一通乱杀乱砍并没有达到理想当效果。王自力没有认错和悔过。王自力没有感到对不起戚润物。相反,他一定认为他们扯平了。现在他恨死了她。

真的要离婚吗?儿子真的要失去他的父亲吗?问题的关键在这里:儿子是否应该失去父亲?离婚对于象戚润物这样的女人来说,一点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成年的孩子。女人拿不准孩子的真正需求。其实孩子也拿不准自己的真正需求。孩子的原则是别人有的我也应该有。等孩子长大成人之后,他才会明白自己儿时的需要。可女人却不能够等待孩子长大了再作出决定。生活中有许多混帐逻辑,这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但是,你就是必须面对这混帐逻辑。

戚润物长久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她把办公室的门插得紧紧的。她要在一个严密的空间里生自己的气。事情业已这样了,妻子能够把丈夫怎么样?戚润物只有生自己的气了。戚润物生气地质问自己:你为什么要选择王自力这种男人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