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戚润物咆哮起来:“你少来这一套!你什么对不起!就是你今天做出了这么丑恶的事情,我还在给你留面子。刚才我并没有当众揭你的老底。可是你居然这么地不知好歹,你还动手打我。那好,我还要告诉你的是:你有令人恶心的狐臭,手术了两次,更臭了。你一口的烂牙齿,只好每天不停地嚼口香糖。你baō皮过长,里面藏污纳垢,臭不可闻。你日渐肾衰,日渐阳痿。你在躲避和妻子同床。你偷偷拿着电影明星的画报手淫。你专门打小报告。你陷害过你们的局长,说人家乱搞男女关系。你有小金库,有两本帐,偷税漏税,公款吃喝玩乐。你下贱无耻,和一个耳朵都没有洗干净的小保姆胡搞!”

这一下子王自力要昏倒了。他的脸色突变,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一把掀开戚润物,自己钻进了小车。王自力“嗤”地一声把小车开走了,急速而飞快。

戚润物独自站在停车场。她胸膛起伏,热泪流淌。她的目光里什么都没有,惟有对远去小车的追踪,俨然一个孤寂悲凉的猎手。

不一刻,小车又忽然冒了出来,急刹在戚润物的身边。王自力从车窗里面探出头来,对戚润物咬牙切齿地说:“实话告诉你吧,老子真不知道你他妈是这么一个愚蠢的货色。如果不是为了儿子,我他妈现在就撞死你这个臭婆娘!”

戚润物近乎热烈地说:“你撞啊!撞啊!来呀!”

王自力拍打着方向盘,怒吼道:“你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所戚润物哪里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她要杀了他!她要剐了他!戚润物说出口的话却是:“我要离婚!”

王自力说:“太好了。今天你总算说了一句人话!”

戚润物终于又明白了一件事情:一桩别人的故事又要发生在她身上了――她得离婚。

3

戚润物躲在她的办公室里,一手支撑着沉重的头颅,一手捏着一方陈旧的手绢,斜斜地靠在椅子上。黄昏了。夕阳最后抚摸着戚润物和她的办公室,渐走渐远。戚润物平时是不太在意身边景物的,此刻却不愿意夕阳的离去。她看着办公桌一角的光晕缓缓地移动,心里有说不出的依恋。还是太阳好,它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永远地升起在她的办公室。还是这多年的办公桌椅和办公椅好,与她耳鬓厮磨二十多年,每一处都越来越体贴她。还是她翻旧了的书籍好。她用旧了的资料好。她十年前的茶杯好。她五年前的电脑好。她二十年的字纸篓好。她七十年代的热水瓶好。她窗口的紫藤好。紫藤上的小鸟好。小鸟的啁啾好。这五十年代的楼房好。深深走廊好。高高的空间好。整木的地板好。老红色的油漆好。天花板下面缭绕不去的那种独特的熟悉气味好。戚润物坐在这里,就象困兽回到了老窝。她慢慢地冷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她还可以给自己倒开水喝了。戚润物一边喝着水,一边她用她那条牙边手绢擦自己的眼角。她的手绢颜色发黄,上面沾染着菜汁的斑点。多次的洗濯已经使这条单薄的手绢疏松稀薄。这手绢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东西了。即便能够擦干她的眼泪也是衰老而无力的安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