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戚润物怒不可遏,几乎发狂。她失态地叫道:“王自力你太卑鄙了!我不会回家的!你想拿儿子作诱饵是办不到的!”

王自力连忙解释:“我没有。我没有拿儿子作什么诱饵。王壮真的是在要你。”

戚润物的失态进一步地扩大,她嘶叫起来:“住口!我不许你提我儿子的名字!我不许你玷污我的儿子!”

王自力委屈地说:“看你说到哪里去了。王壮也是我的儿子呀。”

戚润物说:“你还要说儿子吗?你再说说看?”

王自力转头去望大街。王自力停顿了一刻,他转换了话题。王自力息事宁人地说:“好。好。一切都听你的好不好?要不我们去那个饭店喝点咖啡?”

戚润物说:“不!”

王自力说:“要不就近去茶楼喝一点茶?”

戚润物说;“不!”

王自力说:“那就只有回家了。”

戚润物说:“决不!”

王自力说:“那你说怎么办?总得要找个地方谈谈吧?”

王自力的姿态还是让戚润物感到别扭。他的姿态不对头。好象他受尽了委屈似的。他受了什么委屈?

大街上有人在向戚润物王自力这边靠拢。这些人是那些“扁担”。“扁担”们终日徘徊在马路边上,揽一些挑抬搬扛的力气活计来做。这些活计是城市男人做不了和不愿意做的。尽管城市男人做不了力气活了,城市生活中也少不了“扁担”了,但是大家对“扁担”的态度却是一致地比较讨厌和轻蔑。为什么呢?道理上说不清,原因也很多,各种人的心态也都比较复杂,局面就这么形成了。受尽了城市冷落和轻视的“扁担”们尤其喜欢大街上发生故事。他们喜欢交通堵塞,车祸,火灾,打架,斗殴,巡警抓人和夫妻吵架。这些都是当代城市的特殊风景,是“扁担”们的开心一刻。当戚润物和王自力一露出吵架的架式,“扁担”们便饶有兴致地向他们这边麇集。

王自力左右扫视着蠢蠢欲动的“扁担”,眉头随之纠结了起来。他沉吟了一刻,又把眉头展平了。王自力深知自己此刻是一个没有资格发脾气的人。

王自力近乎乞求地对戚润物说:“你要干什么都成。但是这里是大街,说话不方便。我们总得要找一个说话方便的地方是不是?”

戚润物断然地说:“不!”

戚润物得顶住。到底是谁受了委屈,这必须搞清楚。他们的位置必须摆正。位置没有摆正,怎么谈话?

王自力的两只手在裤子口袋里,一会儿出来,一会儿进去,没头没脑,垂头丧气。黑色的西服被王自力的两只手左右分开,掖在他身体的两侧。他微腆的肚皮突出着白色的衬衣和深色的领带。王自力在戚润物面前无奈地晃动着他的身体,就象一只深受委屈的企鹅。

“扁担”们在一边公然地哧哧发笑,城市风景使他们快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