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切全都乱套了!戚润物跑出了家门。跑下楼梯。跑出了宿舍大院。跑上了大街。戚润物在大街上驭风而行,嗖嗖嗖地,一口气冲出了很远,遇到了不知什么障碍物,她又掉转方向,嗖嗖嗖地冲了回来。最后,戚润物停留在公共汽车的街边站棚里。戚润物挤在等车的人群中间,咻咻地喘气。别人都上车,戚润物永远不上车,与理解不了她而感到恼火的售票员大眼瞪小眼。这里是距离戚润物家最近的一个公共汽车站棚,戚润物还是回来了。

戚润物就这么呆呆地坐在站棚里,脑袋里面满是嗡嗡乱飞的蜜蜂。直到两个多小时以后,王自力的手从她身后试探性地落到她的肩上。戚润物这才触电一般地跳了起来,说出了她沉默几个小时之后的第一句话。她说:“请不要用你肮脏的爪子碰我!”

戚润物一旦开口说话,她那一直紧绷着的眼泪便随之决堤。

到此为止,戚润物终于明白:一桩别人的故事发生在她身上了。

紧接着蜜蜂又飞回来了,戚润物的脑袋里又充满了嗡嗡之声。一时间她无法思想。她不知道她应该怎么处理这桩故事。而王自力就站在她的面前,装出没有发生任何故事的模样要她回家。

2

王自力穿着整齐的西装,双手抄在口袋里,大街上的汽车在他身后一辆一辆地奔驰。这使得王自力就象任何一个在处理日常工作的城市男人。可是在戚润物眼里,王自力却是没有穿衣服的。大街上的人都穿着衣服,可是戚润物从此知道那是不见得的。衣服遮蔽不了王自力。王自力一身肥白的赘肉,四肢的肢端细瘦无力,屁股朝天,嘴巴松弛,永远作着跃动的姿势,活象一只剥了皮的牛蛙。

“请不要用你肮脏的爪子碰我!”戚润物再一次地强调说。她抱着站棚里的金属柱子。她要防止王自力使用他的力量把她拉走。

王自力在戚润物面前展示了他没有任何企图的两只手,然后再一次把它们抄进裤子口袋。王自力说:“王壮到处找妈妈。先回家再说吧。”

这就是王自力在他和小保姆白三改睡觉之后对戚润物说的话。他在王顾左右而言他。瞧瞧他说得多么轻松多么超脱。戚润物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王自力的这种态度的。不错,戚润物的确是气傻了。此刻她只知道紧紧抱住这根金属柱子,而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对付王自力。不过她清楚地知道王自力首先应该做什么。他首先就应该无条件地认错和忏悔。他不应该与她耍心眼。不应该王顾左右而言他。不应该以儿子为诱饵,企图把她引诱回家。王自力清楚地知道只要把戚润物引诱回家了,事情就好办了。他们家里挂着戚润物与副总理的巨幅合影照片。戚润物正待晋升研究员,而他们家的邻居全都是研究所里的同事。他们的儿子王壮有先天疾患,十五岁的少年还是一个儿童的身体,但有一颗敏感的心。戚润物是绝对不会在家里天翻地覆地吵闹的。戚润物绝对地要面子,绝对地要儿子。戚润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生活在这个家里。她与这个家庭生长在一起了。撕裂这个家就是撕裂她自己。王自力太了解戚润物了。他在钻她的空子。戚润物知道王自力在钻自己的空子。王自力实在是太卑鄙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