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戚润物不再想找王自力了。她憎恨这种夜总会。象王自力这种没有定性没有原则耽于享乐的男人,长期浸泡在这种夜总会里,他还能够好到哪儿去?戚润物的心膨胀得无比巨大,跳动的声音如战鼓咚咚,是对眼前这一切的质问和批判。戚润物恨不能拳打脚踢,砸乱这个夜总会。而戚润物实际上能够做到的只是:坐在二楼角落的小台边。她呆呆地坐着,一把鼻涕一把泪,面对着一瓶含有服务生唾沫的汽酒和两小碟狼藉的干果。男人糟糕透了,女人只有哭。

最后,哭累的戚润物终于获得了顿悟。现在的女人不是从前的女人,不是吗?不再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不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现在的女人,独自在窗前伏案工作,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就是天黑得太快了!就是时间不够用!戚润物是一个副研究员,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她有单位分配给她的住房,每月有上千块钱的工资,外出开会有单位派车。她有儿子,有论文,有成就,有喝彩,有声望,有国家副总理与她握手。她这种女人完全可以不要男人。尤其是这个男人一年有二百天的晚上喝得酒醉熏熏,躺倒床上,一夜打鼾到天亮。尤其这个男人三天两头泡在夜总会里,使劲摸捏小姐的大腿。尤其这个男人毫无廉耻,与家里的乡下小保姆胡搞。女人真的是完全可以不要这种男人了!他妈的,不谈爱情了!戚润物想:与这种男人还有什么好谈爱情的?不要这个男人。放弃这个男人。打击这个男人。消灭这个男人。这就对了!

获得了顿悟之后,戚润物冷静地作出了决定。她不要急于离婚了。离婚当然是势在必行。但是一定要把离婚变成一个手段,一柄匕首,狠狠打击王自力。通过打击王自力,杀一儆百,让夜总会的这些男人们都知道女人的利害。戚润物要为中国妇女做一件有益的事情。戚润物做任何事情的目的都建立得很远大。一旦拥有了伟大的目的,戚润物就会干劲十足,就会着迷,就会勇往直前,不达目的死不罢休。要不戚润物怎么会成为研究所最年轻的副研究员呢?

显然,只有爱情在女人心中消失以后,女人才会比较地聪明起来,可以用脑子思考问题了。矛盾的是,当一个女人没有了爱情以后,她的女人味道也就消失了。当戚润物初次来到“麦当娜”夜总会的时候,她垂着泪眼,满腹忧伤,身体软软的,脚步款款的,委委屈屈,楚楚可怜,有如细雨中的一绺垂柳,说有多么温婉秀丽就有多么温婉秀丽。当戚润物最后一天离开“麦当娜”夜总会的时候,她变成了另外的一个女人。她的头颅高昂着,目光如炬,脚步飞快而刚劲。她身体所有的线条全都不再是弧线,而是刻薄冰冷的直线,根根都是箭。在戚润物的心里,一个不同凡响的计划就此萌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