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戚润物一连六个晚上泡在“麦当娜”夜总会。她没有发现一个象模象样的男人。王自力们进夜总会就象进男人的澡堂子。他们全都松松垮垮,摇摇晃晃,打酒嗝,乱抽烟,瞎跳舞,胡唱歌,摸捏小姐,随便吐痰,就地撒野。完全是一群天不管,地不收,不招人爱,不惹人疼,失去了蓬勃生命活力的行尸走肉。戚润物发现了这一点,她的心脏疼痛得直打哆嗦。比她发现王自力与小保姆白三改在一起的时候还要疼痛。原来她还心存侥幸,希望王自力与小保姆的胡搞是一个偶然。现在通过在“麦当娜”夜总会对王自力的观察,她明白了王自力的堕落是必然。本来她是来逮王自力的,是来与他计较的,后来她发现王自力已经不值得她计较了。王自力已经腐烂。在此之前,戚润物其实还爱着王自力。戚润物的爱很简单,更多的是出于亲情。王自力是她的丈夫。是她儿子的父亲。是她父母的女婿。这些关系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已经长成了盘根错节的大树。戚润物没有理由不去爱护这种关系。结果现在,戚润物认识到王自力什么都不是了。大家都以为是,他却早就转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现在的他被戚润物识别出来了。

正如这个取名为“麦当娜”的夜总会,它哪里是什么“麦当娜”?整个夜总会表面繁花似锦,实际上是虚张声势。罗马柱看上去是汉白玉,其实是一种化学泡沫。地板号称大理石,其实是塑料板块。楼梯的扶手上油漆斑驳,沾满了无数脏手的污垢。天花板和窗帘上灰尘累累。厕所里污水横流。提供夜点的小碟子不是油腻腻的就是边缘破损的。穿着制服的保安开口全是乡下土话,指甲缝里满是黑色的甲垢。小姐长长的翘睫毛全是假的,笑容全是假的,厚厚的粉底遮盖不住贪婪的物欲。戚润物从文学作品给她提供的经验里知道,夜总会这样的地方应该是华丽的,考究的,奢侈的,漂亮的,快乐的,激情的,绅士美女,香飘裙舞,是金钱堆砌出来的人间天堂,带着原罪感觉的人间天堂。而这个什么的“麦当娜”夜总会,一切都低劣粗鄙,羊头狗肉。正如夜总会的这些男人,他们哪里还有一星半点绅士的派头?除了怀里揣着大把钞票之外,他们没有了挺直的脊梁,没有有了堂堂正正的仪表和风骨,没有了对女性最基本的爱惜,尊重和礼貌,没有了责任感,没有了承诺和豪气。他们既没有传统男子的勇猛,忠诚,淳朴和强劲的生命力;也没有现代男子的文化,优雅,含蓄和永不消失的青春感。戚润物已经是多年没有注意到男人了,现在一注意,着实把她吓了一大跳。这就是为什么戚润物的泪水一次又一次无尽流淌的根本原因。

戚润物从王自力身上发现了其他男人,又从其他男人身上更深刻地发现了王自力,她恐惧地意识到王自力已经糟糕到了某一地步。也正如她从一个“麦当娜”夜总会发现了当下的社会风气,又从当下的社会风气更深刻地发现了夜总会,她恐惧地意识到如今我们中国的转型期,或者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已经混乱到了什么地步:我们现在盛行的是简单的摹仿和抄袭。把自己弄得城市不像城市,乡村不像乡村,新也不新,旧也不旧,饱也不饱,饥也不饥,说落后也不落后,说先进也不先进,说爱爱不起来,说恨恨不下去,一切都似是而非,飘渺无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