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但是,从现在的情形看来,王自力显然戏弄了戚润物。当王自力和小保姆白三改的事情发生了以后,这边厢,戚润物气得半死,寝食俱废,连最心爱的研究工作也进行不下去了。那边厢,王自力却依然日日酒肉,夜夜笙歌。照样做生意。王自力显然要比戚润物来得潇洒。是他自己做了错事丑事,他如何潇洒得起来呢?

就在1997年春季的一天里,李开玲的一句平常话语,开启了戚润物新的思路。遥远的云朵朦胧虚幻地寄托了多少想象,拉到眼前,原来就是一只风筝。风筝就是风筝,不容你不承认。戚润物饿得发绿的眼睛从混沌的状态变得黑白分明,继而恍然大悟,继而精光灼灼。戚润物挣扎着爬了起来,坚定不移迫不及待地对李开玲说:“我要吃饭!”

3

戚润物静静地地坐在“麦当娜”夜总会的二楼,挑选的是最不起眼,观察角度却是最好的一张小台。她慢慢地嚼着无法使她开心的开心果,让“麦当娜”夜总会的亮夜在她面前徐徐经过。

戚润物这是第六次来到“麦当娜”了。除了她那永远涌流不尽的女人泪在永远说明女人的幼稚之外,她已经成为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客人。女人的眼泪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戚润物不喜欢自己流泪,但她就是控制不了它的涌流。它是女人的伤心之水,它就是要顽强地表达女人的伤心。

在“麦当娜”的六次,戚润物有三次发现了王自力。王自力和绝大多数男人一样。他以一种大大咧咧的主人翁姿态走了进来。敞开西装,半歪半躺,骨头酥软,十分地放松,就象在自家后院里头晒太阳。坐台小姐扭过来,要么倚在他的身边,要么坐在他的大腿上。小姐半跪着给他点燃香烟。这种游戏显然已经被王自力玩习惯了。当他有兴致的时候,他就一遍又一遍地将火苗吹熄。当他没有兴致的时候,他就让小姐一次点燃算了。王自力唱卡拉OK的水平已经很高。高到了令戚润物不敢相信的程度。因为王自力原本五音不全,从来都是羞于唱歌的。戚润物与王自力做了十几年的夫妻,从青年时代到了中年时代,戚润物对王自力的歌唱能力没有任何印象。在戚润物的努力回忆下,她记起那还是在早年的时候,王自力曾经趁水龙头放水放得哗哗作响之机,从喉咙深处挤出一点细细的歌声来。当然,要说会唱歌,王自力现在依然谈不上会唱。唱歌是需要天生的才能加上后天的技巧的。王自力当然是既无天份又无技巧。但是,现在的王自力,胆量可以说是第一流的了。他的嗓音不再压抑在喉咙深处,他的嗓音来到了口腔里,张开嘴巴就可以大声地哇啦哇啦。他竟敢公然地与歌喉训练有素的小姐对唱情歌:我的思念是无法触摸的网,我的思念不再是决堤的海,为什么总在那些飘雨的日子,深深地把你想起。这种有拖腔的柔情歌曲把王自力嗓音和情感的先天缺陷暴露无遗。只有王自力懵懂无知,气壮如牛,捏着麦克旁若无人地大唱特唱。尽管灯光是那么的迷蒙,陪唱歌女的无奈和应付还是被戚润物看了个一清二楚。戚润物的脸热了一阵又一阵。她实在是为王自力感到羞愧。她很想去破坏一下王自力的自信。可她完全迈不开自己的脚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