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后来李开玲实在是着急了。忍不住对戚润物说了挑拨离间的大实话。她说:“戚老师,你这样折磨自己是何苦来着?王总他可没有苦自己,人家每天都在饭店吃喝,每晚都在夜总会潇洒。不知道有多么正常和舒服。就你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过。”

戚润物的头终于朝李开玲转了过来。

王自力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戚润物不知道吗?作为王自力的妻子,她当然知道。戚润物站在妻子的角度,拥有妻子的视线,知道这么一种情况:王自力在做房地产生意。不错,他是在做生意。可是他不是一般的个体户和私营企业。王自力原本是市政府建设委员会的干部。他是受政府委派去做房地产生意的。委派的!委派就意味着王自力还是市政府的干部。他做生意是被动的,出去应酬也是被动的。做生意免不了应酬,这个谁都知道。王自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有二百五十天不回家吃饭。至少有二百天的晚上喝得酒醉熏熏。但是,他是受委派的。不是他自己要这样,是工作要求他这样。王自力他自己有什么办法呢?王自力总是对戚润物抱怨说他烦透在酒店吃饭了。但是他又说:这就是党的相信。对于党的相信,你惟有勇往直前,死而后已。难道不是吗?戚润物觉得王自力还是充满了悲壮感的。她应该理解和支持他。王自力还酒精中毒过一次,住院治疗期间,不断有各级领导来看望他。他们握着戚润物的手,表示最亲切的问候。他们都说:王自力同志为革命工作伤害了自己的身体,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他的。于是戚润物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呢?戚润物相信人民相信党。戚润物自己的工作也很繁忙,每天晚上都工作到夜深,她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什么。戚润物的时间在无形中过去了一年又一年。一切似乎都是正常的。戚润物的日常生活中有一个基本的信任感来支撑她。这就是相信人民相信党。

是李开玲的话使戚润物感到了一种迎头的阻击。李开玲的语气不重。说得很平常。也正是由于这话语的平常提示出了一种高度具体的思维角度。为她提供了一个看问题的新视角。新角度照射进来的光亮迅速扩展,戚润物看见了自己的单纯和狭隘,迂腐和可笑:你相信人民相信党,可是为王自力担保的人民是谁?为王自力担保的党又是谁?王自力根本上就是王自力自己。他是一个具体的男人,一个耽于享乐的男人,一个自以为特别聪明的男人。他完全可以自己委派自己。戚润物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心里骂道:他妈的!

戚润物转过了头,目光不再盲目。她开始重新审视他们的现实生活。

“夜总会”和“潇洒”这样的词汇在戚润物看来并不陌生。它们繁茂地生长在电视节目里,报刊杂志里和人民的口语中。但是戚润物从前还真的是没有把它们当一回事。戚润物从来都不去夜总会潇洒。最初王自力还不时地邀请戚润物去夜总会唱歌跳舞喝酒,戚润物当然是拒绝了。戚润物说;要我去那里干什么?戚润物没有多余的时间,没有闲情逸致。夜总会的生活是别人的,不时戚润物的;是生意人的工作场所,不时戚润物的工作场所。况且,夜总会到底是一个生色犬马的所在,轻浮是不必说的,哪里是戚润物去的地方。王自力去也是市政府委派的不是?戚润物只说“我去那里干什么”,便不再多说什么,她不愿意伤害王自力。王自力聪明,他也不再追问,也不再邀请戚润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