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比利时不是你的老家!不就是果汁汽酒吗?为什么一定要戴上一定比利时的帽子?比利时对于一种稀松平常的果汁汽酒来说有什么意义?戚润物又不由自主地恼火了。戚润物认为这种馊主意一定也是男人出的。现在的中国男人个个都穿西装打领带。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名字都改成约翰或者杰克。恨不得头发一朝醒来,头发变黄,眼睛变绿。恬不知耻的男人!看看中国女人吧,即便是制作一瓶辣椒酱,也懂得取名为“老干妈”或者“辣妹子”。多么民族化。在“麦当娜”夜总会的亮夜里,戚润物总是情绪不好,一触即跳。但她也明白她犯不着与一个没有发育成熟的服务生计较。

戚润物同意要一瓶比利时风味的果汁汽酒。她要喝一喝。看看如何能够喝出什么样的比利时感觉来。

服务生他高兴坏了,无形中将另一条腿也跪了下来。

戚润物便趁机与服务生闲聊了起来。戚润物说:“你们夜总会设计得不错啊,尤其是灯光。”

服务生说:“谢谢小姐。我们都是请一流的专家设计的。”

戚润物说:“看得出来。你知道灯光设计是谁吗?”

服务生很愿意聊天,十分热络的样子,说:“当然知道。是阿虫啊。阿虫是很有名气的灯光设计师啊。”

戚润物说:“这个阿虫是男的还是女的?”

服务生说:“当然是男的了。哇我很崇拜他的。现在连许多发廊和洗脚屋都抢着请他设计灯光。在他的灯光下,普通平常的小姐都显得非常漂亮和性感。哇,他的钱可是赚老了。”

戚润物的猜测获得了证实。她实在不想假装情绪很好了。她讨厌夜总会。讨厌发廊和洗脚屋。讨厌这个饶舌的男孩子。戚润物突然严肃地说:“好了。你可以走了。”

服务生说话的欲wang被突然地封堵了。客人不愿意听,他就必须立刻剿灭自己高涨的欲wang,这是令人痛苦的事情。服务生诧异地看看戚润物,眼睛里流露出初尝人间冷暖的尴尬和痛楚。妇女!他妈的的中老年妇女!他妈的喜怒无常横蛮霸道装腔作势的中老年妇女!服务生带着他对中老年妇女的不解和憎恨离去。他的动作很怨愤,腿部关节咔咔作响。他决定把汽酒送上来之前偷启瓶盖,往里面吐一口唾沫。

戚润物对服务生的心理活动没有感觉。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男的。男的。男的。戚润物心痛地想:男的男的男的!在戚润物四十五年的人生过程中,她突然地遭遇到了一个问题。这是在1997年的春天。这个问题就是:男的。

2

在此之前。当然是在王自力与小保姆白三改的事情发生之后,在去“麦当娜”夜总会侦察王自力之前。戚润物在床上一连躺了两天。她不吃不喝,就那么仰面躺着。是那种千年木乃伊的僵硬躺法。直直的目光盲目地询问天空。当然,戚润物还是什么答案也没有得到。结果只是她自己在飞快地消瘦和憔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