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女人的顿悟来自心痛时刻

1

黑的夜亮了。戚润物一步一步走进这五彩斑斓的亮夜里。这亮的夜灼伤了她。许多日子压抑在她心窝子里的屈辱和愤怒,顿时化着滚滚泪水,无法遏制地泛滥了起来。

国内贸易部国家物质储备局设计院粮食储备研究所――这是一个很长名字的单位――这是一个由于拥有很长名字而显得很正规很悠久的单位。这个单位有一个事业蒸蒸日上的副研究员,名字叫做戚润物。就是她,一走进“麦当娜”夜总会,便孩子一般地咧嘴哭了。

当戚润物缓缓步入“麦当娜”夜总会的时候,她眯缝起了她的泪眼。戚润物无比难过地想:她踏在一百多年前的灯光上。可是,这灯光已经不是那灯光。电灯的最初发明者戴维爵士,他在1802年的时候,向往与创造的是,获取在某一段时间里能够照亮黑暗的弧光。1880年的爱迪生,他的理想十分明确,他是要延续白天驱逐黑夜。时间也就过去了一百多年。如果一个人象她朋友的奶奶那么高寿,百年等于一日。可是1997年的人类却已经变得那么居心叵测了。他们利用灯光的目的是使黑暗显得更加黑暗,使原本单纯的黑暗变成复杂的黑暗。

戚润物展眼望去,“麦当娜”夜总会的灯具是各种各样的,颜色也是各种各样的,这些灯具设置的角度也是各种各样的。无论是灯具的形状还是颜色还是角度,一切都是那么明显地居心不良。这黑夜的亮是那故意的亮,是那暧mei的亮,是那挑dòu的亮,是那诱huò的亮,是那放肆的亮,是那虚伪的亮,是那不洁的亮。人们要这种亮夜做什么?戚润物悲愤地冷笑了一冷笑:男人。这就是男人们需要的夜。

戚润物猜测“麦当娜”夜总会设计灯光的人一定是男人。这么一猜测,她就急于获得证实。戚润物是副研究员,她研究问题已成癖好。戚润物扬了扬手,一个服务生立刻来到了她的身边。

服务生是一个谦恭有余的男孩子。他应招而至,单腿跪下。表面讨好,问话却十分功利。他说:“小姐您好,您需要一点什么?”

他们总是希望你掏钱。他们不管你在他们这里是否真的获得了快乐。

戚润物差一点说:我不是什么小姐。

戚润物差一点说:你以为你们不分老少长幼,一律地管女人叫小姐就能够讨好所有女人吗?

戚润物还差一点说:我什么都不需要,坐坐而已。

不过,戚润物到底还是没有忘记李开玲的千叮万嘱。戚润物话到嘴边还是想起了自己的使命。戚润物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颜悦色地要了两个小点。一个开心果,一个糖豌豆。

服务生高兴了。男孩子热情倍增,马上又向戚润物推荐一种果汁汽酒。他说这种果汁汽酒特别好,是比利时风味的女性饮料。男孩子说到比利时的时候,就象夸耀自己的老家。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