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页

晚饭前夕,庄建非闯进了梅莹家。

梅莹在厨房烧菜,一见之下差点松掉了锅铲。

“路过这里,偶然来了兴趣,想讨教一个专业上的小问题。”

梅莹的丈夫朗朗大笑,说:“欢迎。我最欢迎不速之客。”这是个高大的男人,有种开阔的气派,在切小葱、蒜头之类的佐料。

他们的儿子在客厅,教一个相貌清丽的姑娘弹钢琴,看样子是一对小爱人。一对老爱人在为一对小爱人下厨,人人面含喜色,这屋子里充满了一种宜人的气氛。

姑娘给庄建非端来一杯饮料,问他如何评价钢琴家的手和外科大夫的手。庄建非说钢琴家的手是建设性的,外科大夫的手是破坏性的。他的回答使他们全家人都笑了。

梅莹的丈夫接过锅铲,让梅莹去和庄建非谈谈。庄建非从内心里向这位丈夫道了歉。

“对不起!”他说。

真正懂得这句话含义的是梅莹。但她丝毫没有流露出什么。

在小书房里,庄建非一口气讲了自己的困境。梅莹几乎不假思索提纲挚领地指出了三点方向。

第一,去美国观摩学习是他胸外生涯中一个高高的台阶,一定要不借代价攀登上去。

第二,男女之间不仅仅只是性的联系。丈夫和妻子都还有大量的其它义务。庄建非无疑对此认识不足,吉玲肯定有隐情。庄建非应该以情动人。

第三,这次庄建非的父母一定要出面。人和人是平等的。你要轻视人家就总有一天会被人家反咬一口。

庄建非心里亮堂了。到底是梅莹,老辣的梅莹。事隔几年,庄建非此刻才彻底懂得:梅莹不会和他结婚。哪怕她发疯地迷恋他的肉体也不会和他结婚。她的丈夫、儿子和媳妇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在人的海洋里,出类拔萃的人物并不多,梅莹却得到了三个,因此,她绝不会舍弃他们。生活内容比男女之间的性的内容要多得多,太对了!这女人真是聪明绝顶!庄建非奔涌着吻她一下的冲动但他只是友好地伸出了手。梅莹和他握了握手,给了他一个理解的微笑。在这短暂的对视里,他们一同迈过了暗礁险滩。庄建非已经长大成人了。他现在要的不是情人而是良师益友。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梅莹真称得上是他的良师益友。

***

在庄建非又熬过了一个长夜之后,在他吸着烟,踱着步,下定决心去见父母的时候,吉玲已经果决地行动了。

吉玲在章大姐的陪同下来到了庄建非的单位,直接进了院部办公室。是经验丰富的章大姐部署直接进医院办公室的。如果去科室,被人一拉扯一调解,就显不出威力了。

是华茹芬接待她们。华茹芬一见吉玲便喜形于色。

“好,来得好。我知道你会来的,可没想到这么快,太好了!”

吉玲和章大姐被闹糊涂了,一时间作不出任何反应来。

华茹芬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小俩口应该在医院里手挽手游览一番。”

章大姐趁华茹芬倒开水的机会在吉玲耳根上说:“恶人先告状了。你得准备哭诉。真哭。”

华茹芬递过一杯开水。问:“你见到了小庄了吗?”

吉玲说:“没有。”

“那我给外科打个电话,让小庄来见你。”

“不必了。”吉玲说。迟早有面对面的一天,但现在她必须单独谈谈。

华茹芬感到了气氛的古怪。

“有事吗?”

吉玲舔了舔苍白的嘴唇。章大姐扶住她的肩。

“我是来请求院组织帮助的,我要和庄建非离婚。”

章大姐递上介绍信:“我是吉玲的组织。我们调查发现吉玲受了虐待,以精神方面的为主。希望我们能合作。”

华茹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离婚吗?”她费解地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