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来双扬这个女人,哭是要哭的,倔强也是够倔强的,泼辣也是够泼辣的;做起事情来,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脸皮上的风云,是可以随时变幻的,手段也是不要去考虑的。

第二天,卖了一整夜鸭颈的来双扬,连睡觉都不要了。一大早,她出门就招手,叫了一辆三轮车,坐了上去,直奔上海街,找她父亲去了。

来双扬的父亲来崇德,居住在上海街他的老伴家里。他的老伴范沪芳,对于来崇德,是没有挑剔的,可就是不喜欢来崇德的四个子女。其中最不喜欢的就是来双扬。

当年来崇德擅自来到上海街,带着私奔的意味与范沪芳结了婚。来崇德的子女,个个都恨父亲。

但是,胆敢打上门来的,也就是来双扬一个人。来双扬堵在范沪芳的家门口,叉腰骂街,口口声声骂来崇德的良心叫狗吃了,居然抛弃自己的亲生儿女;口口声声骂范沪芳骚婆娘老妖精,说她在结婚之前就天天缠着来崇德与她睡觉。偏偏范沪芳呢,的确是一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年纪轻轻的就守寡,时间长了熬不住,曾经与抢刀磨剪的街头汉子,闹出过一些花边新闻,在上海街一带有一些不好的名声。范沪芳与来崇德恋爱,一方面是看上来崇德为人老实脾气温和,一方面也是看中了来崇德床上的力气。来崇德与范沪芳,两人对于睡觉的兴趣,都是非常的浓烈。

要不然,老实人来崇德也不会断然离开吉庆街。在吉庆街,与四个孩子住在一起,做事实在不能尽兴。

加上来双扬已经是一个大姑娘,又没有工作,成天守在家里,像一个警察,逼得来崇德和范沪芳偷偷摸摸的。所以,来崇德和范沪芳,在性生活方面,都很心虚。

来双扬,年纪正是黄毛丫头青果子,只知道她们兄弟姐妹张口要吃饭,不知道男女之事也要人的命。

她半点不体谅,打人偏打脸。来双扬的叫骂,在上海街引起轰动,万人空巷地看热闹,大家都捂着嘴巴哧哧地笑。硬是把范沪芳羞得多少年都低着头走路,不好意思与街坊邻居碰面。幸亏后来,世道变了,中国改革开放,夜总会出现了,三陪小姐也出现了;到处是夜发廊,野鸡满天飞;离婚的,同居的,未婚先孕的。

群奸群宿的,各种消息,报纸上每天都有;有些大干部,因为腐败暴露出来,生活一曝光,也总是少不了情人的。来崇德和范沪芳的那一点儿贪馋,又发生在夫妻之间,大家终于不觉得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范沪芳的头,这才逐渐抬起来了。

尤其到了近几年,社会舆论总是不厌其烦地鼓励老年人坚持正常的性生活。许多信息台的热线电话,热情怂恿在半夜失败的老人们打他们的热线,他们承诺:接线小姐一定会通过电话,帮助老头子们勃起。在这种社会形势下,范沪芳还怕什么呢?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一切都时过境迁了。范沪芳毕竟是长辈,表面上,与来双扬,也不好计较。可是范沪芳心里的大是大非,还是非常地旗帜鲜明。

要说她对谁有深厚的感情,那就是对邓小平;要说对谁有深厚的仇恨,那还是对来双扬。如果邓小平不搞改革开放,来双扬就会让她这辈子都别想抬头做人。

近二十年来,范沪芳是不允许来崇德主动与来双扬联络的。每年大年三十的团年饭,来崇德也是必须与范沪芳及其子女一起吃的。不过,后来,来双扬也没有再打上门来了,她起先是忙着卖油炸臭干子,后来是忙着卖鸭颈去了。团年饭这么原则性的事情,倒是来双元找范沪芳谈了两次。来双元不是范沪芳的对手。过招三句话,范沪芳就看出了来双元的小气、自私和糨糊脑袋,比起来双扬,来双元差远了。

来崇德与范沪芳婚姻关系稳定下来之后,来双扬就不再说什么了,她知道说什么都没有道理了,难道来崇德的团年饭不应该与自己的妻子一起吃吗?日常生活的伦理道德,来双扬心里明镜似的,她不说废话。只有来崇德生病了,来双扬才来一下,来了也只是与范沪芳点点头,问一问来崇德的病况,眼睛漫游在别处。范沪芳的眼睛,自然也故意在别处漫游。两人的关系,似乎淡得不能再淡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也随着范沪芳的年近古稀,现在,范沪芳更多的是藐视和可怜来双扬。

来双扬现在不也离婚了?不也独守空房了?来崇德的女儿,从遗传的角度来猜测,她的性欲大约也是很强的。没有了男人,也知道梨子的滋味了吧?看着来双扬日益丰满,又看着来双扬日益地妖娆,又看着来双扬成熟得快要绽开——绽开之后便是凋谢——这是女人在自己体内听得见的声音——类似于豆荚爆米的残酷的声音。

范沪芳真是希望听一听来双扬这个时候的心声与感慨——作为一个女人的心声与感慨。来双扬,原来你也有这么一天的啊!遗憾的是,范沪芳就是见不着来双扬。来双扬就是不肯进入来崇德和范沪芳的生活。

突然在这么一天,来双扬来了。

来双扬出现在范沪芳的眼前,叫了她一声“范阿姨”.

范沪芳意外地怔在那里了,她正在给她的一盆米兰浇水,浇水壶顿时偏离了方向。来双扬来得太早,她父亲在江边打太极拳还没有回家。来双扬当然知道她父亲现在还没有回家,她来这么早是来见范沪芳的。范沪芳太激动了。

聪明人之间不用虚与委蛇。来双扬也从范沪芳失控的浇花动作里,明白了范沪芳对她多年的仇恨与期待。来双扬今天是有备而来的,她就是冲着范沪芳来的,自然归她首先开口说话了。

来双扬的眼睛不再在虚空漫游,她正常地看着范沪芳,坦坦率率地说:“范阿姨,今天我特意看您来了。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人到中年了,有过婚姻也有过孩子了,心里什么都明白了。这么多年来,您把我爸爸照顾得这么好,这不光是我爸爸有福气,其实也是我们子女的福气了。这不,快过端午节了。

我做餐饮生意,过节更忙,到了那天也没有时间来看望你们,今天有一点儿空当儿,就来了。可能我来得冒昧了一点。“

范沪芳是老艺人出身,小时候跟着班子从上海来汉口唱越剧,唱着唱着就在汉口嫁人生根了。越剧在汉口,不可没有,但也不能成气候。舞台与人生,人生与舞台,范沪芳是一路坎坷,饱经沧桑的了。

可是作为艺人,范沪芳的局限也是很明显的,只是她自己不觉得罢了。艺人最大的局限就是永远把舞台与人生混为一谈,习惯用舞台感情处理现实生活。

这样,她们的饱经沧桑便是一种天真的饱经沧桑,她们逢场作戏的世故也是一种天真的世故,恩恩怨怨,喜怒哀乐,全都表现在脸上,关键时刻,感情不往心里沉淀,直接从眉眼就出去了。来双扬面对面地把这番满含歉意的话一说,范沪芳的感动简直无法自制,这是多少年的较量,多少年的等待啊!

范沪芳有板有眼地摇动着她的头,眼睛里热泪盈眶,她双手的颤动就是那典型的老旦式的颤动。

范沪芳用她那依然好听的嗓音感人肺腑地叫了一声:“扬扬啊——”

来双扬还给范沪芳带来了礼物,它们是:一条18犓金的吊坠项链,芝麻糕绿豆糕各两盒,红心咸鸭蛋一盒,五芳斋的粽子一提,还有一只饭盒里装的是透味鸭颈,是来双扬自己的货色,送给父亲喝啤酒的。

来双扬巧嘴巧舌地说:“鸭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是是活肉,净瘦,性凉,对老人最合适了。再说,要过节了,图个口彩,我们吉庆街,有一句话,说是鸭颈下酒,越喝越有。范阿姨,你和我爸爸,吃了鸭颈,就有福有寿了。”

范沪芳的眼泪,终于含不住,骨碌骨碌就滚下来了。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范沪芳擦着眼泪说,握住了来双扬的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的手背。

女儿与后母,一笑泯恩仇。两人坐在一起,吃了丰盛的早餐。范沪芳楼上楼下地跑了两趟,买来了银丝凉面、锅贴和油条,自己又动手做了蛋花米酒,煮了牛奶,还上了小菜,小菜是一碟宝塔菜,一碟花生米,一碟小银鱼,一碟生拌西红柿,这是现在时兴的营养生菜。范沪芳历来是讲究生活的,她十六岁就红过,吃过天下的好东西。

来崇德回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范沪芳笑眯眯地看着他,要他相信。

来双扬前嫌尽弃,赶着叫“爸”。来崇德终于转过弯来,顿时年轻了许多岁。

在来崇德送女儿回去的路上,来双扬与她爸手挽手地漫步街头。父女俩商量了来家老房子的事情。来家的六间老房子,解放之后,政府不认它们是私有财产了,这就收去了两间。这两间房子,不谈了。1956年,政府搞公私合营,又有两间房子,被房管所登记,搞经济出租,租金就是政府得大头,来家得小头。

来崇德不愿意出租,原意自家居住宽敞一点儿,可是他胳膊拗不过大腿,人家政府不同意。这两间房子,也不提了,就算给国家做贡献了。七十年代初,政府提倡城市人口下放农村,口号是:我们都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家庭成分不太好的来家,被动员下放农村了。来家的两间房,一间借给了邻居,老单身刘老师;一间是爷爷住着,他瘫痪在床,死也不肯离开他的房子。几年以后,来家返城。刘老师已经故世,居住人是刘老师的侄子。在重新登记换发房产证的时候,这个侄子把来家的房产登记到了自己的名下。这一间房子,就不能不让人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了。而来家惟一保留下来的一间房,房产所有者是爷爷,继承人自然就是来崇德了。不过,谁都知道,返城以后,来崇德在吉庆街居住的时间不长,更长时间的居住者是来双扬。来双扬在这里,开始卖油炸臭干子,将她的妹妹弟弟抚养成人。

这一间房子,现在仍然是来双扬居住。现在的问题是,来双扬需要父亲的协助,将这间老房子的房产证更换成她的名字。来双扬这辈子恐怕就不会离开吉庆街了。

她的责任没有尽头,她将继续养活弟弟来双久,包括为他提供吸毒的毒资——只要他没有完全戒毒,她就不能一下子彻底掐断他的毒瘾,那样会要他的命的。来双扬已经部分负担并且还将更多地负担来金多尔的教育经费,因为来双元夫妇无力也无心培养来金多尔,可是来金多尔是一个多么好的孩子啊!他很有可能是来家惟一的香火啊!房子的产权,大家都很敏感。来双元已经多次提出他的继承权利,来双瑗也曾多次暗示过她的继承权利。可是一间房子不是一块饼干,掰成四瓣是不可能的。

现在来双元和来双瑗都有各自的宿舍,久久肯定是归来双扬养一辈子的,所以来双扬希望父亲在有生之年,能够明确指定她作为老房子的继承人,免得来家的几个子女,将来闹得不可开交,伤害亲情,反目为仇,那是何苦呢?

来双扬手挽父亲漫步的街道是她事先设想好了的南京路,这里两边都是鲜花店,令人赏心悦目。环境也许不起决定性的作用,但是环境对于决定的做出是非常重要的。假如来崇德老人心烦了,来双扬这次就白跑了。来双扬不能白跑!

来双扬与父亲坐在了中山大道少儿图书馆门前的花园里,眼前是一条整旧如旧的西洋建筑老街,看着就舒服。来崇德听着女儿款款道来,觉得她说的条条都在理。

来双扬有时候轻轻捶一捶父亲的背,来崇德心里很滋润。来崇德老了,他是不会再回吉庆街去了。来双扬这么多年来,也是极其不容易的了。尤其难得的是,来双扬懂事了,向范沪芳道歉了也等于是向来崇德道歉了。来崇德也满足了。

剩下的,是来崇德对来双扬的歉意了。来崇德的四个孩子,也只有来双扬一个人有能力要回借给刘老师的那间房子,也只有她一个人在为来家操心和操劳。

来双扬一直居住的这间房子,也是应该归她的了。

以前范沪芳与来双扬有过节儿,来崇德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件事情,现在范沪芳对来双扬亲得像自己的女儿,来崇德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了。

来崇德太了解范沪芳了,这女人心底非常善良。

一张巧嘴的来双扬哄好她,那是绰绰有余。来崇德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女人和好了,这比什么都好。

人活着,不就是图个开心吗?吉庆街的老房子,就是来双扬的了。

来双扬回来对九妹说:“唉,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女人比得上我妈。”

来双扬之所以对九妹发出这样的感叹,是因为来双扬一回来,九妹便兴高采烈地告诉她:“老板,你哥哥走了。”

九妹走过来,仰望着来双扬说:“老板,谢谢你!老板,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佩服的女人,你是最了不起的女人!”

九妹是被饥饿从农村驱赶到城市里来的少女,现在她很像城市少女了,染了栗色的短发,脖颈上戴黑色骷髅项链。但是她的偶像是来双扬,而绝对不是还珠格格,不是王菲,更不是张惠妹。九妹的奋斗目标是将来有一间自己的酒店;自己可以在吉庆街最重要的位置安详地坐着,只卖鸭颈;许多男人都被她深深吸引,而她只爱她的丈夫来双久。

来双扬被九妹的赞颂引发了感慨,她想起了她的母亲。来双扬的意思是:范沪芳怎么能够与她的母亲相比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