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世界上没有比爱情更娇贵的东西。爱情有一点像刚出笼的嫩豆腐,稍不当心就沾了灰尘,一旦沾了灰尘吹也不行,洗也不行,拍也不行,打也不行。一旦吹洗拍打,就会有所缺损。嫩豆腐毕竟只是嫩豆腐,坏了可以重新做,爱情就不行了,基本没有可塑性。康伟业的爱情被愁云惨雾笼罩了。对离婚问题以及周边环境的判断失误严重挫伤了康伟业的自信心。康伟业堂堂一条汉子,混到今天这个模样也是曾过五关斩六将,什么场面都经历过的,段莉娜等人也就未必那么可怕。可是不知为什么,康伟业就是回不到从前了。怎么装也装不出从前的模样。心里总是七上八下,忐忐忑忑,摇摇晃晃,复复杂杂的。在机场,林珠一见到康伟业,感觉就不对。林珠问:“你怎么啦?”

康伟业说:“我没有怎么。”一对热恋的情人分别了几个月,都朝思暮想地盼望着见面的这一瞬间,见面的情形和话语他们都设想了千百次,就是没有想到见了面感觉不对头。

林珠着急,再一次地追问:“你怎么了嘛?”

康伟业焦躁地说:“我是没有怎么。”康伟业不想把段莉娜咬人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林珠。他觉得没有必要让林珠担惊受怕,而且他还认为这种事情很丢人。林珠倒是猜出了几分实情,问道:“离婚不顺利是吗?”康伟业说:“是的。”林珠这个聪慧的女子就主动来吹洗嫩豆腐上面的灰尘了。她热烈地在康伟业的面颊上亲了一下,说:“无所谓无所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嘛。没有关系的。我这不是来到你身边了吗?什么都不能影响我们的幸福和欢乐,对吗?”

康伟业说“对。”康伟业一只手掌握方向盘,腾出一只手飞快触了触林珠的脸。他很感激林珠,很想与林珠一道吹洗嫩豆腐上面的灰尘。但他不敢就此放纵自己的感情,热烈地回应林珠。他必须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赶紧开车离开机场,机场人太多了,万一被熟人看在眼里再传到段莉娜那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林珠太年轻了,她哪里懂得幸福和欢乐都是很脆弱的东西,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够影响它们,何况段莉娜血淋淋的威胁。

到了湖梦,康伟业不让林珠马上下车。他熄了发动机,像猎犬一样警惕地观察着四周。康伟业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确信没有跟踪没有危险,他才让林珠下车。一下车,康伟业拉着林珠就往楼里钻。林珠说:“我想看看周围的环境。”康伟业没有理睬她,只是拽着她的手往楼道里钻。林珠的感觉就更不好了,噘起了嘴,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说:“你怎么回事嘛?”

好在康伟业很快就把林珠带到了楼道里,新楼房的楼道里空无一人。康伟业壮着胆子拥抱了林珠,用热烈的语气对林珠说:“这就是我们的家。”

林珠自然也不想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扫人的兴。林珠最招康伟业疼爱的一点就是特别地善解人意。新居就在他们的眼前,这新居来之不易,它绝非草木,它是他们的理想、期待和相思的泪水,是他们的过去与将来,是他们感情的深入和高潮,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完全属于他们俩的小世界。康伟业要开门了,明亮的新钥匙晃荡着,发出轻轻的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这声音在寂静的楼道里荡漾开去,勾起了人心中说不出的感动,林珠抱住康伟业的腰,把头埋在了他的背上。

湖梦新居的大门在他们面前缓缓打开:优良的木质地板,落地大玻璃窗,软包装的墙裙,大盆的常绿植物。林珠的照片在新居里微笑,衣架上挂着丝绸的睡衣,餐厅的桌子上放着随时可以吃的水果,沙发旁边的茶几上一盏台灯点亮了温馨的家庭气氛。林珠噙着泪珠一步一步走进了房间。康伟业把一只锦盒送给林珠。林珠打开锦盒,看到了卧在锦缎里头的房产证和一串崭新的钥匙。“哇”地一声惊叹,高兴地扑倒在地上,假装晕了过去。他们的爱情感觉回来了,从北京的长城饭店直接通到了这里,其他的时间和在那些时间里所发生的一切不快都退缩到了九霄云外。康伟业和林珠在地板上热烈地滚了一通,然后坐在沙发上喝茶。林珠安静不下来,充满了喜悦地在房间里跑来跑去,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捧起睡衣亲亲,拉起窗帘亲亲,拿起他们的拖鞋也亲亲。电视机打开了热水器打开了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林珠在卫生间洗浴,兴奋地直叫唤,不住地嚷道“伟业,这是我的家啊!”,“伟业,今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啊!”,“伟业,我们得好好地庆贺它一番!”

一个漂亮女人在卫生间哗哗地冲热水澡,她快乐的声音使整套房子生机勃勃,沐浴液的芳香从门缝里溜出来,弥漫在男人的空气中,这才是正常的美好的家庭啊。康伟业在自己的脸上用力地掳了两把,大有成就感和幸福感。尽管黑云压城,他要做的事情他还是做到了。应该说他是一个比较了不起的男人。不说非常了不起,说比较了不起总是可以的吧?康伟业的眼睛也有一些湿润了。

林珠出来了。她竟然变成了一个美丽的新娘。她穿着一袭线条流畅的洁白婚纱,头发挽成了发髻,眼睛里媚波荡漾,猫步走到康伟业的前面,做出一个冷艳的造型。音响里正好放着凯丽-金的萨克斯名曲《回家》。康伟业报以热烈的掌声。

林珠说:“走吧新郎。”

康伟业说:“去哪里?”说完康伟业意识到林珠是要出去吃饭。他连忙说:“我们回家了。我们不去饭店。我已经买了很多菜,我们一起下厨好吗?”

“下厨?做菜?”林珠说。林珠的眼睛顿时睁得很大,晶亮的光芒一点一点地从她的眸子里黯淡下去,灰色的失望一点一点地布满她的整个脸庞。康伟业的解释像话外音一样在另一个空间响起,他说:“我们不能够去饭店。武汉有太多的人认识我。我们目前千万不能暴露。”康伟业的解释丝毫不能阻止林珠情绪的变化。林珠萎顿下来,她一点不顾惜华贵的婚纱,就那么双腿一跪,坐在了地板上。

康伟业说:“今天我们一块儿下厨不是很有意义吗?”

林珠说:“什么意义?象征我们日后永远地柴米油盐?你怎么像一个小市民似的。”

康伟业的惊愕并不亚于林珠。他想,在这种时刻,在他千辛万苦地创造了一个新的家并且把它奉送给了林珠的情况下,林珠对他怎么可以如此地出言不逊,没轻没重?他迁就她呢还是教训她?康伟业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林珠说话了。她说:“对不起,伟业,以前我们没有机会谈到这些琐事。现在我们生活在一起了,我想我得坦率地告诉你,我不会做菜,我也不愿意做菜,我非常讨厌油烟,油烟对皮肤、头发和健康都有极大的损害。而且做中国菜太浪费时间了。我的主张是煮一个鸡蛋,面包夹香肠就行了。想吃复杂的菜就去餐馆。从小我就看着我妈妈终日辛劳在厨房里,她的身上和我们家里永远都散发着难闻的油烟和菜肴的气味。我曾发誓我这辈子绝不重蹈我妈妈的覆辙。伟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康伟业说:“明白了。”他明白了。他也承认林珠选择的生活方式不无道理。中国人是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吃饭上面。问题是他已经吃了四十多年的米饭和热腾腾的炒菜,他吃得很香,别的东西他吃不香,吃不香的话他就会整天难受反而要为吃饭浪费更多的时间。再说康伟业的母亲在厨房里的劳作是全家人生活乐趣的源泉,他母亲劳作的身影在康伟业眼里是最美好的女性形象之一。康伟业不敢深想这些问题。但他现在就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能够接受日复一日的煮鸡蛋、生菜和面包。

康伟业决心不在今天讨论不愉快问题,今天是历史性的一天,是划时代的一天。康伟业说:“那么林珠,你先休息,我去做饭。”

林珠说:“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做饭?我不喜欢看到一个大男人在厨房忙碌。今天实际上是我们的婚礼,你应该穿上礼服带我去最好的饭店。我不在乎暴露,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今天你从机场到这里的一系列表现够谨慎的了,谨慎得近乎委琐。这不是你的做派。再说,我们出去对你是没有什么损害的,别人只会猜测我怀疑我,说我是二奶是妓女。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因为我爱你呀。”

林珠从地板上一跃而起,激愤地走到康伟业的面前,直愣愣地盯着他的眼睛,等待着他的表态。康伟业当然不愿意与林珠发生争执,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由着林珠的性子出去招摇。林珠这一代人是无法理解段莉娜的,自然她也就无法想象他们所面临的危险。这么一来,康伟业又发现了林珠性格的另一面。她不是少不更事,不是没轻没重,她就是这样的人,新的一代人,什么都不怕。康伟业没有说话,他默默地伸出双臂把林珠揽进了怀里。他怕。康伟业说:“是的,我怕。我怕你受到伤害。”

为了不让林珠难堪,为了不使自己身上和屋里有异味,康伟业钻进厨房一会儿就出来了。他没有系上围裙,男人的形象保持得很好。他们这顿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的晚宴简单到只有几个盐水煮鸡蛋和一盘生黄瓜,林珠早已换下了婚纱,穿着松垮垮的休闲衫,强打精神坐到了餐桌前。这一顿饭成了他们相爱以来最最无趣的一顿饭。

康伟业林珠的新生活就这么开始了。开始得与他们的设想相去甚远。而且这相去甚远的局面来得是如此突然。好像一首唱得好好的情歌,正在进入高潮部分,嗓子却裂了。他们满以为拥有了他们独立而自由的小世界,爱情将生长得更加茁壮。满以为他们朝夕相伴之后,他们会更加情深意浓。以前他们总是有许多话还没有说完就要分别,现在他们有了时间和空间,那些没有说完的话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他们各自的心里都在悄悄地着急,都在搜肠刮肚地寻找那些话,有时候他们以为找到了,一俟说出来才发觉不是那么回事。他们面对着同样的形势,林珠潇洒自如,不以为然;康伟业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林珠渐渐地觉得康伟业不是以前的那个康伟业,康伟业也感到林珠与以前的林珠大不相同。林珠坚持吃面包,面包却饱不了康伟业的肚子。连吃一顿香香的饭的共鸣都没有,他们实在找不到他们所向往的夫妻感觉。夫妻不像情人,高雅情调是情人之间爱情的骨架,夫妻就是要通俗一点的,有一些像酒肉朋友,一块儿饿了,一块儿饕餮大吃,一块儿吃得肚儿溜圆,一块儿躺沙发上剔牙。康伟业和林珠通俗不了。在许多具体的生活问题上,他们的看法极其地不一致。对于这种状况,他们都感到了极大的意外,都有十分的尴尬。一旦觉察到了对方的尴尬,两人又都惶惑不安起来,都尽力地克制自己,求大同存小异,相互之间越发地小心和客气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池莉作品 (http://chili.zuopinj.com) 免费阅读